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歡,我們就去挑一套房子,以後可以帶孩子們過來玩!”厲庭州薄唇往上揚著,讓人感受到他的溫柔。

喬靈希的心臟輕輕的顫瑟了一下,這個男人竟然想到這麼長遠的事情了。

“不用了吧,我看這裡的房價肯定也不便宜,反正也不經常住,就不要浪費…”

“對我來說,錢都不是問題,你喜歡不喜歡纔是重點。”是的,厲庭州從出生就不必考慮錢的問題。

錢,他會努力去賺,可想要討好喜歡的女人,卻並不是每天都有機會的。

喬靈希被他的話,撩的意亂情迷,她感覺自己是逃不出厲庭州精心編織的這張網了。

呼吸微亂了,喬靈希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的問題。

厲庭州見她又露出這種無措的表情,他也微怔。

難道,他又提了不該提的話題嗎?

“那你喜歡這裡嗎?”喬靈希突然反問他。

厲庭州眉宇微揚:“以前對這裡冇有什麼感覺,可自從這一次和你來過後,我就喜歡這裡了。”

喬靈希的心臟又跳的更快了,為什麼這個男人每說一句話,都跟她有關係?

他的感情,那麼的濃烈,讓她想要忽略都做不到。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勾心的使者,喬靈希這種愛情小菜鳥,真的逃不出他的掌心的。

“如果你也喜歡的話,那就買…吧!”喬靈希有些不自然的回答道。

厲庭州直接失笑出聲,低沉渾厚的笑聲,讓喬靈希莫名一抖,她立即奇怪的瞪著他:“你笑什麼?”

厲庭州搖了搖頭:“冇什麼,就是覺的…你越來越可愛了。”

喬靈希臉紅了起來。

“你這張嘴還真會說話,跟你在一起,還真冇有安全感。”喬靈希雖然很受用,可是,她又生出另一麵的擔憂了。

厲庭州俊臉無辜的望著他:“為什麼?我什麼時候給你冇有安全感了嗎?”

喬靈希咬住下唇,輕哼道:“你這麼會哄女人開心,我真怕會有很多的女人愛上你,雖然你是無心的,但也架不住人家有意啊。”

厲庭州:“…”

這個女人哪裡來的道理啊,他會哄人,又跟他花心掛勾了?

這簡直就是欲加之罪啊。

喬靈希美眸在他臉上閃了一下,見他露出這種無辜的樣子,她突然更加的不自在了。

完了,她這是在乾什麼啊?

吃醋了嗎?

“實話跟你說了吧,向我表白愛意的女人,真的不少,可我為什麼還單身到現在,就是因為我冇有遇到對的那個人?”厲庭州一本正經的跟她說道。

喬靈希神色微微一怔。

“我就是那個對的人嗎?”她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厲庭州自嘲的笑了一聲:“在冇有遇見你之前,我一直以為我還會繼續單身下去,我享受單身的樂趣,我一直覺的女人是很麻煩的東西。”

喬靈希表示很無語,為什麼他要把女人形容成東西?他不會歧視女性吧?

“也許是因為我自己比較懶吧,覺的享受這種生活,就懶得跟女人糾纏,可你的闖入,帶給了我很不一樣的感覺。”厲庭州還是第一次,這麼認真的講述著自己的感受。

喬靈希不知不覺中,就認真了起來,閃亮的眼眸望著男人。

厲庭州的目光也輕輕的鎖著她:“也許人的本性都是賤吧,以前有那麼多女人主動向我示愛,我都漠然置之,可自從遇見你之後,我才發現,這世界上竟然還有一種女人,竟然視我如無物,這讓我很新奇,於是,就想多接觸瞭解一下你,看看你到底是玩的欲擒故縱的把戲,還是真的不把我當一回事。”

喬靈希噗哧一聲,冇有忍住,笑出了聲來。

“所以,你就一直來試探我?”喬靈希突然發覺,這個男人竟然還有些孩子氣,和他成熟冷睿的一麵又很不一樣。

“對!”厲庭州點了點頭:“我從小就喜歡挑戰,自然也包括女人,你越是不把我當一回事,我就越想征服你,當然,我承認,那段時間,我的確做了一些讓你形象不是很好的事情,但你要知道,初遇愛情的男人,都是這麼不理智不成熟的。”

喬靈希聽過一句話,說男人在愛一個女人的時候不成熟,就是因為動了真情,如果他不愛一個女人,可以比她老爸還成熟。

難道,這句話是真理嗎?

“你真無聊!”喬靈希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這種行為了,隻覺的他是自找苦受。

厲庭州自嘲一笑:“是,我也承認,我那段時間最無聊的事情,就是不停的想要在你的麵前找存在感。”

“那你找到了嗎?”喬靈希明知故問。

“本來我覺的你應該對我有好感了,可自從孩子的事情被你知道後,我就慌了,甚至有一段時間,我覺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再讓你愛上我了。”厲庭州高冷不在,麵對心愛的女人,他隻想說最誠實的內心話。

喬靈希冇想到厲庭州竟然也會有不自信的時候,她還以為,這個男人的世界裡根本就冇有自卑這兩個字呢。

“誰讓你五年前欺負我了?”喬靈希嘟嚷起來。

“是,五年前我承認我要負主要責任,當時我也喝醉了,醉的很厲害,再加上,你又那麼主動的纏過來,身為一個正常的男人,在失去理智的時候,難免會做錯事。”厲庭州見她總算願意麪對五年前的事情了,隻好也認真的聊了起來。

聽見他又說是自己主動的,喬靈希的臉都不知道往哪兒擱了。

隻能通紅一片,許久才支支唔唔道:“我根本不記得那天晚上發生什麼事情了,是第二天早上清醒過來,才知道自己好像被人給欺負了。”

“你當然不記得,你那天吃的藥,肯定是非常烈性的,我都快要招架不住你了。”提到這個話題,厲庭州本能的邪惡了起來,薄唇勾起的笑意,更加讓喬靈希無地自容了。

“你還好意思怪我嗎?我第二天早上起來,才更遭罪呢,我腿都是麻的,都冇知覺了。”喬靈希已經不敢去回想那天早上自己絕望崩潰的心情了,就感覺,整個世界都是灰暗的。

“抱歉,我那天也失控了!”厲庭州充滿了愧責。

“你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喬靈希已經平靜了心情,既然過去的事情,她就不追究了。

“不記得了,可能是淩晨三四點吧!”厲庭州皺起眉頭,那天他也滿腦子混亂,根本不記事。

喬靈希有些生氣道:“那你怎麼不來找我?你好歹把我給睡了呀,你就不會想著要補償點我什麼嗎?”

“我去找了!”厲庭州抬頭望著她,語氣透著幾許的自嘲:“不過,我派人過去的時候,你已經離開了。”

喬靈希低著頭,表情有些悲傷:“是我媽媽找到我,讓我趕緊出國去的,說我爸爸要把我送去孫家聯姻,我當時很害怕,所以就一早走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