-“我們下去吧,孩子們要上學了!”喬靈希不想再跟他開玩笑了,因為,她怕自己身體裡那不安分的因子,會令她做出大膽的行為,把這個男人撲倒。

不行,她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她可是一個淑女。

厲庭州點了點頭,直接往衣帽室走去。

喬靈希從浴室出來,也直接進去找衣服,卻冇料到,剛走到門口,就看見男人將自己剝了個乾淨,修長的手指,正在挑選著他的襯衫。

“呃……”喬靈希想捂住雙眼,卻已經來不及了,男人那流暢的線條,結實筆直的大長腿,都深深的印進了她的腦海裡。她大腦瞬間空白一片。

厲庭州在聽到門口處傳來的抽氣聲,微轉了眸子,就看見一臉呆愕的喬靈希佇在那裡,小臉羞的通紅。

“彆害羞,夫妻都是這樣相處的!”厲庭州薄唇勾起,笑意迷人。

喬靈希立即就背過身去,一臉全是尷尬。

“你先換吧!”喬靈希真的冇勇氣走進去,一顆心怦怦亂跳起來。

她感覺自己一定是中了毒,不然,為什麼渾身火辣,意識不清了呢?

厲庭州出來的時候,已經換了一套黑色的西裝,衿貴禁慾氣質,再搭配著他炸裂般的高顏值,整個人魅力非凡,令人移不開眼睛。

喬靈希滿麵羞紅的抬眸看他一眼,對上他那戲謔的眼神,她內心又是一顫。

“一會兒要是我兩個妹妹問你我們一起睡的情況,記住,給我留點麵子。”厲庭州走過來,霸道的挑起她的下巴,薄唇吮了過來。

也僅僅隻是一秒,他就鬆開了手。

喬靈希感覺要被他給玩壞了,一顆心,已經不屬於自己的了。

他的唇,火熱,又充滿著男性氣息,擾的她心律失常。

“你妹妹纔不可能問呢!”喬靈希覺的,厲庭州的擔心是多餘的。

可是,當她換了衣服,準備下樓的時候。

突然,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厲愛夢,一把就拽了她的手:“靈希,過來,我采訪你幾個問題。”

喬靈希一雙美眸驚訝的撐大,怎麼還真的被厲庭州給說中了呢?

“小夢,我得去上班了!”喬靈希立即乾笑起來。

“就兩分鐘的時間,擔誤不了你的大事的,跟我聊聊,你跟我哥在一起的感覺如何?”厲愛夢本身就八卦,加上她是真的很好奇大哥和喬靈希的感情進展。

“還……還行吧!”喬靈希一時腦熱,就隨口回答了。

厲愛夢的表情定格了兩秒,然後回味式的笑起來:“哦,還行是嗎?我知道了,你去吃早餐吧!”

喬靈希就看見厲愛夢一臉急不可耐的跑進了厲愛媛的房間裡去了。

喬靈希整個人有些呆掉,她剛纔就回答了一句話吧,厲愛夢到底知道了什麼啊?

喬靈希下樓,就看見厲庭州和顧願正在侍候著兩個小傢夥吃早餐。

“靈希,過來,一起吃!”顧願看見她,立即朝她招手。

喬靈希點頭,輕步走過來,坐在女兒的身邊。

喬甜甜最近就像被寵成小公主似的,她的髮型,在顧願的用心打扮下,越來越漂亮了,一張可愛精緻的小臉蛋,漂亮的令人想偷走。

有家人寵著的兩個孩子,性格都變的更加開朗了,由其是喬陽陽,他小小年紀,就有了紳士品格,想必長大了,又是一個巔倒眾生的大帥哥了。

“媽咪,剛纔奶奶說下午要帶你去逛街是嗎?你會給我買漂亮的裙亟?”喬甜甜一邊喝著牛奶,一邊眨動著大眼睛望著喬靈希問。

喬靈希點頭:“當然會,媽咪會給你買最漂亮的裙子!”

“還有好多好多玩具哦!”喬甜甜趁機說道。

“好,都會買!”喬靈希一想到下午要和顧願去逛街,她就莫名的緊張。

出門去上班的時候,厲庭州還是堅持要送她去公司,喬靈希拒絕不了,就隻能坐進他的車子裡去了。

“天天勞煩你接送,真的不好意思!”喬靈希感激的說道。

厲庭州卻淡淡而笑:“我隻是不想讓你公司的人有機會說你的閒話!”

喬靈希美眸微訝:“她們能說我什麼啊?”

“我們屬於新婚,如果你一個人去公司,肯定會有人懷疑我們的感情問題!”厲庭州幽眸往她臉上掃了過來,見她呆呆的樣子,伸手在她的鼻端處輕刮衛下:“我希望在外人眼中,我們的感情非常的穩固。”

喬靈希這才反映過來,一雙美眸,愣生生的就紅了起來。

她倒是冇想到這一點,可這個男人不僅想到了,還一直堅持在做。

原來,他願意抽出百忙的時間來接送她,隻是因為不想她被人說閒話。

為什麼他一個男人的心思,都可以如此的細膩呢?

反觀自己,卻活的像個傻瓜似的,想不到作何的事情。

“下午要跟我媽去逛街嗎?”厲庭州突然想起來,於是問她。

“嗯,你媽之前說說要帶我去逛逛的。”喬靈希小聲回答。

男人直接伸手入懷,拿出他的錢包,從中抽出一張黑色的卡遞給她:“拿去給自己買點東西吧。”

喬靈希一愣,不敢伸手去接,她已經用了他很多錢了,她實在不敢再拿了。

“厲庭州,你不用給我錢的,我自己還有!”喬靈希急急的說道。

“你的是你的,這是我給你的!”厲庭州語氣透著堅定和溫柔。

喬靈希隻感覺男人的大掌伸過來,將她的小手執起,將那張卡,緊緊的貼放在她的掌心處:“我賺錢,就是給你和孩子們用的,你如果不幫我花,那我該找誰去花?”

喬靈希整個人又是呆掉了,天啊,這個男人對她也太好了吧?

“喬靈希,我發現你遇上我之後,很喜歡發呆?”厲庭州見她大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自己,他不由的輕笑一聲,其實,她呆呆的樣子還是很可愛的,讓他想吻上去。

喬靈希瞬間回神,緊吸一口氣,自嘲道:“我是被你給驚呆了的,厲庭州,做你的女人,還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你什麼時候做過我的女人?五年前的不算吧!”厲庭州故意挑了挑眉頭,打趣她。

喬靈希腦子空白了一下,隨後,她緊張的捏了捏手指:“隨時都可以啊!”

她小小聲的回答,怕被司機大哥聽見。

厲庭州突然靠了過來,薄唇在她的耳邊親了一下:“是嗎?今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