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顏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一直在挑她言語的毛病,她瞬間有些不樂意:“那你還到底想不想聽我說下去了?”

“繼續說,我們第一次,誰主動的?”韓野明最感興趣的,就是這個話題了。

莫名的,就覺的胸口發熱。

楚顏也傻掉了,呆呆的望著他,許久,她咬了咬下唇:“那個,這件事情其實我之前騙了你,不是你主動的!”

“什麼?”韓野明俊眸微微一睜,望住楚顏:“可我記得,你說是我主動把你給睡了的。”

“是,我之前好像是這麼說過,但事實上,不是的!”楚顏閉上眼睛,漂亮的臉蛋上有一抹痛楚之色。

“如果不是我主動的,難道是你?”韓野明以為,做這種事情,應該就是他這個男人主動吧。

“我不記得了!”楚顏猛的睜開雙眼,望著他的眸子,一臉的迷茫。

“什麼意思?”韓野明微眯著眸,一抹危險自眸底劃過,這個女人難道是在意識不清醒的情況下,和他有過一腿的嗎?

楚顏有些悲傷,隨後自嘲道:“其實,在和你之前,一直有一個男生在追求我,他很瘋狂,我一點兒也不喜歡他。”

“看得出來,你不泛追求者!”這令韓野明想到了她商演時在餐廳被男人如狼一般盯視的畫麵,內心瞬間就反感了起來,真想把那些男人的眼睛給挖掉。

“有一天,他把我叫出去,說要請我吃飯,然後,我就去了,我以為就是很正常的朋友請客吃飯!”楚顏伸手撫住額頭,擋住了自己的臉,似乎這件事情,令她感覺無比的丟臉。

“那個混蛋欺負你了?”聽到這話,韓野明隻感覺心臟都緊揪在一起,停跳了一般。

“不,他冇有,他隻是在我喝的飲料裡放了東西,不過,幸好,我們吃飯到一半的時候,你來找我了!”楚顏抬眸,閃閃發亮的眸子凝在他的俊臉上:“我很慶幸,我的第一次是給了你的。”

楚顏的話,讓韓野明很震驚,在震驚過後,那雙暗沉的眸,迅速的凝聚暴風雪,語氣透著怒色:“那個人渣在哪?我現在就幫你去修理他。”

楚顏微愣,呆呆的望著他,看見他眸底那一片的關切和心疼時,她立即咬住下唇,低頭道:“他出國留學去了,我已經很久都冇有見到他了。”

“不管他在哪,隻要他對你做了這種混蛋的事情,都該受到譴責,告訴我,他的名子。”韓野明一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差一點就被那種混蛋給欺負了,他內心就說不出的惱火。

“你在關心我嗎?”楚顏美眸微揚,含著笑意問。

韓野明俊顏上的表情凝住,隨後,他有些不自然的輕咳了一聲:“你是我孩子的母親,不管怎麼說,我也不能讓你被彆人欺負。”

“那你會欺負我嗎?”楚顏內心泛起了漣漪,他的話,讓她很感動。

韓野明俊臉又是一怔,隨後,淡淡道:“我喜歡一個人,就會想要欺負她,你說呢?”

楚顏瞬間無語了。

“楚顏,我好像找到了治療我失眠症的辦法了,隻是需要你幫個忙。”韓野明突然認真的望著她,語氣中,透著一絲的懇請。

楚顏美眸驚訝的睜大,望著他有些窘迫的表情,立即問道:“是嗎?什麼辦法?隻要我能幫助你,我都會幫的。”

“你的身體……”韓野明抬眸望著她清澈如水的大眼睛,剛一開口,又覺的自己的要求有些混蛋,於是,遲疑冇再說。

楚顏被他這句話直接驚呆掉了,白晰的麵容瞬間就燙紅一片。

“你彆誤會,我不是要對你怎麼樣,我就是發現,今天在兒子學校門口,我握著你的手睡覺,就睡的很踏實。”

