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突然覺的在這種情況下,她根本冇有味口,於是,她站起來想走,卻被男人伸來的大掌狠狠一扣:“坐下!”

“反正我坐在這裡也惹你生氣,你還是讓我走吧,你跟你的朋友好好吃了這頓飯。”喬靈希不是生氣,就是覺的自己跟他們的氣氛格格不入。

“你想一直逃避嗎?”厲庭州目光透著涼意,直視她的眸底。

“我不是在逃避!”喬靈希失口否認。

“那就學會融入到我的世界裡!”厲庭州微一用力,喬靈希就跌坐回她的位置上去了。

旁邊的池楚暮又尷尬極了,然後,他不得不開口說道:“呃,那個,要不要我換個地方吃,你們…”

“不用,一起吃!”厲庭州沉著臉色開口。

於是,當滿桌的美味佳肴端上來的時候,三個人,表情怪異的把這頓飯給吃完了。

吃完飯後,池楚暮藉著付帳的理由跑出去透氣了。

喬靈希其實根本什麼都冇有吃,就喝了半碗湯。

厲庭州看出她像是堵氣似的不吃東西,於是,他故意開口問她:“這些菜不合你的味口?”

“不是,我早餐吃的有點多,現在不算餓!”喬靈希淡淡回答。

“你是故意在氣我!”厲庭州直接說出理由。

喬靈希轉過頭看著他,揚唇嘲道:“我為什麼要故意氣你,我不會跟你置氣的,我是真的不餓!”

“你非要跟我如此的陌生客氣嗎?”厲庭州擰眉,他真的接受不了這個女人對自己如此的冷淡。

喬靈希垂下頭,悶聲答道:“我覺的我們之間彼此客氣一些,會相處的更好!”

“是誰說的要在孩子們麵前秀恩愛的?”厲庭州拿她說的話來打她的臉。

喬靈希怔住!

“我隻需要你在孩子們麵前對我好點,又冇有說…”

“作為條件交換,我要你在我朋友和家人麵前,對我好點!”厲庭州直接切斷她的話。

喬靈希無力的歎氣:“好吧,剛纔我的確生氣不想吃飯!”

厲庭州見她總算誠心實意的麵對自己了,直接動手給她裝滿了一碗飯:“吃吧!你真的想餓肚子嗎?”

喬靈希接了過去,拿了筷子,就默默的吃起來。

當她伸手要去夾菜的時候,突然看到碗裡竟然多了一塊肉,是厲庭州給她夾的。

她詫愕。

“看什麼?多吃點!”厲庭州見她隻呆望著自己,立即揚唇笑了起來。

喬靈希冇說什麼,默默的把他夾過來的那塊肉給吃掉了。

厲庭州看著她吃飯的樣子,不疾不徐的,彷彿這些菜非常美味似的,令他都莫名覺的有些餓了。

於是,他也拿了筷子,跟她一塊兒繼續吃了起來。

池楚暮付了帳後,在外頭抽了一隻煙回來,就看到兩個人竟然還在吃飯,他俊臉一片詫異。

這什麼情況?

剛纔他出去付帳的時候,明明都放下筷子了啊。

喬靈希看到池楚暮進來,這才放下筷子,也吃飽了。

厲庭州站了起來:“走吧!”

一行三個人,走出餐廳的時候,又引起不小的轟動,厲庭州屬於那種成熟穩重的俊美型男人,而池楚暮穿著休閒,屬於陽光型的大帥哥,兩個人身後跟著一個嬌小的喬靈希,瞬間就成為了公敵了。

出了餐廳後,池楚暮就開著他風騷的藍色跑車離開了。

厲庭州和喬靈希也坐進了車內。

“現在可以送我回家了嗎?”喬靈希問。

“我不是說了下午要跟你一塊兒去接孩子嗎?”厲庭州突然開口。

喬靈希擰著眉頭,不想答話。

“孩子學校裡的老師和家長,都知道我是孩子的母親了,你覺的能瞞得住你爺爺嗎?”

喬靈希提出這個問題,想聽他怎麼解決。

厲庭州淡漠道:“關於這一點,我會打點好一切的,幸好你接觸的人群不算多,想要瞞住,還是可以的。”

喬靈希隻好點頭:“好吧,既然你說冇問題,那我相信你就是了。”

有錢可以解決一切難題,也許,這就是厲庭州的自信來源吧。

“如果你不送我回家,那我們下午要乾什麼?”喬靈希靠在椅背處,有些昏昏欲睡了。

“購物!”厲庭州拋出兩個字,喬靈希眯著的眸子微睜。

厲庭州目光嫌棄的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遍。

喬靈希被他盯著看的時候,下意識的就伸手抱在自己的胸口位置,彷彿男人擁有一雙透視眼似的,能夠隔著衣物,看清楚她的尺碼。

厲庭州見她這一副自我保護的姿態,譏嘲道:“放心,我對你不感興趣,對你的身體,更冇有一絲的興趣。”

厲庭州一想到她替彆的男人生了孩子,他莫名就反感了。

“那就好”喬靈希放下了戒備,她也從厲庭州的眼睛裡看出了嫌棄她的表情。

像厲庭州這種出身高貴的富家子弟,肯定也不會要她這種已經不乾淨的女人了吧,所以,她以後的生活,還是很安全的。厲庭州又備受打擊了,竟然第一次碰到一個討厭他碰觸的女人,這個喬靈希真是每一件事情上麵,都能給厲庭州不一樣的感受。厲庭州命令了司機送他們去奢侈品購物廣場。

喬靈希默默的跟在他的身邊,她安慰著自己,理直氣壯的接受他送的任何東西。

因為,自己的穿著外型,直接影響到的是厲庭州的顏麵,所以,為了不丟他的人,喬靈希並不會拒絕他贈送的任何東西。再一次踏入這片奢侈區域,喬靈希恍如隔世一般。

記得在她十六歲之前,媽媽幾乎隔幾天就要帶著她來這裡購物,她也可以儘情的挑選自己喜愛的衣物香包。可是,那種記憶太過久遠了,喬靈希都懷疑自己是否曾經擁有過。

從天堂墜入地獄的滋味,真的不好受,所以,喬靈希再也不能像童年時期那般放縱自己去喜歡這些美麗的東西,她打量的目光,都變得小心翼翼了起來。

厲庭州看著她腳步變得遲緩,有些失去耐性一般,上前就拽了她的手腕,強勢帶著她進入了一家女裝店。

“去挑你喜歡的衣服吧!”厲庭州把她拽進去後,鬆開手,隨後,尊貴如帝王一般的倚坐在旁邊的休閒沙發上,給了她絕對的權利。喬靈希站在諾大的廳內,看著四周環繞的都是高檔女裝,她突然有些害怕。由其是四麵八方都有導購員盯著她打量,她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麼。厲庭州皺眉“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