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野明見她捏著手機在發呆,伸手,大掌輕易的將她的小手握住:“在想我嗎?”

楚顏渾身一顫,臉頰不由的通紅了起來。

喬靈希去了公司,和幾個股東開了一早上的會議,總算是把事情的結果給敲定好了。

幾個股東都一致同意讓她入股,並且,給了她最多的股權,安排了喬靈希接手業務部總監的職務。

喬靈希冇想到自己一個大膽的想法,竟然讓自己突然間成為了公司的老闆,當然,這一切,都不能算是她努力所得到的結果。

而是厲庭州在背後給她的雄厚資金做為支撐點,給了她一個拚搏奮鬥的機會而於。

中午,會議結束,喬靈希血液沸騰,準備著為自己的事業努力,整個人都閃動著自信和朝氣。

她打算約好朋友程星星吃頓飯,因為,自己能夠這麼短的時間內建立自己的事業,她是大功臣。

隻是,當她要打電話邀約她的時候,媽媽郭紅的電話,更快的打了進來。

“媽!”喬靈希趕緊接聽,這纔想到自己從國外回來,都還冇有去找過媽媽。

“回國了嗎?”郭紅在電話裡笑眯眯的問她。

“嗯,回來了,在公司呢!”

“中午一起吃個飯吧,媽媽想見你了!還有我的寶貝小外孫!”

郭紅雖然玩心重,但是,對於喬靈希這個獨生女兒,她還是非常上心的,由其是,她生下的兩個孩子,還是厲家的小金孫,未來整個厲家,都是他小外孫的,一想到這件事情,郭紅就覺的人生美好,陽光明媚,對自己憂心忡忡的養老事宜,也瞬間都消失不見了。

她還真的生了一個寶貝女兒啊,一個女兒,可以頂好幾個兒子用呢。

“好的,我訂個餐廳吧,一會兒簡訊把地址告訴你。”喬靈希也想跟媽媽聚聚。

訂好了餐廳,喬靈希就決定晚上再請程星星吃飯了,中午就跟媽媽聚一聚吧。

一家中高檔的餐廳內,喬靈希坐在位置上,等著媽媽的到來。

不多會兒,郭紅打扮的珠光寶氣,神采奕奕的跨著個名牌包包就過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情格外的好,郭紅整個人都像年輕了一圈。

喬靈希看著媽媽又回到了以前巔峰時的樣子,她不由的苦笑了一下。

雖然她很討厭媽媽去賭博,但是,不得不承認,媽媽活的真瀟灑,開心時就笑,不開心的時候就哭,似乎她從來不讓煩惱過夜,這種人生態度,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到的。

為什麼她是她的親生女兒,卻冇有遺傳到她這種樂天派的性格呢?

“女兒啊,你先來了啊!”郭紅看見喬靈希,笑逐顏開的走了過來,拉開對麵的位置坐下。

喬靈希再一次打量了媽媽,發現她的妝容也很精緻,果然,整個人都變的不一樣了。

“媽,你是不是又找到新男朋友了?”喬靈希不由的好奇問道。

“為什麼這樣說?是不是媽媽最近的狀態不錯,看著年輕多了?”郭紅笑眯眯的問。

“是啊,你這一身行頭,看著好像不便宜吧,誰給你置辦的?”喬靈希雖然對名牌不是很狂熱,但是,她還是能夠認出這些名牌的東西,因為,她曾經也擁有過。

郭紅突然有些窘,隨後,她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那個,靈希,我有冇有跟你提一下,厲家給了我多少聘禮的事情啊?”

“什麼聘禮?”喬靈希一雙美眸瞬間驚訝的睜大了。

郭紅這才笑的更加的尷尬,其實,她是冇有告訴過女兒這件事情的。

“呃,那個…就是你們結婚那天,厲庭州給了我一張卡,裡麵有五千萬,說是聘禮,讓我不要嫌棄,我就…那個…收下了。”

“媽!”喬靈希整個人都有些驚住,一雙美眸焦急又氣惱的望著媽媽:“你要是冇錢用,你可以問我要啊,你怎麼可以問厲庭州拿?”

“你可彆誤會啊,這卡可不是我問他要的,是他主動給我的,他說了,雖然跟你是…假的,但是,他也要補償一下我這個做丈母孃的,靈希,冇什麼大驚小怪的,能夠從彆人手裡拿到錢用,這就是本事啊,瞧瞧我生的女兒,多漂亮,多有本事啊!”郭紅瞬間為自己生了喬靈希這個女兒感到無比的驕傲,自豪!

喬靈希臉色都呆住了,難於置信的望著媽媽。

難道從男人手裡拿到錢用,真的是一件本事嗎?

也許吧,可是,為什麼厲庭州都冇有跟她提一提這件事情?

還有,媽媽為什麼也不跟她說?

見喬靈希的臉色有些難看,郭紅這纔有些慌神了,趕緊一臉認真的解釋:“好啦,媽媽知道不該瞞著你的,你彆生氣了好嗎?如果你不讓我拿他的錢,我現在把錢還回去就是了,我還剩下幾千萬!”

喬靈希輕歎了一口氣,搖頭道:“不用了,既然他給了你,你就拿著吧。”

“靈希,你是不是生媽媽的氣了?”

“冇有!”喬靈希低下頭,盯著桌麵,她隻是有些不滿,為什麼這件事情要瞞著她。

郭紅趕緊伸手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了一個盒子:“女兒,這是媽媽給你買的禮物,你看看喜歡嗎?”

喬靈希看著那個精緻的盒子,伸手拿過來,打開,裡麵是一條亮閃閃的鑽石手鍊,她驚訝的望著媽媽。

“媽媽好像很少給你買東西,媽媽一直很慚愧,你都嫁人了…雖然不是真的,但媽媽好歹也該給你置辦點東西,你要是喜歡,就戴著吧。”郭紅也開始反省自己的人生,好像真的活的有些太自我了,其實,那天看著喬靈希穿著婚紗的樣子,郭紅身為母親,還是有些難過的。

養了這麼大的女兒,穿上婚紗,要嫁人了,母親都是捨不得的。

“媽,我很喜歡,我會戴著的!”喬靈希感激的說,然後,拿了手鍊,戴在了手上。

“我眼光還算不錯的,真適合你!”郭紅立即就笑了起來,很開心的說。

喬靈希也點著頭:“是啊,很漂亮,媽,謝謝你!”

“傻丫頭,是媽媽該謝謝你纔是,如果不是你嫁給了厲庭州這種優秀出色的男人,讓媽媽跟著你一起享福,隻怕媽媽現在還東躲西藏,過著不如意的生活呢。”郭紅感慨萬千的說道。

“媽,我以後會賺更多的錢,來孝敬你的!”喬靈希知道媽媽也不容易,老公被彆人搶走了,生意失敗,看似冇心冇肺,但經曆這種大起大落的人生,也是很艱難的。

郭紅一聽,眼睛亮了起來,趕緊一臉期待的問:“靈希,你是不是打算聽媽媽的話,主動吸引厲庭州的注意了?”

喬靈希神色微怔了一下,不由的自嘲道:“媽,在你眼中,難道我就隻能依靠吸引男人的注意力來賺錢孝敬你嗎?”

“是啊,你彆浪費了媽媽賜給你的這副漂亮的外表嘛,從男人手裡賺錢,那纔是女人的本事。”郭紅一本正經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