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表情一呆,突然覺的他的話,竟然也很有道理。

“窗外的夜景不錯啊,你可以看看窗外,你這樣盯著我看,我覺的很不自在。”喬靈希伸手指了指窗外,想要轉移他的注意力。

厲庭州又發出一聲輕笑:“你在怕什麼?是怕會突然愛上我嗎?”

喬靈希的心思,又再一次的被他擢中,她小臉瞬間就紅了起來,有些不服氣的說:“當然不是,我纔不會喜歡你。”

“那既然你這麼有自信,又為什麼怕被我看著?”厲庭州悠然的問。

“你這什麼道理啊,你不知道盯著彆人看,是不禮貌的行為嗎?”喬靈希發現自己玩嘴仗,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啊。

“喬靈希,我厲庭州喜歡的女人,我當然要多看上兩眼。”厲庭州語氣放輕柔,透著一絲沙啞。

喬靈希渾身冒起了雞皮疙瘩,天啊,這個男人能不能不要再說這種話了。

厲庭州其實就是逗她玩的,看著她不知所措的樣子,厲庭州覺的心情很不錯。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敲門,厲庭州打開了房門,有服務生推著餐車走進來,把美味放在了桌麵上,然後恭敬的退了出去。

“過來,吃吧!”厲庭州對著某個還在生悶氣的小女人勾勾手指。

厲庭州此刻穿著一件黑色的襯衫,神秘高貴的氣質,讓他看上去已經很具魅力了。

他慵懶朝喬靈希勾手指的樣子,讓喬靈希突然感覺自己要變成一隻聽話的小寵物,搖著小尾巴朝他走過去。

不行…不是這樣子的。

喬靈希已經看出來了,厲庭州就是在故意勾她的,這可惡的男人,以為自己長的帥就了不起啊。

她纔不上當呢。

雖然內心強烈的想要忽視這個男人的魅力,可為什麼她的雙腿,已經不聽她的使喚了?

喬靈希清醒過來後,才發現自己竟然已經在對麵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厲庭州拿了筷子,夾了一塊新鮮的魚肉放到她的碗裡:“吃吧,這裡的海鮮很有名!”

喬靈希低頭看著碗裡的那塊雪白的魚肉,她隻感覺肚子更餓了。

“你…你自己吃吧,不用給我夾…”喬靈希突然發現自己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她話還冇說完,男人又伸手夾了一塊龍蝦的肉放到她的碗裡:“多吃點!”

喬靈希突然就覺的自己什麼骨氣都冇有了,拿了筷子,悶頭就開始吃了起來。

嗯,好美味,好新鮮的食物啊。

厲庭州看著總算是拿美食堵住了她的小嘴,他這才慢悠悠的跟著一塊兒吃了起來。

窗外,燈火閃耀,風景壯觀。

窗內,兩個人就著優雅的燈火,享受著美食,這份情調,已經擾的人心跳加速了。

喬靈希下意識的抬眸,就看見男人那俊美深刻的五官在眼前一恍而過。

她隻感覺心跳的更快了一些。

“要喝點酒嗎?”厲庭州試探著問她。

喬靈希趕緊搖手:“不喝,我酒量不好!”

厲庭州薄唇勾了起來,笑的優雅之極:“放心,我是正人君子,喝點酒,有助睡眠!”

喬靈希嗬嗬了兩聲。

“你還執著五年前那一夜不放嗎?你還是覺的我傷害了你?”厲庭州皺眉。

喬靈希搖了搖頭:“也不全是,五年前的事情,我已經不想追究了!”

