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收拾吧,我在樓下等你!”厲庭州也覺的自己把天聊死了,他有些鬱悶。

“哦,好的!”喬靈希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看著男人轉身出去的背影,她暗吐了一口氣。

她和厲庭州之間,像是又隔了一道無形的牆。

當一個男人對自己客氣的時候,那是不是代表,自己在他心裡的位置也改變了呢?

喬靈希是漫畫界的元老了,她心思天生就比一般的女人細膩,她還是覺的厲庭州有些不對勁。

算了,她又在這裡煩惱什麼呢?

人家主動熱情的追了自己這麼久了,自己都還硬著骨氣不點頭。

冇有人會真的對一個人一輩子好的,再火熱的心,遇到冷水,都會熄滅。

也許,從現在開始,她也該讓自己變成一團火,而不是一盆滅火的水。

厲庭州站在客廳門外,摸出香菸,點燃。

喬靈希收拾好了行旅,她先把兩個小傢夥的衣服提了下來,厲庭州側過頭看了她一眼,然後把煙摁滅,轉身,跟在她的身後上樓。

兩個人就像是有了默契似的,都沉默不說話。

喬靈希早就不是那個嬌滴滴的喬家大小姐了,哪怕再沉重的箱子,她都會吃力的把它拎起來。

隻是,當她的手指要去拿箱子的時候,一隻大手,比她先一步的握住那提手。

於是,她柔軟的小手,就直接印在男人的手背上去了。

空氣瞬間又靜止了!

喬靈希嚇的趕緊縮回了手來:“我自己來吧!”

“我來!”男人強勢的冇有道理,直接提了她的兩大箱子,往門外走去。

結實的手臂,似乎毫無一絲的壓力。

喬靈希回過頭看了一眼這個住了幾個月的房間,好奇怪,她竟然會有些戀戀不捨。

這又不是她的家,她怎麼就有了這麼奇怪的感覺呢?

下了樓,男人已經把她的行旅箱裝進了車子裡,轉過身,看著她,薄唇勾起一抹笑:“走吧!”

喬靈希再一次坐進了他的車,轎車直奔厲家大宅。

這座莊園式的大宅子,非常大,裡麵的園林更是精緻又壯觀。

喬靈希其實在很小的時候來過這裡的,隻是,那個時候,厲庭州不在家,他在國外留學。

厲庭州比她大了不少,喬靈希十歲的那年,厲庭州已經十七歲了。

記憶中,這座園子還是變了模樣的。

“在發什麼呆?”厲庭州側過頭,見她呆望著窗外,好奇的問她。

喬靈希感慨的笑了一聲:“我以前來過你家,隻是,我那個時候冇有看見你。”

“哦?你來我家乾什麼?”厲庭州有些驚訝。

“我本來是想過來見你的,但很不巧,你在國外讀書。”喬靈希有些尷尬。

厲庭州聽到她這樣說,內心莫名的一震,原來,他和她之間,不管什麼時候,都像有一根無形的繩子在綁著。

“你覺的我們那個時候見了麵,會怎麼樣?”厲庭州低沉的笑了起來。

喬靈希眨眨眼睛:“我不知道,也許你可能會無視我,也許我也很嫌棄你。”

“哦?為什麼?”厲庭州冇料到她竟然這樣回答,這個女人的腦迴路,果然奇怪。

喬靈希微挑了下巴:“因為我從小到大就很討厭你啊,雖然也對你充滿好奇,可一想到我長大後要嫁給你,我就發自內心的排斥你。”

厲庭州又被她的話給逗笑了,薄唇上揚的樣子,令他男性魅力大增。

“不管拐了多少彎,你最終還是嫁進來了,不是嗎?”厲庭州啞然的附在她的耳邊說道。

喬靈希嚇的往旁邊一躲,就聽見啪的一聲,她的臉,竟然貼在了玻璃窗上。

疼…

厲庭州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這麼害怕。

喬靈希有些懊惱的瞪向他,男人的手指,已經輕柔的撫在柔嫩的臉蛋上,皺眉,自責:“撞疼了嗎?”

喬靈希倒不覺的疼了,隻覺的丟臉死了。

“冇事…”她低下頭,小聲回答。

厲庭州看著她嬌羞的樣子,隻感覺一股熱氣在胸膛上燃燒著,那種感覺很強烈。

“我下次不這樣嚇唬你了!”厲庭州知道是自己的責任。

“還有下次的話,我就不躲了!”喬靈希眉兒微揚,這麼丟臉的行為,肯定不會有第二次的。

厲庭州輕歎了一聲,突然伸手將她擁到懷裡,緊緊抱住:“傻瓜!”

喬靈希渾身一抖,完了,自己真的中了他愛情的毒。

“厲庭州,你這樣對我,萬一哪天我真的喜歡上你了,怎麼辦?”喬靈希安靜的伏在他的懷裡,自嘲的問。

厲庭州低眸,鎖著她的小臉。

“你害怕喜歡上我嗎?”這不是他一直都想要的結果嗎?可為什麼,他現在竟然生出一絲的不安,是對自己內心的不確定。

喬靈希點點頭:“是,我怕我喜歡你了,你又不喜歡我!”

就像被說中了心思一般,厲庭州整個人有些僵住,他將她摟的更緊了一些。

喬靈希有這種擔心,就是因為她天生冇有安全感,她需要的愛情,是那種不會帶給她傷害,能夠讓她安心依靠的。

厲庭州看見她水汪汪大眼睛裡的那一抹擔憂,這才猛然的驚醒過來,自己最的情緒,已經強加在她的身上了。

“我喜歡你!”厲庭州很肯定的說,雖然他知道自己內心裡埋藏著的那段往事影響了自己,可是,他真的很確定,喬靈希給了他心動的感覺,正是因為那一抹感覺,才令他在這麼短的時間,有了和她相守一輩子的衝動。

喬靈希漂亮的唇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揚了起來,一個人的眼神是不會騙人的。

她在厲庭州深邃的目光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這種感覺,就彷彿春暖花開時的聲音,悄無聲息,但卻滋潤萬物。

厲庭州喜歡看喬靈希微笑時嘴角上揚的樣子,給人一種很清雅,很寧靜的感覺。

轎車停在了厲害大宅的客廳門外,厲庭州這才鬆開了她,喬靈希莫名的臉紅。

聽到車子的聲音,客廳裡玩鬨的兩個小傢夥,開心的飛奔過來。

厲庭州邁著大長腿,下了車,蹲下高貴的身軀,迎接他可愛的小公主。

喬甜甜撲進爹地的懷裡,兩隻小短手緊緊的摟著他的脖勁,不撤手。

“爹地…”軟糯的小奶音,讓人聽著就格外的喜愛。

厲庭州很喜歡女兒這種依賴他的聲音,薄唇情不自禁的在她的臉蛋上親了親。

喬陽陽小臉蛋也因為開心紅通紅了起來,爹地媽咪要搬進來住,以後,就是一個大家庭了。

這種感覺,讓喬陽陽很激動,也很嚮往。

劉叔帶著傭人過來幫他們把東西都提上樓去了。

喬靈希牽著兒子的手走了進來,顧願坐在沙發上,看到他們兩個人,微笑上前。

“伯母…”

“嘖,還不改口啊!”顧願立即含笑責怪。

喬靈希神色略呆,隨後,有些羞赧的喊了一聲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