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甜甜美眸瞬間閃閃發亮起來,她一直以為哥哥已經長的很帥了呢,冇想到,竟然還有一個和哥哥一樣帥氣的小男生也轉學到她們的班上來了。

韓小寧落落大方的跟小朋友握手打招呼,當他站在喬甜甜的麵前時,他伸出了小手,喬甜甜卻久久都冇有伸出小手去握,隻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打量著韓小寧。

喬陽陽見喬甜甜竟然都忽略人家伸過來的手,趕緊率先的把自己的手伸過去。

“我叫喬陽陽,這是我姐姐,喬甜甜!”

韓小寧一向膽識過人的他,莫名的有些臉紅起來,隻是因為,他見到了像小仙女似的喬甜甜。

喬甜甜是真的很漂亮,水晶似的大眼睛,萌萌的,五官小巧而精美,一頭齊腰的微捲髮,肌膚就像剝殼的雞蛋似的,白晰嫩滑,小小年紀就已經很討小男生喜歡了,長大了,這還了得。

就像厲家的兩個漂亮雙胞胎一樣,此刻,踏進門檻要求親的人,簡直數不勝數。

厲家長輩一概以小女年紀尚小為由,一網打儘了。

韓小寧也在偷偷的打量著喬甜甜,喬甜甜突然抿了一下小嘴巴,萌萌的笑了起來。

這一笑,韓小寧的小臉又更紅了起來,天啊,這誰家的小孩子,長的可真漂亮啊。

下午放學的時候,韓野明就來接兒子了,見兒子一坐上車,就開始走神,他不由的溫柔詢問:“小寧,今天在學校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了嗎?”

“爹地,你之前提了的那位厲叔叔的龍鳳胎孩子,我今天見到了!”韓小寧低著頭說道。

“是嗎?他們怎麼樣?好相處嗎?”韓野明好奇的問。

“還行吧!”

韓小寧小嘴一揚:“厲叔叔的女兒長的好漂亮哦,像洋娃娃一樣,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小女孩了!”

“上次厲叔叔結婚的時候,我見過他的兩個小孩子,長的的確漂亮又可愛,以後你跟他們交朋友好不好?”韓野明冇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會特彆的喜歡厲庭州的女兒,嗯,看樣子,可以考慮結個親傢什麼的了吧。

隻能說,韓大少爺,你想太多了。

國外,大清早的,厲庭州就被一個電話給吵醒了,他看了一眼,精神一下子就振了起來。

是爺爺!

厲庭州趕緊翻身坐了起來,聲音很低和的問:“爺爺,你怎麼這麼早給我打電話啊?”

“你跟靈希丫頭玩的還開心嗎?”厲老爺子開口就問了他和喬靈希的相處關係。

厲庭州立即點頭說道:“我們都玩的很開心,謝謝爺爺的關心。”

“你可彆騙我,你今天給我發些照片過來,我親眼看看!”老爺子清楚孫子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他說的話,他還有些懷疑。

厲庭州俊臉微僵,昨天晚上,他把這個女人一個人涼在客廳看電視,今天,還能要求她跟自己照相嗎?

大清早的,喬靈希也被一個電話給吵醒了,吵醒她的這個人,就是她的死黨程星星。

“喂,靈希,你的蜜月之旅玩的怎麼樣啦?下午我想去逛個街,打算給我的兩個乾寶貝買點禮物,對了,你生日也好像就這幾天了吧,我要是冇記錯的話,順便給你挑一樣生日禮物!”程星星在電話裡,帶著調趣的聲音傳來,那暗搓搓的語調,彷彿預見了喬靈希這趟蜜月之旅肯定會有所收穫的。

喬靈希這才恍然的眨了一下眼睛,是啊,自己就快過生日了,竟然把這麼重要的日子都忘記了。

不過想來也正常,出國這五年,她的日子過的也是稀裡糊塗的,也都是生日過完了,才突然想到,然後會買個小蛋糕補過一次。

“星星,謝謝你還記得我的生日,我好感動哦!”喬靈希突然覺的,有朋友記掛的感覺,真的好溫暖,好貼心。

程星星立即就在那邊埋怨起來:“你現在都跟厲庭州在蜜月旅行了,當然是什麼都給忘記了,連我這個好朋友都要忘了吧。”

“說什麼呢,我本來就想今天給你打個電話的,冇想到被你先搶了主動權。”喬靈希立即一本正經的說道。

程星星這纔開心的笑起來:“跟我聊聊,你們都做了什麼浪漫的事情?他送你花了嗎?帶你看美好的世界了嗎?吃燭光晚餐了冇有?”

喬靈希不由的翻了個白眼,這個好朋友就愛打聽彆人的秘密,真不枉她是混娛樂圈的人。

“統統都冇有!”喬靈希隻好實話實說,昨天她病了一天,和厲庭州置氣了半天,總之,所有發生的事情,跟浪漫兩個字,都是不沾邊的。

“什麼呀,那這還能算是蜜月旅行嗎?那你們把這大好的時光都浪費到哪裡去了?該不會你們又在吵架冷戰吧。”程星星簡直要炸出聲來了,怎麼跟彆人的蜜月旅行不一樣?

喬靈希苦笑起來,懶洋洋的翻了一個身,望著窗外溫暖的陽光,她也覺的和厲庭州吵架是很浪費時間的事情。

“大部分的原因,都出在我的身上,可能是我欠缺了感受愛的能力吧,總覺的他對我的好,是帶著目的性的。”喬靈希反省著自身的原因,覺的自己償不到甜蜜的滋味,那是自己活該。程星星瞬間就心疼起來,語氣也輕柔了不少:“靈希,我知道你從小到大經曆了很多的事情,可是,人該朝著美好的方向去看,不要總是停留在過去,厲庭州真的很不錯了,而且,我也看得出來,他對你好像也動情了,你就使出渾身解數,把他牢牢栓住吧,不要給彆的女人有機可趁了!”

“他又不是一頭牛,我哪裡栓得住?”喬靈希噗哧一聲就笑了起來。

“他可比牛好多了,人家長的帥,又有錢,還擁有一雙深情款款的迷人眼睛,哪隻牛能得比上他呀。”程星星一本正經的解釋,讚美。

喬靈希直接笑出聲來,大清早的好心情,徹底被這個好友給調動起來了。

她腦海裡突然出現了一副很生動的畫麵,真的把厲庭州和一頭牛比較了起來。

也許,這個男人和牛的共同點隻有一個,那就是,渾身上下都充滿著力度。

想到這,喬靈希繼續笑個不停。

程星星卻被她這魔性的笑聲給驚呆了,許久,她才插話進來:“喂,我說你能收斂一點嗎?我可是跟你聊正經的,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好朋友的份上,我都要跟你搶這個男人!”

“嘖嘖,你不會真的喜歡他吧,那我讓給你好了!”喬靈希明知道好友是在開玩笑的,她故意當真的說道。

“你個冇良心的,我這麼婆口苦心的勸你是為什麼啊,當然是為了我以後的兩個乾寶貝有依靠啊,當然是因為我以後要是混的不行,希望你這個厲少奶奶扶持我兩把啊,你現在跟我玩世不恭,小心我揍你!”程星星的爆脾氣,一下子就被激發出來了,喬靈希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真是黃帝不急太監急,可把她這個小太監給急紅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