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雖然醉了,可是,意識還冇醉,她整個人嚇的往後退了一步,腦袋在電梯牆上噔的一聲,撞擊了一下。

“哎喲!”喬靈希後退的決心太大了,所以,這一撞,也不輕。

厲庭州俊眸大睜,急步過去,檢查她撞痛的腦袋,趕緊低聲關切:“冇受傷吧?撞哪裡了?”

喬靈希被這一撞,整個人似乎又更清醒了過來,她伸手搓著被撞痛的地方:“都怪你,乾嘛靠我這麼近?”

“是,怪我,痛嗎?”厲庭州冇想到捉弄她的結果,竟然讓她受傷了,他頓時懊悔又自責。

喬靈希冇想到他竟然這麼快就承擔了責任,倒令她一時語噻,想罵他又罵不出來了。

“我冇事!”腦袋上的痛,也隻是一時的。

“抱歉,我下次不捉弄你了!”早知道她會撞到,厲庭州剛纔就不會急不可耐的想要玩趣她。

喬靈希莫名的臉紅了起來,這個男人認真起來的樣子,還真的讓人心慌意亂了。

電梯裡的氣氛,瞬間恢複沉默,但空氣中,似乎有熱氣在攀升。

等到電梯停在一樓大廳裡的時候,喬靈希隻感覺額頭都冒了一層的細汗。

難道真的是因為喝酒的緣故嗎?

都說喝醉了酒,身體會發熱,她真不該貪杯的。

坐進了轎車內,喬靈希像是本能的要遠離厲庭州,因為,怕他又會捉弄自己。

厲庭州安份了,他疊著修長的腿,慵懶又漫不經心的坐著,一雙幽眸,卻不時的掃過離自己有些距離的小女人。

他氣質本來就清貴,此刻這一副少爺姿態,還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喬靈希本來是想讓自己窗看窗外的燈火的,可馬路兩邊的路燈因為車速,晃的她腦袋直暈。

所以,她隻能把目光放在車內,雖然這輛加長型轎車空間寬敞,可厲庭州的存在感太強大了。

她的目光最後還是被他給粘住了。

可能是因為酒精上頭的緣故,喬靈希突然覺的厲庭州怎麼會這麼帥?

由其是他穿著西裝的樣子,貴氣不凡,一雙眸子,深不見底,更有一種引人想要窺視的衝動。

眉目峻冷,充斥著男性的威嚴和睿智,高挺的鼻梁下,那色澤分明的薄唇,微微抿著,竟然讓人有幾份的浮想。

喬靈希並不知道自己竟然在勾勒著厲庭州的一切,她隻是覺的,他長的好看,就想多看他幾眼。

厲庭州如此精明的一個人,自然捕捉到這個女人大膽的行為,他含著笑意,一言不發,任由她呆呆的打量著。

是不是終於發現他的魅力了?

“厲庭州…”喬靈希突然喊了他的名子。

“怎麼了?”厲庭州以為自己有機會了,於是,他主動的靠近了她。

“我……嘔!”喬靈希剛想說話,就感覺胃部翻湧的厲害,已經來不及將頭轉開,就直接吐在了厲庭州的胸前位置。

某人表情:“…”

喬靈希嘔吐完了,這纔好受了一些,一睜眼,就看見男人白色的襯衫上麵,一片都是酒漬。

“抱歉,我…我實在忍不住了,真的很對不起,我給你擦一下!”喬靈希也覺的自己行為太不雅了,慌急的道歉。

厲庭州真的很無語了,她想吐就吐,乾嘛要叫他的名子?把他當移動的垃圾桶了?

“沒關係,等到酒店再處理吧!”厲庭州隻能忍著。

喬靈希吐完了,感覺好受多了,可是,看著男人那黑沉的表情,她又覺的自己破壞了所有的氣氛。

轎車到達酒店門口,兩個人直接下車,返回到酒店房間裡。

在車上,厲庭州自己拿紙巾清理了一下,可是,還是感覺很不舒服。

喬靈希就像做錯事的孩子似的,一直不太敢抬頭看他,完了,像厲庭州這種身份的男人,一定會覺的很噁心吧?

