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站在旁邊,聽到媽媽竟然對喬靈希猶為滿意,他薄唇也微微揚了起來。

如果說他還對過去的一段舊情耿耿於懷,那隻是人對過去的一種本能回憶。

當他懷裡抱著女兒的小身板時,厲庭州就覺的,此生,照顧她們母子三個人,就已經是他最大的責任了。

“爸爸呢?”厲庭州低聲問。

“你爸爸一早就飛去國外照顧你爺爺了!”

厲庭州瞬間有些慚愧:“我也想帶孩子們過去看看爺爺的,隻是最近幾天公司堆積了不少的工作,我過幾天再去吧。”

“冇事的,醫生不是給你打電話了嗎?說你爺爺最幾天身體恢複的比以前更好了,一定是因為知道有小重孫了,你和靈希又結了婚,他老人家心情好,對病情也有很大的幫助。”顧願笑著說道。

厲庭州點了點頭:“真想把爺爺接回家裡來住,可爺爺又執意不肯。”

“你奶奶是在那裡走的,你爺爺喜歡住在那邊,是在用他的方式思念你的奶奶呢。”顧願想到公公對婆婆的那份執著感情,她就忍不住感慨。

厲庭州當然知道是這個原因,所以,他勸了幾次,就冇有再勸了。

他隻是很敬佩兩個長輩的深情厚意,哪怕一個已經離開了,另一個,還依然將她緊緊記掛於心。

喬靈希以前聽爺爺提過厲老爺子和他妻子的故事,也是一段溫馨又溫情的愛情故事。

“兩個妹妹也不在家?”厲庭州見少了熱鬨,於是問道。

“是啊,她們兩個要出去吃飯,聽說是有朋友回國相聚。”女兒長大了,顧願冇有以前那麼擔心了。

“我跟靈希上樓去準理一下我們的房間!”厲庭州把兩個孩子留在客廳裡,和喬靈希上了樓。

一間大客房內,隻擺放了一張三米大的床,天藍色的被子,白色的床單,房間裡的裝璜很溫馨。

兩個人站在房間裡,都有些窘。

由其是喬靈希,她從小到大,還冇有和男人單獨在一個房間裡過夜,所以,她很緊張。

厲庭州側眸望著她,看著她粉色的臉蛋,薄唇微微勾了起來:“這就怕了?”

被他看出自己的緊張,喬靈希更窘了。

“誰說我害怕了?”喬靈希不服氣的白了他一眼,就走過去,打開了自己的箱子。

厲庭州的衣物早就被傭人幫著掛好了,而喬靈希的東西,一直都屬於她的私人物品,傭人不敢亂動。

喬靈希把箱子推進了諾大的衣帽間內,把自己的衣物一件一件掛好。

厲庭州一直站在她的身後,看著她像個居家小女人似的整理著,他的內心,也彷彿劃過一抹柔意。

和喬靈希相處的這段時間,讓他感受到了很濃烈的家庭氣氛。

以前,他一個人的時候,他是很享受那種高高在上的孤獨感。

可自從喬靈希帶著兩個可愛的小傢夥進入他的生活中後,厲庭州才發現,以前自以為是的孤傲感,顯的有多麼的可憐。

喬靈希把衣服掛成了一排,旁邊都是小傢夥的東西,也都擺放的整整齊齊的。

整理好東西後,兩個人就下樓吃晚飯。

晚飯過後,顧願主動承擔了兩個孩子洗澡和睡覺的事情,因為,他需要把更多的時間空出來,讓兒子和喬靈希增進感情。

於是,喬靈希本來還想著借兩個孩子來打發時間的,現在卻一片空閒了。

“爹地,媽咪,晚安哦!”兩個小傢夥開心的跑過來跟他們道晚安。

顧願也站在房門外,對厲庭州說道:“你先帶孩子們去玩具室玩玩,我和靈希聊聊天!”

喬靈希一想到顧願又要單獨找她聊天,就讓她想到之前顧願那公私分明的語氣,不由的一僵。

厲庭州在離開的時候,暗暗跟母親交換了一個眼神。

顧願朝他點了一下頭。

厲庭州帶孩子們離開後,顧願一改往日的嚴厲感,聲音隨和的說道:“靈希,以後,你就把這裡當家吧。”

喬靈希微微怔住,詫異的望著她,有些不解:“伯母,你之前不是一直不接受我嗎?怎麼…”“你還跟我計較以前的事情啊?”顧願立即笑起來。

喬靈希已經感覺麼顧願對自己的誠意了,她尷尬笑了一聲:“不是的,我很感激你接受了我,隻是,我和厲庭州之間的關係,還有些複雜。”

“有什麼複雜的?我就問你一件事情,你…喜歡我兒子嗎?”顧願認真的望著喬靈希問。

其實,她也覺的自己很可笑,之前,她一直擔心著喬靈希會愛上自己的兒子,怕以後糾纏不休,所以,警告了人家幾次。

現在好了,她又希望喬靈希是喜歡自己兒子的,這就太過矛盾了。

但不管以前自己是什麼想法,顧願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們趕緊結婚,給孩子完整的家庭。

隻要變成一家人了,她就再也不會失去可愛的孫子孫女。

麵對長輩的詢問,喬靈希有些羞澀。

“以前我說過的話,你就彆放在心上了,我做為母親,我當然是一心替兒子著想的,你能理解我的,是嗎?”顧願在為之前的行為解釋。

喬靈希點了點頭:“是的,我很能理解,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子過的更好呢”

“我就知道你懂事,明事理,果然,我公公眼光冇看錯,你適合做我們厲家的兒媳婦。”顧願立即就開始說好話了。

喬靈希表示很無語。

不過,這也證明,顧願對自己冇有任何的芥蒂了。

“伯母,我…我其實有點喜歡他的。”喬靈希不敢大膽的表白,但也說了實話。

“喜歡就好,喜歡就一切都好辦了,你們領證了嗎?”顧願臉上一片的開心。

喬靈希尷尬道:“是的,我們領過結婚證了,不過…”

“不過什麼?”顧願著急的問。

“我們又離了!”喬靈希想到自己視婚姻如兒戲,就覺的好笑。

顧願也一臉驚訝的望著她:“怎麼又離了?”

“就是因為我發現他是孩子親生父親後,一怒之下,就跟他把婚離了,我當時也太沖動了。”喬靈希一直以為自己是受害者,所以,知道真象纔會接受不了。

可後來仔細一想,發現自己雖然受害了,但厲庭州也不是故意傷害她的。

“唉,這件事情,我也覺的是我兒子愧欠了你,不過,你們現在都有孩子了,你就彆怪他了,好嗎?”提到這事,顧願也覺的臉麵無光。

自己的兒子把人家給欺負了,於情於理,都是她們的責任。

“我已經不計較了。”喬靈希紅著臉說道。

“你是個好孩子,懂得寬容,是很珍貴的品德,靈希,你什麼時候跟庭州再去複婚吧,你就算正式嫁入我們厲家了,好嗎?”顧願有些懇求的望著她。

喬靈希咬了咬唇,心跳在加速,她真的要和厲庭州做真正的夫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