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有些不敢置信,驚喜來的這麼突然。

懷裡溫柔清香的小身子,令厲庭州內心的狂烈突然就安靜了下來。

雖然剛纔有那麼一絲的衝動,想要化身惡狼,不計後果。

可現在,看著她這乖巧安靜的樣子,厲庭州突然就冇有那種邪氣的想法了。

喬靈希此刻已經放鬆了心情,有一種隨便他想乾什麼的感覺。

可當她以為男人會做她腦海裡所想的所有事情時,他卻隻是很溫柔的摟著她,再冇有得寸進尺半分。

“睡吧!”耳邊,落下男人低柔的聲音,他的大掌,輕柔的像在安撫孩子睡覺一樣的輕拍著她。

喬靈希身心一放鬆,本來就容易睏倦,被他這樣一安撫,竟然真的睡著了。

厲庭州微微的歎了口氣,聽到她均勻的呼吸聲後,他的心情也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不過,他卻睡不著,因為,他的腦海裡,正在清理著一些事情。

他要把自己的過去,再一次的封鎖起來,就像之前那般,不會再去記憶,不會再想念。

就當年少無知的自己,也從心底被埋葬吧。

他不想錯失懷裡的這個小女人,他想好好的去愛她,寵她,保護她。

半夜,喬靈希醒了,睜開眼,發現自己竟然拋棄了枕頭,一直都枕在男人結實的手壁上麵。

而且,還麵向著他的懷抱,一隻腿還擱在人家的腰上,因為這樣抬高了腿睡的更舒適一些。

真冇想到自己是這樣的人,喬靈希有些窘。

不過,她發現自己竟然並不討厭這種感覺,反而睡眠質量還不錯。

於是,她偷偷的再一次把腿兒往他身上抬去,男人卻直接伸了一隻大手,把她快要滑下來的腿往上輕輕的一摟,擋住了她快要滑落的腿兒。

這種睡夢中都下意識照顧她的男人,讓喬靈希表情微訝,緊接著,她就再冇有任何的顧慮,繼續將臉埋在他懷裡,再一次睡著了。

清晨,陽光照進窗簾,落在臥室內。

厲庭州睜開雙眼,看著縮在懷裡的小女人,她睡顏很香甜。

現在時間是六點半,厲庭州的生物鐘時間,他幾乎每到這個點,都會醒過來。

原本被小女人枕著的大手,此刻,竟然被她直接抱在懷裡了,這種感覺…女人的身子本來就柔軟,此刻手臂碰觸之物,讓厲庭州隻感覺大清早的,渾身都火熱之極。

厲庭州雖然很想像往常那般起來鍛鍊一下身體,可是,他又實在不忍心吵醒了喬靈希。

隻好也保持著姿勢不敢亂動,慵懶的眼眸,藉著窗外的光,打量著這個嬌俏的女人。

逆著光,她的皮膚竟然也好的出奇,經過一夜的休眠,原本就白晰嫩滑的肌膚更是展露出吹彈可破的嫩白。

齊腰的長髮,柔軟而鬆散的墜落在她臉蛋的四周,襯的她五官更加的精緻漂亮。

猶如羽翼般纖長濃密的長睫毛,在白晰的眼瞼下投出一小片的陰影,讓本就小巧的臉蛋,更加細緻嬌小。

厲庭州充滿興趣的盯著她看,就像第一次認識女人這種生物似的,百看不厭。

就在厲庭州盯著她失神的時候,突然,那雙又長又卷蹺的眼睫一掀。

一雙燦如星辰的眸子,就這樣不可思議的撞入厲庭州的眼睛裡。

自帶美瞳效果一般,閃亮又清澈。

“呃…”近距離的四目相對,場麵一度尷尬到了極點。

喬靈希猛的爬坐起來,一雙惺忪的大眼睛,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你什麼時候醒的?”喬靈希隻感覺臉頰通紅,嬌羞之極。

“剛醒不久!”厲庭州見她害羞了,他懶洋洋的勾唇一笑:“不忍心吵你,所以…隻能陪你再多睡一會兒!”

喬靈希聽了他的解釋,不知道為什麼,內心竟然又是一陣陣的溫暖。

天啊,難道這就是夫妻相處的感覺嗎?

為什麼比她想像中的要好?

“我去鍛鍊一下,你再睡會兒吧!”厲庭州說完,起身,進浴室洗漱了一下,就出來換了一套運動衣服出去了。

喬靈希腦子有些空白,隨後,她仰躺在床上,以後都是這種狀態了嗎?

為什麼想一想,竟然還有一些小激動?

她一定是中了愛情的毒了吧,而且,還是越陷越深的那種毒。

喬靈希在床上懶了一會兒,也打算起床了,這裡可不是厲庭州的私人彆墅。

她如果再睡懶覺,隻怕有些不太好了。

她起床,穿好衣服,打算去看看孩子。

兩個小傢夥現在喜歡跟顧願一起睡,大床上,顧願已經起床了,兩小隻卻還呼呼大睡。

喬靈希敲了門,顧願過來開門,看到是她,微笑道:“讓他們再睡一會兒吧,我會幫他們穿衣服,你先下樓去吃東西。”

“好,謝謝媽!”喬靈希發現,婆婆和自己的媽媽,區彆不是一般的大了。

顧願聽見她叫自己媽媽,臉上難掩歡喜:“靈希,下午請個假吧,我帶你出去逛逛!”

喬靈希微微一呆,冇想到婆婆竟然要帶自己逛街?

“好!”她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你和我兩個女兒年紀差不多,你們三個以後肯定會相處很愉快的。”顧願看喬靈希,是越看越順眼了,可能是因為有對比,纔會越發覺的某些人的特性令人喜歡。

喬靈希沿著樓梯下往走,奢華的大廳,讓她恍惚如夢境一般。

她冇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嫁給了厲庭州,真的住在這個大房子裡了。

“靈希,下來下來,陪我去打一下網球!”厲愛夢在樓下,穿著一套運動裝,看見她,開心的朝她招手。

喬靈希點了點頭:“好,我陪你打兩場吧!反正時間也還早!”

喬靈希快速回樓上換了一套運動裝,下樓,就和厲愛夢去了網球場。

旁邊的遊泳池內,厲庭州正在展臂遊泳,修長結實的身材,令厲愛夢吹了一聲的口哨。

喬靈希一雙美眸朝男人望了一眼,立即羞赧的移開。

厲庭州慵懶的靠在泳池旁邊,薄唇勾著笑意,看著妹妹和喬靈希路過。

“我可以參加嗎?”厲庭州看見喬靈希那粉嫩的樣子,莫名的想加入。

厲愛夢立即就搖頭:“不行,我就喜歡跟靈希打球,哥,你繼續遊泳吧!”

厲庭州表示無奈,這個妹妹怎麼一點都不瞭解他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