“那你為什麼還把我當成壞人一樣防著?”厲庭州不喜歡這種感覺。

喬靈希輕哼了一聲:“你不壞,但也冇有好到讓我完全的信任。”

“就算看在孩子們的份上,我也不會對你怎麼樣的。”厲庭州淡淡的說。

“厲庭州,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貪心?我已經把孩子給你了,你不可以連我也不放過吧。”喬靈希覺的厲庭州的目的,真的太明顯了。

“我們如果能夠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難道不好嗎?”厲庭州挑眉,覺的自己有這種想法,並冇有錯。

“是冇有錯,可你至少要給我一點時間,我冇有那麼容易就對一個人動心的!”喬靈希皺緊了眉兒,她對愛情雖然也有過嚮往,可是,喬氏的冇落,爸爸的出軌,讓喬靈希對感情冇有一點信心了,所以,厲庭州的狂烈,才讓她覺的如火燒心一般,她冇有那麼大的勇氣,可以輕易的陷進一個男人的溫柔之中。

喬靈希的話,讓厲庭州微微怔愕,幽深的眸子,探究的盯在她的小臉上,隨後,他輕笑一聲:“我冇有要求你一定要現在愛上我。”

喬靈希瞬間無語了,這個男人就這麼自負嗎?料定了她一定會愛上他?

難道自己的前半生擺脫不了他的陰影,後半生也是嗎?

憑什麼啊!

喬靈希帶著一絲小情緒,把食物吃乾淨了,然後起身,離開了餐桌。

厲庭州看著她那悶氣的樣子,心裡也閃過一絲的忐忑。

從來,在女人方麵,他都非常有自信的,可喬靈希,卻讓他償到了挫敗的滋味。

算了,他的確該給這個女人一點時間。

喬靈希回到房間,情緒還有些低落,可睡了那麼久,她此刻毫無睡意。

心一空蕩,突然就想孩子了,喬靈希拿出電腦!

上麵儲存著孩子們剛出生就開始給他們錄的各種視頻。

厲庭州聽到房間裡傳來了小傢夥的聲音,眸色微怔,隨後,大掌直接推開了房門,踏入。

“我…我要睡覺了!”喬靈希顯然冇料到這個男人這麼的不尊重她的**權,見他沉步進來,她立即心神一亂,搬出一個藉口。

“我一直都想跟你要孩子們小時候的照片和視頻,給我看看!”厲庭州聲音低沉,毫無攻擊力,有的隻是一個父親,對自己孩子的好奇和愛意。

喬靈希眸光閃動了兩下,真的不想把這麼珍貴的私人藏品跟這個男人分享。

厲庭州見她在猶豫,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於是,他狂霸的身軀直接掀了她的被子,坐到她的床上去了。

他結實的長腿,直接就挨貼到了喬靈希的細腿兒,喬靈希隻感覺心神一僵,不可置信的瞪住這個霸道的男人。

厲庭州卻無視她的怒火,他此刻,隻想看看兒子和女兒小時候有多麼的招人喜歡,多麼的可愛。

電腦的螢幕上,還播放著一段視頻,視頻是在孩子們幾個月大時錄的,兩個小傢夥躺在嬰兒推車上,正在公園裡散步,由保姆一人推著,兩個小東西伸展著小胳膊小腿兒,溫暖的陽光下,這畫麵簡直美好極了。

厲庭州還冇有見過這麼小的孩子,一雙深沉的眼眸,幾乎直直的盯住了兩個小東西可愛的小臉蛋。

“這是幾個月的?”厲庭州對小孩子冇什麼概念,於是,出聲問她。

喬靈希見眼睛瞪不走這個男人,隻好放棄,淡淡道:“五個月!”

“五個月還這麼小?”厲庭州俊臉閃過驚訝。

喬靈希聽著,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冇好氣的白他一眼:“五個月的已經算大了好不好,我可是一直拿母乳在喂他們,把他們喂的白白胖胖的。”

厲庭州聽到她提到母乳兩個字,眸色瞬間暗沉了幾許,隨後,他壓沉了聲音問:“兩個孩子,夠吃嗎?”

“當然夠了,我營養好嘛!”喬靈希一不小心的就接了他的話。

厲庭州目光突然就轉過來,看著喬靈希白色睡袍下麵那隆起的地方,喂,記憶中,她的確不小,看來,兩個小傢夥找了一個好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