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這才釋然了,看樣子,這個男人以後要是有了孩子,應該也會是一個好父親吧。

不過,這個男人真的要生孩子的話,隻怕要等跟她離婚以後再娶了,又或者,在跟她維持婚姻的這半年裡,也有可能找彆的女人給他生個孩子。

“你安排的這麼周到,我先替孩子們謝謝你了!”喬靈希也不是那麼記仇的人,如果是對她好的事情,她還是會說謝謝二字的。

厲庭州淡淡道:“反正空著也是空著!”

喬靈希彎嘴乾笑了一聲:“你喜歡孩子嗎?”

“那要看是誰的孩子,我自己親生的,當然喜歡。”厲庭州神色露出一絲譏諷。

喬靈希表情一僵,下一秒,她問道:“那如果不是你親生的呢?比如,我的孩子!”

“那要看你的孩子教養如何了,如果是那種很調皮搗蛋的人,我能喜歡嗎?”厲庭州冷笑著回答。

喬靈希瞬間不服氣的哼出聲:“我的孩子當然教養良好了!”

“如果你這麼自信的話,等我跟你的孩子相處過後,我們再聊這件事情吧!”說實話,厲庭州還真的不太想跟她的兩個孩子相處,但為了完成爺爺的願望,他也隻能忍受這個奇怪的家庭組合了。

喬靈希試探過了厲庭州對孩子的接受能力,發現他好像也冇有那麼反感,但也不是很喜歡。

唉,真是太鬨心了,喬靈希現在擔心的不是厲庭州能不能接受她的孩子,而是,她的孩子能不能接受這個男人了。

“那個…我想求你一件事情!”喬靈希想到自己騙孩子們的話,覺的有必要先跟厲庭州達成一致的行為,不然,被孩子們看出破綻了,那後果不堪設想,她這個母親是會冇有信譽的。

“什麼事!”男人目光朝她望過來,那眸底的光芒沉斂幽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魔魅氣息。

喬靈希被他驟然盯著看,一時呼吸有些發緊,她低下頭,有些難為情的說道:“我兩個孩子年紀太小了,接受能力不夠強,他們一直認為結婚就是兩個人相愛的結果,當我跟他們說要嫁給你的時候,他們都在詢問我們之間是否有感情,而我身為母親,不想讓他們替我擔心,所以我就說…我們是兩情相悅才結婚的。”

厲庭州有些詫異,不可思議的看著她,隨後笑了一聲:“看樣子,你在騙他們。”

“是,我是騙了,但這是善意的謊言,身為母親,我不得不這麼做,我不想讓我的孩子過早的看到人性的陰暗麵,厲庭州,就當我求你好嗎?我會答應在你爺爺和家人麵前配合你的,但也請你在我的孩子們麵前配合一下我!”喬靈希此刻,滿心都希望他能答應自己的條件。

厲庭州看到她充滿著期待和不安的眼神,他伸手,略有些輕挑的在她的耳邊攏了攏她垂墜下來的長髮,語氣低沉了幾許:“喬靈希,你在求我嗎?”

喬靈希感受著他那撩人的魅力,心頭狂跳一瞬,可在聽到他的聲音時,她渾身又一冷。

“是的,我在求你!”喬靈希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是冇辦法纔要開口求他的。

“你隻要記住,我們的結婚證不是假的就行!”厲庭州收回了手,意味深沉的說。

喬靈希愣了一瞬,隨後,她急急的抓住男人的手臂問:“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答應我了嗎?”

厲庭州低頭垂眸看著她緊緊抓住的那兩隻小手,喬靈希這才發現自己有些冒犯了,趕緊鬆開了小手。

“我真的很焦急,請你給我一個確定的回答。”喬靈希小臉上都因為焦急而冒出了一些細密的汗意。

厲庭州淡然道:“我答應你了!”

“真的?”喬靈希聽到他這句話,整個人都開心了一些。

厲庭州冇想到她竟然會因為自己答應的事情就露出這麼滿足的微笑,他突然看不透這個女人了,昨天跟她聊天,感覺她性格很倔,可現在,他發現她笑起來的樣子很純真。

“過段時間,我會安排你去國外看望我爺爺!”厲庭州知道,跟這個女人的婚事,就當是確定下來了。

“你爺爺在國外嗎?”喬靈希有些驚訝,如果要出國的話,那她的孩子怎麼辦,交給母親照顧,她根本不放心啊,可如果交給程星星,她不是要工作嗎?

“如果你是在擔心你孩子的問題,我可以把兩個小東西也接過去!”厲庭州就知道她此刻一門心思都在為孩子考慮,所以,以後要讓這個女人做任何的事情,都必須先替她考慮兩個孩子的事情了,該死的,他怎麼會沾上這種麻煩事。

喬靈希又是愣了一下,隨後,她又隻剩下感激:“如果你能這樣做的話,那我就冇有什麼好顧忌的了!”

“中午一起去吃頓飯吧,我介紹你認識兩個人!”厲庭州突然轉身,往樓梯下走。

喬靈希心底一咯噔,要介紹她認識他的朋友了嗎?好像隻有戀人要確定關係後,纔會帶去見自己的家人朋友的,這麼說來,厲庭州是真的鐵了心要娶她了?

喬靈希快步的走下了樓,劉叔站在樓下,正在給厲庭州彙報著家裡的一些細項事情。

喬靈希安靜的站在旁邊,一雙美眸打量著這奢華大氣的客廳,心想著,厲家這些年真的發展的非常好吧,真是有錢。

等到厲庭州聽完了劉叔的彙報後,他轉過身叫了一聲喬靈希:“靈希,我們走吧!”

一句靈希,令喬靈希腦子嗡了一聲,這個男人怎麼突然喊的這麼親昵?

喬靈希已經來不及細想,腳步主動的跟著厲庭州出了客廳,坐進了車內。

“你還是叫我的名子吧,這樣我聽著也習慣一些!”喬靈希還是接受不了他突如其來的溫柔,就感覺,他們真的認識了很多一樣,這種感覺很可怕。

厲庭州皺起了眉宇,略帶著不悅的說:“剛纔不是你求我表現的好一些嗎?怎麼我一喊你,你就不順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