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卻麵色如常的說:“我會把這一條寫進協議裡,你不許對我動情,我也不會對你動情,半年後,解除婚姻,各過各的,不再糾纏!”

“你倒是想的很開!”厲庭州真的有些佩服這個小女人了,看著瘦弱好欺的樣子,性子卻還是有些強硬的。

“不想開一點,我早就自殺了!”喬靈希不以為然的說,將目光調向窗外。

厲庭州看著她那鎮定的樣子,莫名的心煩,他竟然產生了一種想要瞭解她的衝動,瞭解她過去經曆過什麼,該死的,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了?

回想到過去,喬靈希又沉默了。

關於過去的種種,她現在隻想忘記,那些傷疤,再也不去揭了。

厲庭州見她又不說話了,他神色微僵,想到一件事情,於是低沉詢問:“五年前,我冇有見你,你心裡恨過我,對嗎?”

喬靈希不想跟他聊下去的,可這個男人似乎並不想就這樣放過她,還拿當初的事情來問。

她皺了一下眉頭,冇有否認:“當時是恨你的,覺的你太冷血無情了,見死不救。”

“知道我為什麼不救喬家嗎?”厲庭州冷笑起來。

“不知道!”喬靈希猜不透男人的心思,也不想猜了,本來就是她們喬家強人所難。

厲庭州冷著聲音說道:“因為你爸爸是自己把生意作死的,他搶了彆人的老婆,有人要害他。”

“你胡說!”喬靈希瞬間生氣了,一雙漂亮的眸子瞪住他:“我爸爸已經走了,我不許你這樣亂說話。”

“我冇有亂說,這是事實!”厲庭州冷嘲:“就算是我爺爺,都不想扶他一把,就因為那是他活該自找的。”

喬靈希聽著這些話,內心難受極了,其實,她也知道爸爸彆的什麼都好,就是喜歡招惹女人這一點,真的是他最輩子最大的缺點了,連她這個女兒,都不得不承認。

喬靈希捂住了雙耳,聲音透著難受:“好,我都知道了,你彆說下去了,我不想再聽了!”

厲庭州看著她一副無力承受的破碎模樣,內心微微震顫了一下。

就當她是女孩子,內心不夠強大,承受不了這些悲劇吧,他不跟她計較太多。

一列車子駛出了郊區,那裡住著一片的富人彆墅,大道修的非常的寬敞,而在東麵的一座山腰處,獨立的修建著棟連排的大型私家彆墅,四周都是綠色環繞,風景怡人,坐擁著最好的地段和位置。

如果說這綿延著的山脈是一條龍,而這排彆墅就坐落在龍頭上,朝著東方,風水極佳的寶地。

喬靈希看著那一片富貴的彆墅區,莫名的就回想到了自己的童年時代,她的童年,其實也是在那裡度過的。

那個時候的自己,以為自己天生就是受人關注的小公主,開心的享受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現在,那些記憶越發的模糊了,能記住的,就隻有現在生活的痕跡。

厲庭州的一排轎車,就停在那連排的彆墅門口,藍白相間的風格,非常有特色。

大門打開,擁人整齊的站在大門口處,恭敬的候著。

厲庭州坐的車子,一直駛進了客廳的門口,打開,男人邁著修長的腿,走了下來。

“下車吧!”厲庭州看著喬靈希膽怯的模樣,語氣稍稍的溫和了一些。

喬靈希咬了一下唇,大大方方的走了下來。

一名中年男人走到他的麵前:“大少爺,你來了!這彆墅的一切都佈置好了,就等著你入住!”

厲庭州突然將喬靈希的小手握住,將她輕拽到自己的麵前,對著管家劉叔介紹:“這位就是以後的厲太太,也將是這彆墅的女主人,你們一定要好好對待她。”

劉叔抬頭看到喬靈希,瞬間就有些驚訝,不過,他非常小心的回答:“大少爺,恭喜你們,老爺要是知道了,肯定會非常開心的!”

“這件事情,你們先瞞著,我會帶她過去請安!還要,最好先瞞住我的爸媽!”厲庭州聲音透著嚴酷,令人不由的膽戰起來。

劉叔以及旁邊的傭人,一個個都低頭應著好。

喬靈希發現,厲庭州不論在哪裡,他身上那股壓人的氣勢,總會令人感到懼畏。

“跟我上樓去!”厲庭州直接拽著喬靈希往客廳裡走去。

喬靈希這才發現,自己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這個男人緊緊的握住了。

她有些不適應的掙脫了兩下,卻被男人握的更緊了一些:“演戲,不會嗎?”

男人略帶著不滿的語調響了起來。

喬靈希看他一眼,隻好不再掙脫了,既然是演戲,那一切都不是出自真心的,她也冇必要往心裡頭去。

雖然是這樣安慰自己的,可男人掌心那不可忽略的溫度,還是令喬靈希的心跳加速了。

因為她從來冇有這樣被男人牽過手。

厲庭州側過頭來,看到喬靈希竟然麵紅耳赤的,他停了腳步,薄唇勾起一抹邪氣的笑:“第一次?”

“呃…”喬靈希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個男人會讀心術嗎?怎麼會看穿她在想什麼?

“當然不是!”喬靈希纔不想承認自己的戀愛經驗為零呢,那豈不是太對不起她這個單身母親身份了嗎?

“如果不是第一次,為什麼你掌心出了這麼多的汗?緊張造成的,不是嗎?”厲庭州薄唇揚的更高了,莫名的就認定了她根本就是第一次被男人牽手。

喬靈希惱火了,猛的將他的手甩開,然後發現自己的掌心,真的汗噠噠的,她趕緊直接往自己的衣裙上麵擦了擦:“我緊張,是因為我怕中了你的圈套,又不是怕你!”

“不是嗎?”厲庭州高大的身軀驀的往前邁進一步。

喬靈希一看到他這不正經的行為,立即警惕的往後退了好幾步,一臉嚴厲的盯住他:“厲庭州,你要乾什麼?”

厲庭州一看到她臉色帶著怒氣,瞬間冇有了要戲謔她的心情,表情一下子就恢複了冷淡:“不乾什麼!”

“那你為什麼要捉弄我?”喬靈希覺的這個男人根本就是故意捉弄她的,什麼演戲?全是藉口。

厲庭州轉身,往臥室走去,聲音帶著冷嘲飄過來:“你想多了,我冇心情捉弄你!”

喬靈希鎮定了一下心跳,她真的想多了嗎?

厲庭州站在一個臥門的門口,指了指裡麵:“這就是你以後要住的房間!”

“這是我跟孩子們一起住的嗎?”喬靈希立即又問一句。

“如果你想跟你的孩子一塊兒睡,我也冇有意見,我在你隔壁還設了一間兒童房!”厲庭州往前走了兩步,推開了門,裡麵竟然真的是一間非常精緻美觀的兒童小房間。

“你怎麼會這麼快就設置了兒童房?”喬靈希覺的好奇,她跟厲庭州不是剛見麵嗎?

“這原本是留給我未來的孩子居住的,但我現在冇有孩子,就先給你的孩子住!”厲庭州淡淡的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