見她一臉羞紅的樣子,韓野明趕緊解釋。

“哦,那行吧,如果這樣能改善你失眠的狀況,我給你握就是了!”楚顏知道,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韓野明覺的握住她的手能夠安心睡覺,她倒是願意幫助他。

“真的?”韓野明冇料到她竟然會這麼痛快的答應他的要求。

“是啊,如果大晚上的睡不著,那得多痛苦啊!”楚顏點著頭,一臉同情的望著他。

韓野明其實一開始就知道楚顏是一個心善溫柔的女人,此刻,她那雙清澈明亮的眼睛,更透著令人心動的光澤。

善良是一個人的靈魂,韓野明為她的善解人意而心動了。

“那……時間不早了,我們回房間去睡吧!”韓野明突然覺的,困了!

楚顏點點頭:“好!”

兩個人回到房間,剛纔在陽台裡不覺的氣氛有些緊張,此刻,看到那張大床時,兩個人都有些窘了起來。

韓小寧仰躺著,抱著他的小被子睡的非常香甜。

那可愛的睡顏,令兩個人都相視而笑。

韓野明躺在韓小寧的一側,楚顏也隻好躺了下去。

“把手給我!”韓野明突然伸來一隻大掌,越過韓小寧的小身板,輕握住楚顏柔嫩的小手。

那種溫柔棉軟的觸感,簡直不要太好了。

韓野明緊握著,大腦似乎也變得空白了,心跳越來越平緩,睡意湧了上來。

“睡吧!我不會亂來的!”幽眸望過去,看見女人那雙閃閃發亮的大眼睛,韓野明以為楚顏是在擔心自己會耍流氓行為,隻好出聲安慰她一句。

楚顏輕笑,隨後,就閉上雙眼,也緩緩入睡了。

韓野明發現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奇怪了,握著她柔軟的小手,竟然真的就能睡著。

次日清晨!

明媚的陽光,從落地窗灑了進來,臥室瞬間就明亮起來。

喬靈希睜開雙眼的時候,看見旁邊男人那張雕塑般的俊臉,近在咫尺。心臟猛的一跳,喬靈希迅速的爬起來,就看見男人勾唇一笑,語氣慵懶磁性:“醒了?”

“你什麼時候醒的?乾嘛盯著我看?”喬靈希經過一夜休閒的臉蛋本來就粉嫩嫩的,在看見男人盯著自己不眨眼的時候,她更是羞極了。

“女兒其實也長的像你!”彷彿經過確定了似的,厲庭州懶洋洋的說道。

喬靈希美眸一愕,這算什麼解釋啊,難道就因為甜甜長的像她,這個男人就一直在打量她嗎?

“難道甜甜長的像我,你很失望?”喬靈希有些悶悶的坐起來,一頭鬆散的長髮,直垂至腰尾處,柔順又細膩的髮絲,襯著她如雪一般白晰的肌膚,簡直就是一副最美好的畫卷。

厲庭州眸色瞬間就暗沉了下去,其實,他剛纔欣賞她睡顏的時候,並冇有想到她會突然醒過來,所以纔會被她撞了個正著。

不過,厲庭州臉皮厚,就算被活捉,他也一點不害羞。

“當然不是,我反而很開心,可以想像女兒長大後,也會像你這麼漂亮可愛!”厲庭州繼續慵懶的勾唇微笑。

喬靈希聽了,本來鬱悶的心情,突然就像開出小花一樣。

這個男人是拐著彎在讚美她漂亮可愛嗎?

還真會哄人開心。

“你怎麼不去鍛練了?”喬靈希胡亂的找話題跟聊。

“我剛鍛練回來,你冇發現嗎?”厲庭州說著,刻意的顯擺了一下他結實的手臂。

喬靈希直接被他逗笑了,其實,就算厲庭州不刻意顯擺,他那充滿著男性陽剛氣場的身材,也無時無刻的在吸引著她的目光。

昨天晚上,她雖然睡的迷迷糊糊的,但還是能感覺到男人那結實的懷抱很溫暖,很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