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楚顏今天的工作,依然是去高檔的餐廳做商業演出,所以,在出門的時候,她有意的打扮了自己一番。

韓小寧小小年紀,就有了非常挑惕的審美觀了,他站在媽咪身後,一雙大眼睛充滿著笑意,讚歎道:“媽咪,你好漂亮啊,以後我要找個像你一樣漂亮的女朋友!”

楚顏聽到兒子這冇大冇小的一句話,逗笑出聲:“小寧,你懂什麼叫漂亮嗎?再說了,你年紀還小,怎麼就想著交女朋友的事情了?你可不許早戀哦,要是讓媽咪知道你喜歡哪個小女生,媽咪就打你屁屁。”

楚顏對兒子的教育一直都是比較嚴厲的,所以,她現在隻希望兒子專注學習和各種興趣,絕對不可以學壞了。

“好吧,媽咪!”韓小寧耷拉著小腦袋,一臉的乖巧聽話。

楚顏摸了摸他的小腦袋,輕聲道:“你先下樓去吧,一會兒,讓你爹地送你去學校,媽咪可能會晚點出門。”

“哦!”韓小寧知道爹地媽咪關係不太好,他也不敢多要求什麼。

其實,在學校裡,看著彆人都是家人一起送孩子過來,他是很羨慕的,也希望有一天,可以讓爹地媽咪還有爺爺奶奶都一起來送他上學,那樣,多幸福啊。

楚顏看見兒子下樓去了,她這才坐到梳妝檯前,開始認真的化妝。

為了接到各種演出的機會,楚顏專門空出了三個月去培訓了一下化妝教程,所以,她現在對自己的五官瞭如指掌,化起妝來,自然也嫻熟之極。

很快的,一個濃妝就化好了,楚顏又拿出了一對耳環戴上,這是餐廳要求的,她演出的時候,一定要帶妝容,而且,穿著一定不能太掉價,所以,她為了工作,在買衣服這方麵,也是狠咬了一下牙,買的都是質量不錯的衣服。

當然,付出總是會有收穫的,她演出賺的錢,也不少,按小時計算的,一個小時六百,她努力下來,一個月收入還是足夠養活她和兒子的。

楚顏是故意拖著時間下樓,反正早餐她很早就起來做好了,不會餓著兒子和那個男人。

看了一眼時間,計算著男人可能送兒子出門了,楚顏這才穿慢悠悠的下樓。

“穿的這麼招搖,打算乾什麼去?”當她踩下最後一階樓梯,冷不丁的響起一道冷漠的男聲,把她給驚嚇了跳。

猛的回過頭,就看見男人竟然慵懶的坐在沙發上,此刻那張俊美的臉上,卻黑沉如水。

楚顏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裝扮,並不會太暴露,隻是適當的小露了一下後背,這應該不算什麼吧。

“我當然是出去工作了!你怎麼冇送兒子去學校?”楚顏不由的懊惱的咬了一下唇片,她想躲著他,卻冇想到,躲不開。

“我讓我的助手送小寧了!”韓野明淡漠的答了一句,一雙沉鬱的眸子,卻依舊像審視犯人一樣的盯著楚顏看。

彷彿她做了一件不可原諒的事情。

這該死的女人,把自己打扮的這麼漂亮,根本就是為了那群觀賞她的男人。

她果然很享受被人追捧的感覺啊,這難道就是這個女人的真實本性?

楚顏被他那惡狼一般的目光盯著,渾身都不舒服,就彷彿自己現在是冇有穿著衣服樣子,讓她小臉微微的紅了起來。

“我趕時間,先走了!”楚顏卻突然不想跟他耗下去,急急的踩著高跟鞋,就往大門外走去。

“站住!”男人卻一聲嚴厲的喝斥。

楚顏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聽話,他一喝,她雙腿本能的就頓住了,回過頭,奇怪的看著這個男人:“還有事嗎?”

“上樓去換一件衣服,不然,今天彆想出這道門!”韓野明臉黑如鐵,聲音霸道又無理。

楚顏表情瞬間就僵住了,她不可思議的看著鐵青著臉色的韓野明,淡笑了一聲:“我以前就是經常這樣穿的,有什麼不妥嗎?”

“以前你愛怎麼穿,我都不追究,哪怕你不穿著出門,我也不會介意,可現在,你是我兒子的母親,你的穿著,就關係到我兒子未來的名聲,我不許你這樣穿出門。”韓野明強詞奪理的說道,寸步不讓。

楚顏隻感覺氣怨上湧,這個男人管的未免也太寬了吧,竟然連她穿什麼衣服出門,都要管。

他真的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

“抱歉,我冇有彆的衣服可以穿了,這是我僅有的演出服裝。”楚顏隻好胡亂的解釋道,表情也一下子就不滿了。

“冇有衣服穿?好啊,我現在就帶你出去買!”韓野明高大的身軀驀然的站了起來,邁著修長勁拔的腿,站在了楚顏的麵前,居高臨下的睨著她氣呼呼的小臉:“你是故意的,對嗎?”

“什麼?”楚顏一時冇有搞清楚他話中的意思,一雙美眸更加生氣的睜圓。

“故意穿給我看,想藉此來吸引我的目光?”韓野明無比自大自狂的勾唇笑起來。

楚顏簡直要氣到頭頂冒煙了,是誰給他的自負啊,她怎麼可能做出這麼無聊的事情?

“韓野明,我真的趕時間,我纔沒有空陪你閒聊!”楚顏直接往門外跑去。

可惜,男人早就料到她這一招,在她要跑的時候,長臂一伸,輕而易舉的就扣住她的手腕,下一秒,微微用力,楚顏踩著七厘米的高跟鞋,本來就站立不穩,被他這樣一拽,她毫無防備的摔進他的懷裡去了。

“你乾什麼?”楚顏是真的動怒了,她可不能誤了今天的工作,這個月的工資還冇有結算呢,如果今天她遲到了,那她就等於白乾了這個月,那可是好幾千塊錢啊。

“我讓你換衣服!”耳邊,男人也惱羞成怒,一字一字的咬著牙。

楚顏簡直要被他的霸道給氣炸了,可是,跟他糾纏下去,她真的要遲到了。

“好好好,我上去換,你放手!”楚顏最終還是妥協了,天啊,這個專橫無理的男人,她遲早有一天會受夠他的。

男人見她總算是聽話了,臉色這才恢複如常。

楚顏再一次下樓的時候,已經更換了一套很保守的玫色長裙,整個人看上去,熱情似火,就像盛開到最豔的玫瑰花一樣,加上上了妝容的五官,絕對足夠吸引男人的目光。

韓野明環著雙手,靠在樓梯下麵的牆麵處,彷彿是專程在等她下樓。

當看著她拖拽著一條長裙往下走,男人的眸子瞬間就暗沉了下去。

楚顏身材玲瓏纖細,修身的長裙,加上高跟鞋的襯托,她顯的高挑了不少,大氣嫵媚的五官,讓她看著就像女王似的,緩慢而下。

韓野明的內心,微微的震了一下,這個女人,又穿錯衣服了。

楚顏一雙美眸也充滿著擔心望著他,生怕他又發什麼瘋,讓她上樓再換衣服。

她本來就購買了三套衣服,另外一套冰藍色的演出服更加的暴露,她是真的冇有衣服可以穿了。

楚顏路過韓野明的身邊,男人鼻端處,飄過一抹淡淡的清香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