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喬靈希不失禮貌的抿唇笑了一下,更加的不自然起來。

“為什麼突然穿的這麼火熱了?”厲庭州本身就是一個很直接的人,他想知道的答案,都會直接去問。

喬靈希暗自的揪了一下眉兒,她早就該瞭解,在這個男人的麵前,所有的刻意,都會被他揭穿。

她要說實話嗎?

“我好歹也是個女人,穿漂亮一些,應該很正常吧。”喬靈希尷尬的回答。

厲庭州點了點頭:“你為什麼冇有早點意識到這件事?女人就該讓自己美一些。”

喬靈希美眸微微一瞠:“你這話什麼意思啊!”

厲庭州這是在嫌棄她以前穿著太樸素了嗎?

“說實話,你之前穿的那些衣服,土的快要掉渣了!”厲庭州這個直性子的男人,還真不會給她一點麵子。

喬靈希臉上的那抹笑意,瞬間崩裂了。

這個男人…

厲庭州見她似乎要生氣了,趕緊又說道:“很奇怪,雖然你穿著難看,可我還是透過你的衣裝看到了你內在的本質。”

喬靈希想發火,可是,為什麼她的火又被這個男人給澆滅了?

“那你喜歡一個土的掉渣的女人,證明你的眼光也不怎麼樣嘛。”彷彿是不甘心,喬靈希故意酸他。

厲庭州點著頭,語氣淡然:“所以我才一直都在懷疑我的眼光,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厲庭州,你那麼嫌棄我,那乾嘛還要一直說喜歡我?耍著我玩的嗎?”喬靈希又一次成功的被他的話給氣惱了。

正好這個時候,電梯來了!

厲庭州伸手,紳士又不失禮貌的將手臂輕落在她的肩膀處,拍了拍:“好了,火氣不要那麼大,我怎麼可能嫌棄你呢?喜歡都還來不及呢。”

喬靈希發現這個男人根本就是**的高手,一會兒把人氣瘋,一會兒又能把人哄上天去。

唉,遇上這樣的對手,喬靈希真擔心自己還能在他麵前走多遠了。

雖然內心有些怨氣,但臉蛋卻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

這個男人真的那麼喜歡自己嗎?

“你到底喜歡我什麼啊?是覺的我漂亮嗎?”喬靈希總算是認真的對待這個問題了。

之前的躲避,忽視,到現在的正視,詢問,喬靈希的心門,一點一點的被這個男人擠開,強勢的讓自己占據她的心房。

厲庭州本身就是一個魅力十足的男人,再加上他的幽默風趣,權勢財富,堆積出來的光環,真的足夠讓一個女人為他心動,瘋狂。

厲庭州見她總算是問了,他目光眨也不眨的望定她的眼眸,這雙漂亮的如同星辰一樣的眼睛,讓厲庭州為之著迷,沉醉。

也許,當初他第一眼被她吸引,就是因為這雙眼睛吧。

清澈又倔強,但卻讓人無法忽略。

“我現在對你的感情很複雜,但加在一起,的確是喜歡你的!”厲庭州也不知道要怎麼認真回答,纔算完美的答案。

喜歡她的外表嗎?不,她並不是最美的。

喬靈希的心,輕輕的顫動了一下。

她覺的自己已經自我保護的夠嚴實了,她都已經不相信男人,不指望愛情了。

可為什麼?

此刻,她的心,卻因為這個男人的凝視,而狂跳起來呢?

厲庭州見她眼睛冇有驚慌失措的移開,反而映出他的麵容,那閃閃發亮的眸子,夾著一絲複雜的喜色。

他內心突然一鬆,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他,這個女人似乎也有些喜歡自己了。

“我媽說讓我把握機會,不要讓彆的女人把你搶走。”喬靈希突然羞赧的低頭,自嘲一笑。

“哦?”厲庭州微微挑了一下眉宇,饒有興趣的看著她問:“那你要聽你媽媽的話嗎?”

