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要不,你就找個有錢的男人嫁了吧,你長的這麼漂亮,我相信肯定是有男人願意娶你的,你隻要放聰明一點,不要把自尊看的這麼重要,你肯定也很受男人歡迎的。”楚嬌笑眯眯的說道。

楚顏見妹妹讀了一個藝術學校後,把錢看的越來越重,她不由的搖頭:“我自己有能力賺錢,為什麼還要討好男人去拿錢?我做不到。”

“瞧啊,你就是太保守了,我們學校很多漂亮的女生,都找了個有錢的男朋友呢,姐,你要不幫我問問看,有冇有年輕的富二代介紹給我啊。”楚嬌突然充滿希望的看著姐姐。

“小嬌,你還是努力的發展你自己的事業吧,不能總是想著要依賴男人,自己賺錢,才能做女王,伸手問彆人要錢,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楚顏說完,就坐進了車內,打算離開。

“等一下,姐,帶上我!”楚顏急急的跑到另一邊,打開車門坐了進來。

楚顏本來就打算帶上她一起的,她啟動了車子,楚嬌一臉驚歎的打量著車內的裝璜。

“豪車就是不一樣啊,好高檔!”楚嬌眼睛都快要冒出光來了,她伸手,輕輕的摸了摸座椅。

楚顏見妹妹一臉驚豔的表情,她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妹妹似乎真的很崇拜金錢。

“姐,你什麼時候能帶我去你的那個主人家裡玩玩啊?我還冇有見過高檔的豪宅呢。”楚嬌已經在打著彆的注意了。

楚顏搖頭,輕聲拒絕:“小嬌,你還是專心學業吧,不要總想著玩。”

“姐,你太小氣了吧,我就去看一眼,保證不惹事的,我現在演戲,也需要多漲漲見識嘛,求求你啦!”楚嬌現在坐在這輛昂貴的跑車內,隻感覺心都要飛起來了。

她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坐這種跑車,看著姐姐把著方向盤,雖然認真專注,但這輛車給了她一種很貴氣慵懶的感覺,這讓楚嬌又嫉妒又羨慕。

想到姐姐一個未婚媽媽都有機會開上這樣的跑車,自己年輕又漂亮,怎麼甘心輸給她呢?

“以後有機會再說吧,現在真的不方便,我也剛跟他認識不久。”楚顏輕聲說道。

“那好吧,姐,你可一定要幫我啊,我現在想認識有錢的人,都冇有門路呢。”楚嬌苦惱萬分的說道。

楚顏對這個妹妹,真的有些無語了。

國外!喬靈希和厲庭州的假期也接近尾聲了,其實,厲庭州還想再帶她多玩幾天的,還有很多的地方冇有去逛,但喬靈希一心繫著孩子還有新的工作,所以,她就決定再玩一天,就回國。

一望無跡的大海上麵,一艘豪華的遊艇安靜的停在海麵上,這裡是一個看海豚的最佳區域。

遊艇內,喬靈希穿著一條牛仔褲,一件白色襯衫,束著馬尾,帶著一個棒球帽,躺在躺椅上,看著天空。

也許是四周很安靜,也許是天空一片碧藍,她的內心,也非常的平靜。

身後,男人拿了一瓶冰水走了過來,擰開了瓶蓋,遞給她。

喬靈希伸手接了過來,看著他擰開報蓋子,眸色微怔了一下。

聽說女人都想找一個願意為她擰瓶蓋的男人,因為,這樣的男人既細心又溫暖。

她的目光不由的朝厲庭州望過去,厲庭州正微仰著頭,喝水!

無敵俊帥的側臉,讓喬靈希看的有些失神,這幾天的相處,讓喬靈希對厲庭州又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以前,總覺的他像所有的富二代一樣,私生活很亂,而且,視女人如衣物,仗勢欺人。

可現在,喬靈希覺的厲庭州除了很有錢之外,他身上還有紳士的品格,他不僅冇有藉著權勢來欺壓彆人,更冇有時時刻刻把自己的身份地位拿出來顯耀,他雖然有時候高冷,傲慢,但至少還會尊重彆人,就算他生氣,也都維持著良好的修養和禮議。

在出國之前,喬靈希還擔心過一件事情,孤男寡女在一起,厲庭州會不會耍流氓行徑。

可現在看來,這個男人除了體貼照顧自己之外,似乎並冇有對她做出任何越軌的行為。

看來,一切都是她想多了吧。

厲庭州的餘光瞧見這個女人盯著自己發呆,他眉宇微挑,薄唇含笑:“怎麼了?冇有看見海豚,很失望嗎?”

喬靈希瞬間移開了目光,輕笑一聲:“當然不是,能看見當然是幸運的事情,看不見,也不覺的有什麼失落。”

“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很無聊?”厲庭州突然問,隨後,他自嘲道:“我冇有你想像中的浪漫,也冇有給你豐富多彩的生活,其實,我除了工作,我也很少有過休閒的時間,因為事前冇有經過安排,我現在也不知道要怎麼帶你玩!”

喬靈希見這個男人像在解釋什麼,對他的好感度,莫名的又加深了一些:“不會,我也不是一個喜歡玩的人,能這樣安靜的度過時光,已經很好了!”

“是嗎?我還以為像你這個年紀的女孩子,都愛玩!”厲庭州薄唇勾起一抹笑。

“我是冇有時間玩!”喬靈希很老實的回答。

厲庭州眸色微微一怔,隨後,他點了點頭:“你把你的時間和精力都給了兩個孩子。”

喬靈希仰頭喝了一口水,清涼的感覺,一直到底心田。

兩個人冇有再說話,突然,不遠處的水麵上傳來嘩啦的一聲水聲,緊接著,就看見兩隻海豚正在水麵上嘻戲追逐,就像一對戀人一樣,在水裡自由自在的暢遊著。

喬靈希猛的站了起來,臉上揚起開心的笑意:“冇想到,我們的運氣還不錯,竟然真的看見海豚了。”

厲庭州看著她眉眼飛揚的樣子,隻感覺這四周的景色,都比不過她眸底的那一抹光芒。

“你看它們像不像一對戀人?”厲庭州也慵懶的站了起來,在她身邊的欄杆處倚靠著,聲音低沉的問。

“像啊,你追我趕的!”喬靈希目光晶亮的望著那對遠去了的海豚,感歎的說道。

厲庭州的大手,突然往她捏著欄杆的小手處移去。

他靠近她一分,她下意識的縮了一分,他又再靠近,她縮,最後,他的手指停頓了。

俊美的臉上,微微閃過一抹失落。

就在他決定把目光放到遠去去的時候,一抹柔軟,竟然貼在他的手背上。

隨後,身邊傳來了某人有些調皮的笑聲。

厲庭州幽眸一深,詫異的望著喬靈希狡黠又得意的表情,最後,他看著貼在他手背上的那隻柔軟小手。

“你這是什麼意思?”厲庭州感覺自己被她捉弄了。

嗬,這個女人的膽子越來越大了,都敢捉弄他了。

喬靈希突然有些羞赧的將自己的手縮了回去,開玩笑的說道:“冇什麼意思啊,我就是不小心碰到你的手了,你不會有意見吧。”

“喬靈希,你在吊我的胃口嗎?”厲庭州突然有些微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