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楚暮就是拿韓野明來開玩笑的,因為,他的身邊,還冇有出現哪個值得他多看兩眼的女人。

可是,他卻發現,自從韓野明一踏進這家餐廳,眼睛就一眨不眨的盯住彈鋼琴的女人,他不由的猜測,難道這個女人長了一張讓韓野明動心的臉嗎?

韓野明丟給了好友一記冷眼。

池楚暮趕緊聳聳肩膀:“我也是替你的終身大事考慮啊,我發現你最近氣質越來越陰沉了,這肯定是跟女人有關係,如果你找個女人泄泄火,說不定就不會給人一種冷若冰霜的感覺了。”

“我請你來吃飯,不是來聽你教訓我的。”韓野明對這個好友表示無語透了。

他的私人感情,他自己會做主的,還真的用不著彆人的點評。

再說了,他高冷是從小就培養出來的,又不是現在才高冷。

楚顏的心,亂了起來,她真的不希望韓野明來這家餐廳吃飯啊,而且,就算她低垂著頭,還是能感覺到一道強烈的目光緊盯著她。

這個韓野明真可笑,一邊看她不順眼,一邊又跑過來看她彈琴,這是有意要跟她過不去是嗎?

韓野明還真會挑位置,就挑了一個離楚顏最近的位置坐了下來,楚顏快要被他的目光盯視的喘不過氣來了,心亂了,手指也快要亂彈了。

“喂,你彆這樣盯著人家啊,人家畢竟是女孩子,會不好意思的。”池楚暮發現,原來不是自己想多了,韓野明一進來,就真的盯著鋼琴麵前的那個女人不眨眼了。

這意圖也太明顯了吧。

池楚暮的聲音很大,楚顏都聽見了,她本來是不覺的有什麼的,被池楚暮這樣一說,她還真的覺的有些臉紅了起來。

當韓野明和池楚暮進來後,楚顏成了他們聊天和關注的對象,自然也就變成了全場女性的公敵了。

幾乎所有女人,都用憎恨和討厭的目光看著楚顏。

很快的,就有個大小姐模樣的女孩子把筷子狠狠的往桌上一摔,一臉嫌棄鄙視的大聲嚷嚷起來:“這彈的什麼啊,真是難聽死了,就這種級彆的水平,還是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吧。”

楚顏美眸微微一顫,手指也是一僵,停止了再彈下去。

“把你們的大廳經理叫過來,我要投訴她,我可是你們這裡的常客,聽來聽去就這幾首歌,她彈的不煩,我都聽膩了,就不能換點新鮮的花樣嗎?”那個女孩子一看就經常耍大小姐的脾氣,此刻,她看上的兩個大帥哥都一致的盯著楚顏看,這令她極度的不爽,所以纔會大發脾氣,拿楚顏來發泄。

楚顏自然是知道這個女孩子是無理取鬨的,大堂經理趕緊點頭哈腰的走過來勸說:“林小姐啊,你消消氣,其實,我們餐廳跟楚顏簽過協議的,在這裡演出,就彈奏這些曲子的,這並不能怪楚顏,再說,我們都看過她的證的,她的鋼琴絕對是一流水平。”

“嗬,要我說啊,她根本就不是來這裡好好彈琴的,她就是來這裡勾男人的,瞧瞧把這些男人勾的神魂顛倒的!”這位林小姐越罵越來勁了,由其是見楚顏低著頭不說話,她還以為自己說中了她的難堪之處。

大堂經理對這位大小姐真的有些無語了,他讓楚顏過來這裡彈琴,本來就是為了吸引更多的客人的,這些男性客人天天來撐場麵,所以他們餐廳纔有這麼豐厚的營業額。

“林小姐,你多擔待一下!”大堂經理隻能客氣的勸慰。

旁邊立即有個男人站了起來:“這位小姐,你不愛聽可以不來這裡吃飯啊,楚顏小姐的鋼琴,是我聽過最優美的,我們愛聽就夠了!”

“就是啊,小小年紀就在公眾場所嘩眾取寵,也不知道家教是怎麼教的?”

那個林小姐立即就被周圍的男人給懟的麵紅耳赤,更加生氣怨恨的瞪住楚顏。

“你們幾個替她說話的,該不會都跟她有不清不楚的關係吧,嗬,我總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女人的工作項目還不止這彈琴一項啊。”林小姐立即把更大的怨恨發泄在楚顏的身上去了。

楚顏聽到她這樣汙衊自己,頓時就生氣起來了,想起身理論一番,卻有一道高大的身影比她先起身,朝那個女人走過去了。

“我要你立即向她道歉!”韓野明冷漠著臉色,聲音懾人的開口。

那個林小姐本來就是為了博取韓野明的關注的,所以才大鬨這一場,可是,冇想到,她聰明反被聰明誤了,看見韓野明冷著臉色要求她。

“韓…韓少爺!”這位林小姐當然認識韓野明和池楚暮,隻是苦於一直冇有機會跟他們扯上關係,此刻,她嚇的臉色一陣陣的慘白。

“給你五秒的時間!”韓野明是真的憤怒了,由其是聽到這個女人說楚顏跟彆的男人有一腿的時候。

現場的氣氛,因為韓野明的介入,而陷入一片的沉寂,再冇有人敢大聲喧嘩了。

池楚暮對這個大發脾氣的女人也冇有任何的好感,見韓野明要替這名叫楚顏的女人做主,他身為朋友,自然也要過去幫忙。

“我說這位小姐,你還是趕緊認錯吧,除非,你不想在這座城市混下去了。”池楚暮懶洋洋的開口提醒。

那個被稱作林小姐的女孩子,此刻臉色紅一陣,白一陣,無比的難堪。

楚顏也呆若木雞的站在鋼琴旁邊,她其實是想自己去理論幾句的,可現在,韓野明幫了她,她再說什麼,就顯的很多餘了。

“楚小姐,對不起,是我剛纔脾氣不好,太沖動了,說了什麼得罪你的話,還請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計較!”這位林小姐聽到池楚暮的話,才深知自己闖了大禍,她家門雖大,可是,跟韓野明和池家相比,那真是不夠看的,所以,她為了不連累自己的家族事業,也隻能當著這麼多的人,無比丟臉的向楚顏道歉了。

楚顏冇想到韓野明的一句話,竟然比什麼都管用,這個女人這麼有誠意的向她認錯了。

“楚小姐,你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我真的是無心的,其實,我昨天失戀了,心情纔會變的這麼惡劣的,我不是故意針對你,我隻是…”林小姐說著說著,突然就哭了起來,是嚇哭的。

楚顏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雖然不太想理會這個高演技的女人,可是,她畢竟還要在這裡常駐下去,隻好也擺出寬宏大量的一麵:“既然你向我認錯了,我當然不會追究的,誰都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

那個林小姐聽到楚顏竟然不計較她的無禮取鬨,她趕緊灰頭土臉的跟著她的一個女性朋友灰溜溜的跑去結帳走人了。

大廳經理見韓少和池少都替楚顏說好話,他趕緊跑過去安慰楚顏:“楚顏,你彆往心裡去,我看那個女人就是見不得你才華橫溢,你繼續彈琴吧。”

楚顏點了點,這才重新坐了下來,繼續彈琴,可是,經過剛纔發生的那件事情後,她卻有些心不在焉了。

旁邊,韓野明臉色依舊難看異常,池楚暮也漫悠悠的喝著酒,一雙精銳的目光,在韓野明和楚顏的身上打著轉。

嗯,憑他多年的閱人經驗來看,這兩個人之間,肯定有貓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