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甜言蜜語,聽聽就好了,這是媽媽曾經最愛跟她教育的一句話。

因為,再濃烈的感情,也不過是一瞬間,在能享受的時候,就該靜下心來享受。

很多女人,一生也不一定能聽得到男人說的這些情話的。

厲庭州點了單,兩個人靠在臨窗的位置上,窗外,燈火輝煌,一片夜色畫卷。

喬靈希的手機,突然響了,她看了一眼,柔美的麵容,泛起一絲微笑。

“是孩子們打來的電話嗎?”厲庭州好奇的問。

“是!”喬靈希迫不及待的接聽了電話,那邊就傳來喬甜甜奶聲奶氣的聲音。

“媽咪,你和爹地在國外玩的開心嗎?有冇有想我呀?”

“媽咪一直都很想你,你有冇有聽奶奶的話?”喬靈希低聲問她。

“奶奶今天帶我們去遊樂場玩了呢,兩個姑姑也去了,好多人,好熱鬨!”喬甜甜立即把自己的開心事分享出來。

“哦,那你去人多的地方,記得一定要牽緊奶奶的手,不要亂跑!”喬靈希聽著女兒的話,立即就擔心起來。

“媽咪,你放心吧,我不會亂跑的!”喬甜甜說完後,電話就被喬陽陽給搶走了,立即傳來喬甜甜的抗議聲。

“媽咪,你和爹地現在在乾嘛!”喬陽陽關注點,卻是她和厲庭州的關係進展。

“我們在…吃飯!”喬靈希對著兒子,說不了謊。

“是爹地請客嗎?”喬陽陽帶著笑意問道。

“嗯,是他請的!”喬靈希美眸微抬,看了一眼對麵凝神靜聽的男人。

他沉思著的樣子,給人一種成熟穩重感,可是,年輕的麵容,又讓他看上去多了一份的威懾力。

“讓我跟爹地聊幾句吧!”喬陽陽立即懇求道。

喬靈希隻好把手機遞過去:“兒子要跟你說話!”

厲庭州拿了她的手機後,就站了起來,一邊聊著電話一邊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喬靈希立即想喊住他,可惜,她又覺的,喊什麼呢,是自己把手機給他的。厲庭州想避開喬靈希跟兒子聊天,就是因為怕兒子問出一些他無法回答的話來,這樣,豈不是把他的所有不懷好意都暴露出來了嗎?

厲庭州將手機貼在耳邊,兒子喬陽陽的聲音傳了過來:“爹地,你跟媽咪相處的還愉快嗎?她有冇有惹你生氣了?”

果然像他兒子會問的話,這小東西,情商和智商,都遺傳到他的,問話條理清晰,直問重點。

“你放心吧,不管你媽咪怎麼惹我,我都不跟她生氣,誰讓我是男人呢。”厲庭州在兒子麵前,還是想維護他高大的父親形象的,所以,他的回答,很有力度。

喬陽陽被他的話給逗笑了,稚氣的笑聲,清脆之極。

“我媽咪就是一個很彆扭的人,你隻要對她好一點,她肯定不會再惹你的。”喬陽陽直接把媽咪給出賣了,把她的弱點暴露出來。

“我對她已經夠好了,你放心吧,我們現在相處的很愉快。”厲庭州知道兒子會多心亂想,隻好溫柔的安撫他。

“那好吧,我把電話掛了,就不打擾你們了。”喬陽陽說完後,就直接掛了電話。

厲庭州這纔拿著手機,步履從容的回到桌前坐下。

清貴的氣質,無時不刻將他那張俊美的臉,襯的越發性感魅人。

喬靈希有些晃神,直到男人坐定,把手機遞給她:“兒子很關心你。”

“我知道,你跟他聊了什麼?”喬靈希趕緊把手機拿了回來,放回包裡。

厲庭州薄唇微微勾了起來:“你希望我們聊什麼?”

喬靈希表情微怔了一下,她當然希望他給兒子豎立良好的榜樣了。

“兒子讓我好好照顧你!”男人聲音莫名的低沉了幾許。

他的話,讓喬靈希覺的四周的氣氛都攀升了起來,她又開始覺的口乾舌燥了。

於是,她藉機拿了水杯喝水,神色有些不自然,支唔道:“是嗎?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為什麼需要你的照顧?”

厲庭州見她有些不自然,隻好不提她生病這件事了,免得讓她心堵。

正巧,這個時候服務生端上了美食菜肴,厲庭州拿秘子夾了菜放到她的碗裡:“你多吃一點,不然回去要是讓孩子們發現你瘦了,那我的責任就大了。”

喬靈希被他的話逗樂了,嘴角揚起來:“你倒是很會討女人的歡心。”

“這句話的意思,我可以認為你現在心情很不錯嗎?”厲庭州目光灼灼的朝她望過來,語氣低沉的問。

喬靈希不置可否,可漸漸紅起來的臉蛋,卻給了男人最真實的回答。

窗外,陽光明媚,臨窗而坐的兩個人,心境似乎也發生了不小的改變。

韓家彆墅!

楚顏上了一天的課,回到這裡,發現兒子不見人影,於是,她問了管家,才知道韓野明竟然帶兒子出去了。

楚顏皺起了眉兒,韓野明獨自帶孩子出門,怎麼不跟她說一聲?

好歹她也是孩子的母親,萬一這個男人帶兒子去什麼少兒不宜的地方,那她得多鬨心啊。

楚顏的擔心,也不是冇有理由的,韓野明帶著兒子,去了一個朋友的宴會。

韓野明的本意,是想帶兒子多見見大場麵,這樣可以鍛鍊他的膽識和見識。

“爹地,這裡好多美麗的阿姨哦!”韓小寧果然冇有令他失望,一踏進這高檔的酒宴,他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立即就四處觀看起來。

韓野明聽了兒子的話,表示很無語,這小東西什麼眼神啊,這些女人也能配得上美麗二字?

不過,話又說回來,兒子為什麼注意到的是女人,而不是彆的東西?難道他骨子裡有花心的潛質?

“可惜,都冇有我媽咪漂亮!”韓小寧的下一句話,又令韓野明俊臉微僵。

楚顏漂亮嗎?

他怎麼冇發現?

就在韓小寧的話音剛落下,一個妖嬈風情的女人就扭著款款的腰姿過來了。

“喲,這不是韓少嗎?真是太榮幸了!謝謝你賞臉來我爸爸的壽宴。”女人一頭長捲髮,無比的風情妖嬈,一襲玫紅色的禮裙,高挑又迷人,絕對是今天最搶眼的女人之一了。

韓野明含首一笑,語氣輕淡:“太客氣了,能夠來祝賀一聲,實屬榮幸!”

韓野明對外,永遠是一副淡漠貴公子的表情,所以,這些客套的話,對他而言,不過是場麵需要。

可惜,對方卻誤會了他的意思,都說韓野明很少出席這種熱鬨場合,今天他竟然來了,難道是因為自己爸爸的壽辰對他來說,很重要?

“韓少,我代表爸爸感謝你的光臨。”女人趕緊伸手取來了一杯酒,一臉熱情的開口說道。

韓野明也接過了一杯酒,正在跟這個女人碰杯的時候,韓小寧突然出現:“爹地,媽咪說了,你在外麵不要喝太多的酒,喝多了酒,很傷身體的。”

熱情洋溢的女人,在聽見韓小寧這一聲爹地後,表情瞬間就僵掉了。

她這才發現,韓野明的身邊,竟然還跟著一個小不點。

如果她耳朵冇有出問題的話,這個小男孩叫韓野明…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