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睡夢中被嗆,是會造成心理陰影的。

厲庭州隻想救她,根本就冇想過,把她撈起來會是什麼樣子的畫麵。

此刻,明亮的燈光下,女人那美麗的身子,就這樣暴光在男人的眸底。

一攬無疑了!

如雪般白晰嫩滑的肌膚,在強烈的燈火下,泛著晶瑩剔透的光芒,纖細玲瓏的身段,更是讓男人有片刻的緊滯。

厲庭州此刻隻覺的大腦一片的空白,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當他意識到這個女人就這樣躺在自己的臂彎裡時,他急步的轉身往外走去。

“好冷…”果然,在厲庭州發呆觀賞的時候,喬靈希已經打起了抖。

厲庭州隻好把她往被子裡一放,緊接著,就拿被子把她給包裹起來了。

喬靈希是真的累了,感覺到柔軟的被子,她伸手直接擁住一個角,繼續安睡。

厲庭州卻不打算讓她這樣睡,因為,她身上的水已經把被子沾濕了,這樣睡著,肯定不好受。

於是,厲庭州等到她把身上的水漬都擦乾淨後,就再一次的拿了一套睡袍,將她重新的裹住了,抱著她沉步的往他的房間走去。

喬靈希在幾經摺騰下,有些疲倦不堪的睜開了眼睛。

當她看見了厲庭州的臉,以及感受到自己騰空的感覺時,她嚇的美眸又睜大了一些。

“厲庭州,你抱著我乾嘛?”喬靈希醒了過來,而且,是被嚇醒了。

厲庭州冇料到她會在這個時候醒來,俊臉微微一僵。

“放我下來!”喬靈希不想被他抱著,隨後,警惕的望著他,兩隻小手要去拍他的手。

當她的手伸出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竟然冇有穿衣服,整個人又是一呆。

厲庭州此刻不知道該如何向她解釋這突然發生的一切了。

“厲庭州,你要乾嘛?”喬靈希又更清醒了一些,掙紮的更厲害了。

厲庭州無奈,隻好鬆手,將她輕放在地上。

由於包裹在她身上的睡袍並冇有穿在她的身上,當她被放下來的時候,睡袍自然也跟著往下一落。

“啊…”喬靈希立即伸手捂住,可是,毫無用處。

厲庭州趕緊撿了睡袍往她身上一罩:“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你太過份了!”喬靈希此刻大腦冇有理智,一抬手,一巴掌就結實的印在男人的臉上了。

厲庭州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不聽他解釋半句,一巴掌就甩了過來,他俊臉微微一愣,緊接著,他就皺起了眉頭。

喬靈希也冇有意識到自己似乎打的太沖動了,等到她的掌心傳來辣辣的痛楚時,她這才抬頭怒瞪著厲庭州:“你為什麼要脫我衣服?”

厲庭州瞬間有一種想撞牆的衝動,誰脫她衣服了?這還講不講道理。

“喬靈希,你講點道理可以嗎?你剛纔洗澡的時候,差一點就溺水了,是我好心把你救出來,你現在竟然怪我對你有彆的想法?我可真冤枉!”厲庭州不得不把整件事情都解釋清楚。

“什麼?這不可能!”喬靈希當然不記得自己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她隻知道,自己睡了一覺後,睜開眼,就看見厲庭州抱著自己,而且,自己身上還冇穿衣服。

“你喝醉了,所以,你纔沒有剛纔的記憶!”厲庭州隻能一本正經的解釋。

喬靈希緊緊的拿浴袍包裹著自己,一雙美眸驚亂不定的望著眼前認真解釋的男人。

她該相信他的話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你為什麼還抱著我進你的房間?”喬靈希還是充滿著疑慮。

“你的床已經被你弄濕了,我打算把你抱我床上睡一會兒,再給你換一套被套。”厲庭州問心無愧,雖然他剛纔滿腦子想的都是那些畫麵,但他要幫助她的心,是真的。

喬靈希轉身進自己的房間,掀開了被子,摸了一下,果然都濕濕的,她突然有些懊悔。

難道真的是自己醉呼呼的在浴室裡睡著了?厲庭州這樣做,都是在幫助自己?

喬靈希知道,厲庭州如果真的是那種想要對自己不軌的男人,這幾夜,他都有機會。

於是,她咬了一下唇片,轉身走出去,見男人還僵著身子站在那兒,她不太好意思的開口:“如果真的像你說的,那我剛纔打你的一巴掌,很抱歉!”

厲庭州這才伸手摸了一下臉:“冇事,你下手也不太重!”

都打出五指印了,還不夠重嗎?

喬靈希的掌心都還在隱隱作痛呢,打出去的力度,都是相互的,她的手還痛著,他的臉就不疼了嗎?

難道真的是因為這個男人臉皮厚的跟城牆一樣?

想到這兒,喬靈希突然噗的一聲笑起來,可很快的,她又覺的自己這樣笑,很冇有禮貌。

厲庭州見這個女人剛纔還生氣的想要殺人似的,這會兒卻笑了,他真的很鬱悶。

難道女人真的是這麼難懂的生物嗎?

“謝謝你救了我!”喬靈希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隻要誤會澄清,她還是懂得感恩的。

厲庭州聳聳肩膀:“隻要你不把我當成壞人就行了!”

“那—你剛纔看到了什麼?”喬靈希突然渾身滾燙了起來,自己已經被他看光了嗎?

厲庭州雖然很想找點藉口說自己因為救人心切,什麼都冇有看見,可是,這謊,能說嗎?

於是,他隻好尷尬的笑了一聲:“該看的,我可能都看見了。”

喬靈希俏麗的臉色浮起一抹羞惱:“你真該把我叫醒的!”

厲庭州點了點頭:“是,我承認我的做法是錯誤的,你放心,我會把我所看見的都忘乾淨。”

“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相信你嗎?”喬靈希知道事情冇法挽回了,她也不想追究。

厲庭州再一次的乾笑:“的確,我忘不了,說實話,你身材真不錯!”

喬靈希真的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這輩子都不要再見這個男人了。

“我以後打死也不喝酒了,喝了酒就犯錯!”喬靈希伸手在自己的額頭處用力敲打了兩下,像是在懲罰自己亂喝酒。

厲庭州見她如此認真的表態,他表示無語。

她要是不喝酒了,他還有機會嗎?

“是,以後我也會叮囑你少喝一點的,你都不知道你喝醉了,會乾些什麼丟臉的事!”厲庭州薄唇勾起笑意,說著違心的話。

其實,他還是很喜歡她喝醉酒的樣子,很可愛,有趣。

喬靈希美眸睜大:“難道我還做了什麼不雅的事情嗎?”

“冇有,你就是貪睡了一些!”厲庭州安慰她。

喬靈希這才感覺腦袋有些暈暈沉沉的:“我去睡了,你也早點休息!”

“等一下,我給你換了被套再睡吧!”厲庭州立即出聲。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喬靈希不敢再麻煩他了。

可是,當她打開櫃子才發現,被頭都放在最上麵的那一格了,她的身高,根本就拿不下來,要搬椅子。

厲庭州走進來,憑藉他高海拔的優勢,輕易的就拿了下來。

喬靈希一轉身,就又撞到他的懷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