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發被水沾濕,粘在她雪白纖細的頸項處,還有臉頰上麵也調皮的沾了幾縷。

透著清純的眼睛,閃閃發亮。

氣氛正濃,厲庭州突然往她靠近兩步。

喬靈希下意識的往後躲了一下,卻冇有躲開,男人大掌,輕易的就摟住她纖細的腰。

“我家人似乎接受你了!”厲庭州薄唇勾著笑意,說出的話,讓喬靈希微微顫抖了一下。

“他們接受我,也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吧。”喬靈希很有自知之明的說道。

“有什麼分彆嗎?結果還是一樣的。”厲庭州薄唇笑意加深。

喬靈希感受到男人的目的,她心尖兒又是顫抖了起來。

“難道我們真的要搬到你爸媽那邊住嗎?能不能不要?”喬靈希是真的不想住在一起啊,她怕自己萬一又哪裡做的不夠好,惹他們看不順眼,那好不容易緩和的關係,又會變僵的。

“我爸媽都想親自見證孩子的成長,為了孩子,你就忍耐一下吧。”厲庭州感覺她雖然在轉移話題,但是,似乎並冇有像以前那麼堅決的推開自己,他感覺自己的機會越來越大了。

“那…好吧,但你必須答應我,如果我跟你媽媽吵架了,你得幫我!”喬靈希在他要吻過來的時候,伸出手指,貼在他的薄唇上麵,提出條件。

手指抵在男人的簿唇上,溫熱的觸感,就像一股電流突然的竄過全身。

喬靈希的腦子嗡的一聲,一片空白。

男人的動作微微一僵,深邃的眼眸更加深沉的望著她。

"你要跟我媽媽吵什麼架。"男人很奇怪的問。

"我隻是說假如我跟他吵架了,你得幫我,不然我在你們家裡孤立無援,很無助的。"喬靈希語氣很堅定的說道。

"如果是你有理的話,我當然會幫你說話。"曆庭州雖然很喜歡這個女人,可還是站在公平上麵。

喬靈希白了他一眼。

"好吧?如果是我無理取鬨,你可以不幫我,但是如果是你媽媽無理取鬨,那你就得幫著我。"事先講好條件,以後出現問題了,纔不會那麼的手忙腳亂。

曆寒亭帶著笑意,有趣的打量著女孩子那狡猾的樣子。

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他說出這種很孩子氣的話,覺得很可愛。

喬靈希被他看得有些發毛,眼睛胡亂的轉動了兩下,奇怪道:"你乾嘛這樣盯著我?"

"冇什麼,就覺得你長得很漂亮唄。"曆庭州微笑讚美。

"你這麼會很女孩子歡心,看來你以前肯定交過女朋友,你所有的經驗都是從她那裡得來的,對嗎?"喬靈希玩笑的看著他問。

厲庭州的表情僵住了。

腦海裡突然劃過一張冷豔漂亮的臉龐。

他鬆開了,抱著她的大掌。

“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

“哦,好的。”

喬靈希愣了一下,點頭。

男人轉過身,朝著自己的書房走去。

喬靈希轉過身,把門關上,望著這房間,內心竟然也像是空了一個角,有些失落。

她怎麼會有這種情緒了呢?

難道她還在期待著什麼?

喬靈希越來越無法理清自己的心情了。

就好像被一雙無形的雙手撥亂了一樣,再也找不到以前那份簡單快樂的感覺。

她是不是戀愛了,戀上了這個叫厲庭州的男人。

真的要死了。

書房內一片安靜。

青白的煙霧中,男人分明深邃的臉龐,隱在其中。

舊傷疤就像,是被人輕輕地揭開了。

讓那些回憶如潮水一般占據著厲庭州的腦海。

那個叫陳慧的女孩子,突然像被記憶的潮水成為了他的腦海裡。

那張洋溢著青春氣息的臉龐,那玩世不恭的笑容,以及那無所畏懼的表情。

曾經是那麼深刻的影響著他,讓他看到了另一個世界。

一個更加無拘無束,冇有規章紀律,冇有束縛的世界。

一支香菸已經燃到了儘頭,男人的手被燙了一下。

他這纔回過了神,把菸頭往菸灰缸裡摁下去。

已經過去八年了。

這八年的時間,他是怎麼一個人熬過來的?

他已經忘記了那些傷痛的感覺,喬靈希和孩子的出現,讓他的世界彷彿又出現了陽光,溫暖快樂。

冇辦法欺騙自己的感覺,他喜歡這種溫暖簡單的女人。

深夜,韓家!

韓小寧已經睡著了,楚顏在整理琴譜。

突然房門被男人推開,韓野明走了進來。

專心看琴譜的女人被嚇了一跳,美眸朝他望了過去。

"你怎麼不敲門?就進來了?"她有些怨唸的問。

"我在自己的家裡不習慣敲門。"某人大爺似的望旁邊的沙發上一坐,隨後他把手裡的幾個本子放在她的麵前。

"這個是什麼?"以為是他給自己買來的琴譜,楚顏伸手拿了過來。

"這是我讓人找來的劇本,現代古裝宮廷民國時期都有,你好好調一調,看你想演哪一個角色。"男人繼續用他那大爺似語調,十分豪氣地跟她說的。

楚顏呆住了。

這些竟然不是琴譜,而是劇本,足足有六七本。

天哪,這個男人想乾什麼?

"韓野明,你不會真的想讓我去演戲吧?"楚顏有些吃驚,但也有些無奈。

她以為這個男人隻是跟她開個玩笑的,可冇想到當天晚上他就把這麼多的劇本拿給她看了。

"我看過你曾小到大的夢想,上麵寫的都是你想當演員,我當然要滿足你的這個夢想。"韓野明一本正經的樣子根本不像在開玩笑。

楚顏蒙掉了。

"你知道要捧我做演員的話,要花費你多少錢嗎?"楚顏早就研究過了,如果一個女性想要做演員的話,啟動資金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

"你不要去管錢多錢少,反正我會捧紅你的。"某人非常豪氣的說。

"你是因為我給你生了一個兒子,所以你就想彌補我嗎,我冇有像你提過這樣的要求。"楚顏歎氣,真不知道這個男人是怎麼想的,難道她為他生了孩子,就一定要他補償嗎?

"我這個人最不喜歡賒欠東西,尤其是感情上的帳,所以,你既然給我生了孩子,我當然不能虧待了你,你就隻管接受我的好處,當然,如果你很傻,你不想要,那就是你個人的事情,如果是個聰明的女人,你就應該接受我給你的一切,因為這樣的機會,你這一輩子就隻有一次。"韓野明薄唇勾起笑意,似乎在刺激著她,讓她接受他對他的恩賜。

楚顏臉色微微一白。

的確她清楚,人生中的跡遇並不多,如果有這樣好的機會,她卻錯過了,這輩子她就再也不要想著當演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