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一絲薄荷般的清冷香氣,很好聞,喬靈希不再瑟瑟發抖,反而很安靜我的將臉貼在他的胸膛處。

由於還有司機大哥在車內,喬靈希縱然有很多的話想跟他說,也隻能忍著,心想著,一會兒回家後,再跟他說吧。

到了厲家大宅,已經是九點多了。

客廳裡還亮著燈,楚母正陪著兩個小傢夥在看電視,電視裡放著的是一塊英文字幕的動畫片,兩個小傢夥看的目不轉睛。

由於是在國外長大的,喬靈希和兩個小傢夥的英文水平都很不錯。

在兩個小傢夥初學說話的時候,聽著他們每天用嫩嫩的小奶音在交流,是喬靈希聽過的最動聽的言語了。

“爹地,媽咪,你們回來啦!”兩個小傢夥立即跑過來,開心的望著兩個人。

喬靈希摸了摸孩子的頭,微笑的朝顧願打了一聲招呼。

顧願倒是很放心他們相處在一起,於是,對他們說道:“你們趕緊上樓去洗澡吧,兩個孩子已經洗好了,一會兒我們就差不多去睡了。”

喬靈希感激的望著顧願:“辛苦媽了!”

顧願卻開心的笑起來:“我不覺的辛苦,我喜歡這兩個小傢夥。”

喬甜甜立即跑過去抱住顧願的一隻手,小嘴甜甜的說道:“奶奶,我們也很喜歡你呀?”

顧願聽著小孫女的話,臉上的笑容也更暖了。

“孩子就交給媽媽吧,我們上樓去。”厲庭州也很喜歡這種家庭氣氛。

他走過去摸了摸兒子的小臉,又親了親女兒的臉蛋,這才微笑的對喬靈希說道。

顧願看到喬靈希手裡提著的兩個購物袋,眼睛的笑意更濃了一些。

看樣子,這應該是送給她兒子的禮物了吧。

“爹地,媽咪,你們工作了一天,肯定很累了,趕緊去休息吧。”喬陽陽也笑嘻嘻的朝媽咪眨眼睛,那小人精的樣子,讓喬靈希哭笑不得。

兒子是巴不得他們在一起了吧,這得意的小表情。

喬靈希見顧願那麼喜歡跟兩個孩子在一起,也隻能放心的交給她了。

上了樓,關上了房門,喬靈希手裡的袋子立即就被男人奪了去。

喬靈希緊吸了一口氣,抬眸望著男人,臉頰羞的通紅,小聲嘟嚷道:“乾嘛?”

“我想看看你送了我什麼,這麼神秘!”厲庭州薄辰勾起,笑的意味深長。

喬靈希隻感覺心頭一悸,立即裝出隨意的樣子:“你好奇的話,就自己看唄,我要去洗澡了!”

厲庭州直接拿出來看了一眼,薄唇笑意漸濃:“怎麼會想到要送我這個?”

喬靈希正站在衣帽室的門口,聽到他的話,她腳步一頓,回過頭望著男人:“你不喜歡嗎?”

厲庭州看了一眼上麵的尺碼,眉宇微微挑了起來,語氣透著危險:“最小碼?你確定我能穿?”

喬靈希美眸隨之一睜:“這個還有碼數嗎?我還以為你們男人穿的都是均碼的!”

厲庭州高大狂霸的身軀一步步的逼近她,薄唇帶著幾許的不滿:“你給我買禮物,連我的尺碼都冇有搞清楚,就亂買?”

喬靈希聽了,臉更加的火熱起來,兩隻小手緊張的拽著衣角:“這個……我怎麼瞭解啊。”

天啊,喬靈希覺的尷尬死了。

厲庭州薄唇勾起了笑意,語氣低沉迷人:“那就來問我,我會告訴你的,又或者,你自己來感受……”

“厲庭州,你穿什麼碼的啊?我明天拿去給你換一下!”喬靈希立即急急的問他。

“明天,我跟你一起去換吧!”厲庭州居高臨下的站在她的麵前,目光緊鎖著她羞紅的臉蛋,語氣低沉沙啞了起來。

“也行!”喬靈希感覺渾身都麻麻的,由其是當他的熱氣吐在她的頸項處的時候,她渾身都像被定住了,動彈不得。

“誰讓你給我買這個的?”厲庭州覺的這個女人應該冇有這麼有情趣的,那肯定有人給她出了主意。

喬靈希美眸微微一顫,立即低聲道:“是我自己想給你買的啊,你喜歡嗎?”

“男人最喜歡的就是收到這個禮物,懂嗎?”厲庭州邪氣的說。

“隻要你喜歡就好,我就怕你不喜歡。”喬靈希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為了表示感激,明天,我也要送你一套特彆的禮物。”厲庭州腹黑的勾起了唇角。

“什麼特彆的禮物?”喬靈希一臉詫異,隨後,她又立即搖手:“不不不,你不要用感激我,你已經幫了我這麼大的忙,不管我送你什麼,都抵不了你對我的幫助啊!”

“我堅持要送!”厲庭州目光又往她白色的襯衣處看了一眼,昨天晚上抱著一起睡了一晚上,他對她的身材已經瞭如指掌了,真的很不錯。

相信穿上他送的禮物,肯定會更迷人。

喬靈希緊了緊呼吸,小聲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謝謝你了。”

“何必跟我這麼客氣,我們都是夫妻了,不是嗎?”厲庭州突然伸手,將她往懷裡摟了過來,薄唇抵在她的額頭處:“喬靈希,你終於願意嫁給我了,也不枉費我對你的一片真心。”

“如果我再不動心,我可能就不是女人了!”喬靈希也開玩笑的說道。

厲庭州也輕笑,將她摟的更緊了一些:“我們什麼時候去領證?”

“再等等吧,反正也不著急!”喬靈希最近幾天公司都會比較忙。

“好,明天,我就讓我的團隊到你公司去幫你熟悉業務。”厲庭州在她的小嘴上偷了一吻,放她去洗澡了。

溫暖的水,自上而下淋在喬靈希的身上,她閉上雙眼,感受著溫水流下來的那種舒暢感。

想到門外的那個男人,喬靈希的一顆心悸顫不停。

垂在身側的兩隻小手,微微的捏緊了,這種動情的滋味,就像置身在春暖花開的春天裡一樣,一切都很美好。

喬靈希洗了澡出來,長髮半濕的被她拿著毛巾不停的擦拭著走了出來。

床邊的單人沙發上,男人疊著大長腿坐在那兒,看見她,幽沉的眸子揚起,凝在她的身上。

“洗好了嗎?”厲庭州起身,朝著她走過來。

喬靈希點了點頭:“我洗頭了,我先把頭髮吹乾!”

厲庭州走過來,就是想幫她吹頭髮的,於是,當喬靈希拿了吹風機的時候,男人伸手奪了吹風機:“我來幫你吧!”

喬靈希冇敢指望讓他再幫自己吹頭髮的,可是,男人的主動,又讓她拒絕不了,隻好紅著小臉,點頭:“好,麻煩你了!”

上次在國外渡假的時候,厲庭州就幫她吹過一次頭髮,他還是很有經驗的。

喬初主站在他的麵前,兩隻小手因為緊張輕輕的捏住了身上的睡衣。

“真香!”男人突然附下來,在她的耳邊輕吸了一口氣,慵懶的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