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顏開著車,朝著自己代課的學校駛去。

她在這家藝術小學裡麵每個星期有三天的課程,所以,楚顏每一天過的還是很忙碌的。

就在楚顏把車停在學校門外的馬路邊上,朝著學校走去的時候,突然,一個俏麗的身影響從學校大門外的小賣店裡走了出來。

看見楚顏後,她立即大步的走過來:“姐,我給你發資訊,你怎麼不回啊!”

站在楚顏麵前的,是一個大約二十上下的女孩子,一頭酒紅色的長捲髮,纖細的身段,五官很漂亮,化著精緻的妝容,清純動人。

正是楚顏的妹妹楚嬌!

“小嬌,你找我有事嗎?”楚顏冇想到妹妹竟然會突然來找自己,難道,又是缺錢花了嗎?

“姐,我不是跟你說了嘛,我男朋友要過生日了,我現在手頭有些緊,想給他買一件像樣的生日禮物,卻還缺錢,你能不能借我五千塊啊!”楚嬌還真的是來找她借錢的,她知道姐姐是有點存款的。

楚顏想到上個月剛給她打了一萬塊生活費,冇想到轉眼又來借五千,她忍不住的關心她:“小嬌,你不是說你交的男朋友家世不錯嗎?你怎麼還這麼缺錢用啊?”

“姐,你是不是煩我了?你知道的,我現在為了能夠接到角色,都把錢花在置辦行頭和打點關係上麵了,我男朋友對我真的很好,我就是想在他生日那天,給他送雙鞋子,你週轉我一下好不好?姐,你可是我的親姐啊,你不幫我,就冇有人幫我了。”楚嬌立即跑過來,緊緊的挽住她的手臂,帶著一絲楚楚可憐的表情懇求楚顏。

楚顏知道藝術的道路上,本身就是很需要錢來鋪路的,看著妹妹那可憐的樣子,楚顏心頭一軟,隻好點了點頭:“好,我中午給你轉錢過去,我現在要去上課了!”

“謝謝姐!”楚嬌見她答應了,立即就眉開眼笑,隨後就攔了路邊的一輛出租車離開了。

楚顏無奈的歎了口氣,要不是看在是親妹妹的份上,她也不可能一天到晚的去接拮她的。

國際航班在曆經十多個小時後,終於落地了。

喬靈希和厲庭州在飛機上度過的這十多小時裡,氣氛前所未有的尷尬。

其實,覺的尷尬的人隻有喬靈希,厲庭州卻從容的很,偶爾的調趣一下這個女人,看見她臉紅的樣子,他就覺的,這趟旅行一定會很不錯。

從機場走出來,就有一輛加長型的專車等候在機場大廳外麵。

服務人員恭敬的將他們請上了車,轎車朝著這座城市最繁華的市區駛去了。

乘坐了這麼長時間的飛機,喬靈希的精神不是很好,厲庭州就直接帶她去了酒店休息。

七星級大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內,喬靈希發現,她要和厲庭州住在這個房間裡,雖然這是套房,有兩個房間,可是,這感覺還是很怪異。

“你先休息一下!”厲庭州薄唇微微勾起,笑意迷人。

喬靈希挑了一間房,先洗了個澡,隨後,她就懶洋洋的躺在床上補眠了。

厲庭州的精神卻好很多,他脫了西裝外套,隻穿著一件黑色的襯衫,將襯衫的衣釦解開了幾顆後,就在酒櫃裡拿了一瓶酒,倒了半杯,懶懶的躺在陽台的躺椅上閉目養神。

喬靈希是真的很累了,雖然在飛機上睡了幾個小時,可那種睡眠質量,根本就取代不了這舒適的大床帶給她的放鬆感。

所以,她洗了澡後,一沾床,就睡了個天昏地暗。

醒來的時候,窗外竟然是一片漆黑了,喬靈希還在倒時差中,隻感覺這一覺睡的更加的頭昏腦脹。

她起床,呆坐在床邊,突然,看見臥室的門被推開,男人那俊美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醒了?”

低沉的嗓音,在這寂靜的房間裡,猶如美酒店一般,讓人的耳邊都像是被催眠了。

喬靈希精神一振,趕緊問道:“我睡了多久?”

“很久了,睡的還好嗎?”厲庭州見她一臉迷茫的樣子,長髮鬆散的捶在肩膀處,清純又可人,眸色不由的深邃了幾許。

“我想喝水!”喬靈希下了床,往門外走去。

厲庭州看著她這迷糊的樣子,立即跟在她的身後,走向吧檯,給她倒了一杯溫水:“喝吧!”

喬靈希看著男人遞過來的那杯清水,微怔了一下,也不客氣了,端起來就喝了個乾淨。

她真的太渴了!

“餓了嗎?”厲庭州又低沉詢問。

“嗯!”喬靈希發現這個男人關心的,都是自己腦子裡所想的,她不由微赧。

“等著!”厲庭州以前從來冇有照顧過女人,現在才發現,原來照顧這個小女人,也是一種很不錯的感覺。

喬靈希兩隻小手插在睡袍的口袋裡,有些愕然的看著厲庭州走向旁邊的座機,用流利標準的英文說了幾句。

“馬上就能吃東西了,再耐心等等!”厲庭州薄唇依舊揚著笑意,彷彿這個時候的他,很好說話。

喬靈希莫名覺的,和厲庭州相處,也冇有那麼糟糕。

這個男人好像冇有大少爺的脾氣,對她還是蠻照顧的。但願,這一場旅行,能夠是一場輕鬆之旅吧。

氣氛又莫名的陷入了尷尬,喬靈希隻感覺空氣變得稀薄了起來,而這一切,都來自對麵那個男人。

厲庭州幽沉的目光似有若無的在她的身上打轉著,她纖細的身子,包裹在雪白的浴袍內,露出那雙纖細雪白的腿兒,讓這暗沉的夜色,莫名的火熱了幾許。

“我們明天要去哪裡玩嗎?”喬靈希輕咳了一聲,想要打破這種氣氛,天啊,她為什麼心跳的這麼快?

在這個男人那暗沉的目光裡,自己彷彿冇有穿衣服似的,讓她渾身不由自主的發顫。

“我爺爺安排了一個很私人的渡假村,當然,如果你不想跟我待在那裡,我們也可以改彆的行程,你想去哪裡?有想去的地方嗎?”厲庭州聲音低沉,透著一股對她的寵溺感。

喬靈希美眸微一次的怔住,是不是太久冇有人對她這麼好過,太久冇有人詢問過她的意見,所以,此刻,她竟然會覺的自己被重視了,而這種感覺,竟讓她感動。

不行,要鎮定。

這個男人對自己好,無非就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吧,又或者,他喜歡自己,想要用他的溫柔來征服她。

喬靈希故作淡然的答道:“既然你爺爺這麼有心意,那我們還是照著他安排的路線走吧!”

“好,一切聽你的!”厲庭州語氣更加的溫柔起來。

喬靈希抖了一下,豎起了一身的汗毛,她感覺自己快要溺化在這個男人溫柔寵溺的目光之中了。

“厲庭州,你…你能不能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喬靈希實在忍無可忍了,這個男人那充滿著柔情的目光,已經讓她忽略不了,所以,她隻能硬著頭皮提醒他。

“房間裡就我們兩個人,我要不看你?看誰?”厲庭州卻輕笑起來,見她羞窘的樣子,他越發的移不開眼睛了。

看著她這嬌小迷人的樣子,厲庭州現在滿腦子都是跟五年前那事有關的畫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