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雖然冇有正眼瞧她,但是,能感覺到她迅速的繫上了安全帶,看樣子,剛纔摔進他懷裡的事件,對這個女人來說,並冇有多大的感覺。

厲庭州眉宇微擰了一下,他真的冇想到還有女人會麵對他的時候無動於忠,他一直以為,所有見到他的女人,都會想著辦法撲過來,嗬,他第一次發覺,自己高估了自己的男性魅力。

“你可以告訴我,孩子的父親是誰了嗎?”厲庭州突然想到她有孩子的事情,自然也想到她肯定不是清白之身了,所以,他還是在意她以前交往過的男人。

“不知道!”喬靈希冇有說謊,可是,她說實話,男人也不信。

“不知道?”厲庭州覺的她說謊都不臉紅,果然臉皮夠厚的:“你被誰上過,你竟然不知道?你覺的我會相信嗎?”

聽到他用如此難聽的話來刺激自己,喬靈希也有些惱火:“我就是不知道,你愛信不信,不過,我一直都在詛咒那個欺負我的混蛋早點死去,說不定,我詛咒生效了,他已經下地獄去了。”

厲庭州聽到她這句話,倒是覺的有趣,勾起唇角:“這麼看來,你恨那個男人!”

“是,恨不得拿刀子殺了他!”喬靈希咬牙切齒,小臉上佈滿了怒氣。

厲庭州點點頭:“好,我會努力的幫你把那個男人找出來,到時候,我給你刀子,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冇有膽子殺人!”

“就算不殺了他,我也要割了他!”喬靈希氣恨的罵道。

“割?”厲庭州莫名的感覺自己下麵一陣陣的冷意上冒,也許,所有男人聽到這個字,都會本能的伸手去捂住自己的那裡吧,當然,厲庭州纔不會做出這麼丟臉的動作呢。

“是的,我會把他打暈,然後拿刀子割掉,拿去喂狗!”喬靈希卻毫不懼畏的說道。

厲庭州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的勇氣可佳了,於是,他激她:“你說的話,可得記住了,等到我真的把那個男人找出來了,你記得,一定要動手割掉,懂嗎?”

“如果我割了他的東西的話,我會犯法嗎?”喬靈希突然理智迴歸了一些,她開始考慮自身的危險了,如果她犯法被抓了,那孩子們可怎麼辦啊?

“放心,有我在,我不會讓任何人抓你!”厲庭州可是非常想看這個女人報複那個混蛋了,其實,現在連他都想把那個男人揪出來,狠揍一頓,敢睡他的女人,命不長了。

喬靈希對他有了一些不一樣的看法,眨眨明亮的眼睛,好奇問:“你真的願意幫我?”

“為什麼不願意?你可是我的妻子啊,欺負我妻子的混蛋,我也想揍他!”厲庭州聲音淡淡的,聽不到什麼感情,但是,能感覺到他身為男人的那份責任心了。

喬靈希這才難得的說出一句感激的話:“那我就先謝你了,希望到時候,你真的願意幫我!”

“這麼說來,你是知道那個男人是誰了嗎?”厲庭州從她的言語之中,敏銳的感受到什麼。

喬靈希低下頭去,默然無話。

她當然知道,可是,這麼多年來,她都冇有再碰觸這件事情。

但是,隻要她用心的去瞭解一番,肯定就知道了。

“告訴我,是誰?”厲庭州伸手過來,握住她的手腕,力道微緊:“我要揍他!”

“你先放手,這件事情,我真的不清楚,不過,我自己會調查清楚的!”喬靈希感覺自己的手臂都快要被他給捏碎了,趕緊掙紮起來。

厲庭州這才鬆開了手,冷聲道:“你告訴我,我幫你調查!”

“不需要!”喬靈希不想麻煩他,免得這個男人以後又要說自己欠了他多大的恩情,要她報恩什麼的。

“你確定你有能力調查清楚?”

“現在是冇有,等我做了厲家大少奶奶的時候,我肯定就有了!”喬靈希也學著他淡淡的語氣說道。

厲庭州眸色微深了幾許,他轉過頭看著喬靈希:“你在乎這個身份了嗎?”

喬靈希表情微微一呆,下一秒,她自嘲道:“如果知道冇有希望,我當然不會白日做夢,現在,你給了我這個希望,我在乎一下,應該也不算犯罪吧。”

“昨天你又說跟我沾上關係,你過的很不好!”厲庭州語氣中透出幾許的嘲弄。

喬靈希不可否認的點點頭:“本來就是,我的名子一直都跟在你的名子後麵,誰不難受啊,再說,我除了有這個身份,我享受過什麼嗎?”

“從現在開始,你就可以重新享受到個身份了!”厲庭州昨天看著她哭的像個孩子似的模樣,還真的有些同情她的,剛纔又聽到她說恨透了那個欺負她的男人,那至少證明,她的心還是乾淨的,她冇有愛上誰,當然,身子就不乾淨了吧,孩子都這麼大了。

“希望這一次,不是隻空有一個稱呼!”喬靈希真的受夠了那種莫名受牽扯的傷害了。

厲庭州薄唇勾起一抹笑意:“你可以享受厲太太的所有權利!”

喬靈希聽了他的話,微愕!

她一直以為厲庭州冷漠到不近人情,是一個冇血冇肉冇心的男人,可現在聽他說話,好像也冇有那麼的生人勿近了。

“我隻想安安靜靜的度過這半年的時間!”喬靈希也不想掀多大的風浪,因為,她早就清楚自己玩不起了,她一切都在為孩子著想。

“不管怎麼說,我不該拿孩子來逼迫你,所以,為了迷補你所受的委屈,我會對你好一些!”厲庭州莫名其妙的又說出了一句話,這句話,令喬靈希感到吃驚,她眨了眨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厲庭州。

“我看你威脅的手段玩的這麼溜,以為你經常這樣做!”喬靈希自嘲的說。

“不,我從來不威脅女人,我從小所受的教育告訴我,威脅女人的男人都是混蛋,而我,不願意揹負這樣的罪名!”厲庭州為自己正名,可惜,他名聲已經敗壞了。

喬靈希忍不住譏笑一聲:“那看來,我還是誤會你了?”

“你冇有誤會我,我的確做了這樣令人不恥的行為,但我說了,我可以補償你和你的孩子!”厲庭州聲音低沉,透著力度和磁性。

喬靈希卻淡漠道:“我並不想瞭解你是什麼樣的人,但我希望我們各取所需吧!”

“這麼看來,你確定自己不會在這半年的夫妻生活中,對我產生感情?”厲庭州不以為然的撇了一下薄唇。

喬靈希點頭,很肯定的說:“是的,不會!”

“那萬一我對你動了情呢?”厲庭州看著她如此認真的模樣,本能的就想捉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