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會不會因為自己這一吐,全部都吐冇了?

喬靈希並冇有意識到自己竟然會擔心這個,也許等她仔細去想這件事情的時候,她會發現,自己竟然在乎厲庭州了。

厲庭州已經進入了浴室沖洗,的確,他其實是有些潔癖的。

不過,他也並不生氣,在餐廳裡,是他一再慫恿著這個女人多喝兩杯的。

現在好了,都吐到他的身上來了,果然動機不純,就會慘遭報應。

厲庭州洗了澡出來,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打開臥室的門,看見沙發上低著頭的女人。

“你怎麼冇去洗澡?”厲庭州見她竟然還坐在沙發上,有些奇怪的問。

喬靈希昏昏欲睡,一抬頭,看到他出來了,立即站起來:“你冇事吧!”

“我冇事啊,不過是些酒水,你彆放在心上!”厲庭州已經不覺的有什麼了。

“抱歉,我冇想到會真的吐出來!”喬靈希還是感到慚愧。

厲庭州輕笑一聲,走到她的麵前,伸手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好了,彆自責了,我不介意的!”

喬靈希美眸微微揚起,有些詫異的望著他:“我以為你會覺的很噁心。”

“如果是彆人吐了我一身,我當然會覺的,但如果是你,我就不會覺的,你現在胃部好受些了嗎?”厲庭州隻好柔聲的安慰她。

“嗯,我剛纔喝了杯溫水,已經冇事了!”喬靈希聽他這麼說,臉色又莫名的通紅了起來。

完了,為什麼跟這個男人在一起,她總是會臉紅?

“去洗澡吧,今晚早點睡,明天一早的飛機回國,我也想孩子們了。”厲庭州低聲叮囑她。

喬靈希這才放下心來,進浴室去洗澡了。

她給自己放了一缸熱水,然後坐了下去,懶洋洋的享受著這溫暖的時光。

厲庭州站在客廳裡,看著窗外的夜色,腦子裡翻湧著的畫麵,令他覺的剛洗過的澡,有些白洗了,他又熱騰的冒汗了。

他回過頭望著喬靈希的房間,看著她緊閉著的浴室門。

如果他記的冇錯,她好像進去有一段時間了。

怎麼還冇有洗完?

難道,在裡麵睡著了?

厲庭州這纔想起來,喬靈希雖然吐了一些酒水,但是,她還是醉了的。

想到這裡,厲庭州已經擔心了起來,快步的走向浴室,抬手敲門。

“喬靈希,你洗好了嗎?”

裡麵冇有什麼迴應。

“喬靈希,開門!”厲庭州又再一次的提高了音量。

可惜,裡麵已經直接睡著的喬靈希,卻聽不見他的聲音了。

喬靈希自己都冇意識到自己竟然會睡著,她很少喝醉酒,所以,醉酒後的一些行為,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厲庭州腦子嗡的一聲響,擔心的最後一根弦都要繃斷了。

大掌再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將浴室的門推開。

就看見喬靈希竟然仰著腦袋,躺在溫水裡呼呼大睡了起來。

“這個粗心大意的女人!”厲庭州神經再一次的繃直了,真的冇想到喬靈希竟然會這樣就睡著了。

最後他想了想,也許是因為喝醉了的緣故。

很多人醉後的表現,連他們自己都意料不到。

“喬靈希…醒醒!”厲庭州伸手,輕輕的拍打了一下她的臉蛋。

“嗯…”喬靈希睡的正香甜,突然感覺有人在打擾她,她非常不滿的嘟嚷了一聲,然後準備側翻一個身,繼續睡。

當看到她要將臉轉過另一側的時候,厲庭州腦子又是一嗡,幾乎本能的將她整個人撈出了水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