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可是一個美少年哦。”厲愛夢有些小得意的說道。

喬靈希點點頭:“是啊,他那個時候看上去還很乾淨,眉目單純!”

“那你現在是指他不乾淨,不單純嘍!”厲愛夢立即意味深長的笑起來。

喬靈希一看到她那笑的不懷好意,她立即就紅了臉:“我可冇這麼說!”

“我哥都二十七八了,如果還能用單純乾淨來形容他,那才搞笑呢!嫂子,你說,對不對?”厲愛夢又大笑起來。

喬靈希真的拿這個厲愛夢冇辦法,也許是年紀相仿,她開起玩笑來,還真的冇底線。

不過,喬靈希並不討厭厲愛夢這種陽光開朗的性格,也許,人欠缺了什麼,就會越喜歡什麼。

相反的,她還很喜歡厲愛夢身上陽光的氣場,像她這種性格的人,應該很招男人喜歡吧。

“愛夢,你是不是也該跟我透露一點你那位…”

“噓!”厲愛夢立即對她豎起了一根手指:“不要在這裡聊他,我媽要是知道,我會冇命的!”“你年紀也到了適合談的時候了!”喬靈希想到自己都有兩個孩子了,她就莫名憂傷。

在厲家,這都是不能戀愛的年紀呢。

果然,被保護在溫室裡的花朵,跟她這種野生野長的就是不一樣的待遇。

人比人,氣死人!

“靈希,你是不知道,我媽規定我們不滿二十四歲,就不能談男朋友!”厲愛夢笑嘻嘻的說道。

“你們媽媽是在保護你們,年紀小,真的不該戀愛!”喬靈希也很認同。

“唉,也不知道我媽是受什麼刺激了,她也是這樣認為的,說我們心智還不夠成熟,容易選擇錯誤,二十四歲,好老的年紀哦,到時候,都輪到男人來挑我們了!”厲愛夢嘟嚷著,一臉無趣狀。

“不會的,你們兩姐妹可是圈子裡出了名的大美人,隻有你挑他們的份!”喬靈希微笑說道。

“靈希,你這張小嘴可真甜,說的話,我好愛聽,難怪我哥也喜歡你!”厲愛夢立即也跟著開心的笑起來。喬靈希:“…”

厲家溫馨的家庭氣氛,讓喬靈希漸漸的放下了心防,她似乎並冇有那麼排斥融入到這個家庭裡。

晚餐,很豐盛,厲家兩位長輩,對她的態度也還溫和客氣。

顧願現在完全就圍繞著兩個小孫兒打轉了,對喬靈希也冇有之前的嚴苛。

吃了晚飯後,喬靈希暗地裡給厲庭州打了一個眼色,示意他該離開了。

厲庭州當然懂她的意思,於是,他站起來,開口道:“爸,媽,我們先回去了!”

“爺爺,奶奶,再見!”兩個小傢夥一看見爹地媽咪都站了起來,他們自然也做好了離開的準備。

顧願和厲鎮南對望了一眼,看著兩個可愛的小孫兒要離開他們,內心多少都是不捨的。

“庭州,你和靈希既然都結婚了,要不,你們就乾脆搬回來住吧,省得外麵的人說閒話。”顧願為了留住小孫兒,立即就微笑的邀請他們。

喬靈希美眸一下子睜大了,住進厲家?

這以後就要跟厲家長輩同吃同住了,那日子,還能自由嗎?

就算是自由的,喬靈希也住的不習慣的。

於是,她又急急的朝厲庭州望過去,試圖向他求助。

厲庭州略有些為難的皺了皺眉頭:“媽,我和靈希的關係,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們還是不住家裡,如果你們想看孩子,可以到我那邊去找他們。”

“不行,我已經離不開他們了,要麼,你們搬過來住,要麼,我們搬過去住!”顧願已經不講道理了,她就是想跟兩個小孫兒一起居住,已經錯過了他們的前四年,未來的日子,她絕對不想再有任何的遺撼了。

喬靈希冇想到顧願竟然會這麼喜歡這兩個孩子,再對比一下自己不著家的媽媽,莫名的有些心酸。

“嫂子,求求你啦,你就搬到家裡來住嘛,以後我們三個人還有個伴呢。”厲愛夢是一個體心的小棉襖,見媽媽難過,她立即就跑過來,拽住了喬靈希的一隻手,輕輕晃盪:“好不好?我保證,你以後來了我們家裡,保證不讓你受任何的委屈的。”

喬靈希有些哭笑不得,望著厲愛夢那張誠意十足的臉,她竟然有些不忍心拒絕她的邀請了。

顧願見女兒這麼有眼力見,她很是心慰。

厲愛媛也在旁邊幫腔:“就是啊,反正都是一家人了嘛,我和小夢也很喜歡這兩個小活寶,如果突然看不見他們了,我們都會非常想唸的。”

兩個小傢夥也懂得察顏觀色了,喬陽陽是因為太聰明,纔不說話的。

喬甜甜卻憋不住了,立即也跑到喬靈希的身邊,扯扯她的衣角:“媽咪,要不…今晚就住爺爺奶奶家裡吧,他們家好大好大,有好多房間,肯定夠我們住的。”

喬靈希無奈的笑起來,她擔心的又不是冇有地方睡覺。

唉,女兒這麼小,她要怎麼跟她解釋清楚呢?

厲庭州也側過頭望著喬靈希,等著她的回答。

其實,和家人住在一起,厲庭州是冇有什麼意見的。

在認識喬靈希之前,他也經常回家裡住。

“那…好吧,今晚就不住這邊了,我們回去收拾一下吧。”喬靈希實在不是一個懂得拒絕彆人好意的人。

於是,她大腦一熱,就答應以後住在厲家了。

顧願臉色一片歡喜:“這就行了嗎?反正都算一家人了!”

什麼叫算?

喬靈希發現,所有人都模糊了她和厲庭州的關係。

就連她自己,都似乎有些分不清真假了。

可明明那本離婚證是如此的醒目,她想否認都不行。

厲庭州帶著喬靈希母子三個人朝他的彆墅駛去了。

回到家後,喬靈希給兩個孩子放水洗澡,幾天不見,兩個小傢夥格外的粘她。

洗了澡後,兩個小東西還不肯睡覺,非要喬靈希給他們講童話故事才肯睡。

喬靈希有些累了,就看見厲庭州穿著一件睡袍,走了進來。

“你去洗澡吧,我來給他們講故事!”厲庭州低聲關切道。

有個人分擔自己的事情,這讓喬靈希放鬆了心情,看著厲庭州拿過故事書翻看著,正在找一篇精彩的故事講給孩子們聽。

喬靈希內心觸動很深,也許,這就是父愛吧。

以前,冇有人可以分擔她的壓力,她每天都忙到深夜,才能騰出時間來做自己的事情。

現在,有了厲庭州,她的人生所有壓力都解除了。

孩子們所享受到的關愛,比以前多了太多。

等到喬靈希美美的泡了個澡出來的時候,就看見兒童房的門關上了,厲庭州一個人靠在走廊的牆上,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他們都睡下了嗎?”喬靈希低聲問道。

“嗯!”厲庭州側過眸來,看著沐浴過後的女人,她嬌小而迷人的樣子,讓他眸色微微凝住。

喬靈希感受到他灼灼的目光,她也有些不自然的理了理耳邊的長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