“我…我從小一直都很聽我媽的話的!”喬靈希莫名的又害羞了,是啊,在十七歲之前,她就是一個聽話的乖乖女,一切都照著父母說的去做。

“現在不聽話了?”厲庭州薄唇勾起一抹迷人的笑意。

“她是我媽…她的話,我還是會聽進去一些的。”喬靈希真的不擅長表達,哪怕明明心裡已經做出了決定,可是當她要把那個決定說出來的時候,還是覺的那麼的困難。

也許她天生就不是一個喜歡錶達自己內心的人。

厲庭州臉上的笑意加濃了,這個女人是要聽從她媽媽的話,想要把握住他嗎?

“靈希…”男人突然低沉的喊了她的名子。

喬靈希一呆,抬頭望著他,就看見男人的手指,不知何時,落在她柔嫩小巧的臉蛋上。

似有若無的碰觸著她的肌膚。

“我…我想吻你!”厲庭州終於不再像霸道的君王一樣,不顧她的反對,就強行的吻她了。

他現在就像一個紳士一樣,像一個自尊她的男人,在詢問她的意見。

喬靈希美眸微微一縮,渾身不如剋製的輕顫了一下。

“可以嗎?”男人聲音瞬間就沙啞了起來,似乎在忍耐著什麼。

喬靈希兩片漂亮的唇片輕輕的顫抖著,有些緊張,更多的是慌亂。

這個男人為什麼要一本正經的詢問她的意見啊。

想吻就吻嘛!

“如果你還是不願意的話…”厲庭州見她呆若木雞的站的筆直,一直冇有點頭或者搖頭,想必是自己提出這種要求,把她給嚇愣了,於是,他決定不強迫她。

反正這個女人已經為他敞開了心扉,他也不著急了,美麗的果實,總是需要耐心等待的,隻有到最後果實成熟的時候,才能償到最甜美的滋味。

就在他決定放棄的時候,突然感覺一隻小手伸過來,輕扯著他縮下去那隻手的衣袖。

厲庭州微微怔訝一下,低頭看向她,喬靈希輕咬了一下唇片,似乎想說什麼。

就在這時,電梯門突然打開,有彆的客人走了進來。

喬靈希似乎嚇了一跳,捏著他衣袖的小手快速的鬆開,收了回來。

厲庭州目光瞬間煩燥的掃了那兩個突然出現的客人一眼。

喬靈希感覺自己這一次是丟臉丟大發了,她趕緊低垂著腦袋,不敢再抬起來了。

好尷尬,好不容易想要主動一次,卻被人打擾了。

厲庭州會不會笑話她啊?

耳邊突然傳來了男人那難於忍住的低沉笑意,喬靈希大腦嗡的一聲響,隻恨趕緊跳進地洞裡,把自己埋藏起來。

厲庭州知道她肯定很害羞,隻好不再笑了。

走出電梯,往大廳門外的加長轎車走去。

喬靈希微微怔住:“你不是在酒店的餐廳吃飯嗎?”

“不,今天要帶你出去吃!”厲庭州眉宇微揚,心情似乎非常的不錯。

喬靈希微愣了一下,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往上揚了起來。

這個男人要帶自己去哪裡呢?這幾天,雖然兩個人玩的比較散漫,可是,這個男人的每一次安排,還是讓她充滿著一絲期待的。

夜色迷人,加長型的高檔轎車,沿著海灣公路,往前駛去。

窗外,是喬靈希從來冇有見過的美麗夜景。

美麗的大眼睛裡,閃動著新奇的光芒,看的很認真,也很驚歎。

“喜歡這座城市嗎?”耳邊,突然傳來男人低沉的詢問。

喬靈希根本冇有仔細去思考他問這話的意思,隻是誠意的回答:“喜歡啊,這座城市好漂亮!”

“想在這裡有個家嗎?”厲庭州見她發自內心的喜歡,聲音又迷人了幾許。

喬靈希這才猛的轉過頭,呆愣的望著他。

家?

她還真的不敢生出這種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