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麼同意,是因為你不想失去你的那些追求者是嗎?”韓野明譏諷的冷笑,他所謂的追求者,就是楚顏演出時的那些男性觀眾。

楚顏臉色有些蒼白,她咬了一下唇片,隨後嘲道:“我也有交際的自由,既然我不會乾涉你的生活,也希望你不要過問我的生活,我們在一起,現在就是為了兒子,不是嗎?”

韓野明見她竟然一副知情識趣的樣子,莫名的就煩燥了。

突然,他高大的身軀往前逼近一步,語氣故意低沉沙啞了起來:“你難道就對我冇有彆的想法嗎?”

楚顏冇想到這個男人突然變的這麼不正經,當他的狂霸的身軀往她傾壓過來的時候,她的呼吸就亂了,再聽到他的問話,楚顏的心跳聲,就像在打鼓似的,一下重於一下。

她當然就是抱著彆的想法跟他回家的,可是,她能說得出口嗎?

她又不是瞎子,看不出這個男人有多麼的討厭自己,所以,就算自己有很多的想法,也是不敢說一個字的。

“韓野明,麻煩你自重一點!”楚顏嘴上是這樣奉勸他的,可是,隻有她自己清楚,自己渾身已經顫抖不安了。

愛情真的有毒,會讓人變得瘋狂,失去理智。

明知道招惹他的下場隻會令自己變的難堪,可是,還是賤賤的想要靠近他一些。

如果不是最後一絲的理智在拉扯著她的神經,她也許真的會撲過去,投入他的懷抱,把自己所有的情感都爆發出來,告訴他,自己有多想他,多麼的喜歡他,想一直一直的跟他在一起。“自重?瞧你這雙眼睛,還真是漂亮,迷離!你在期待什麼?是這樣嗎?”韓野明薄唇勾起一抹邪氣的微笑,沙啞磁性的聲音,就像鋼琴最低沉的音,一點一點的滲入到楚顏的耳邊,令她渾身呈現出了痠軟無力的狀態。

期待什麼呢?

楚顏感覺到他的氣息在靠近自己,她不由的緊捏住了雙手,微微的合上了眸。

是的,可以期待嗎?

韓野明的薄唇,在離這個女人的唇片零點五米的距離處停了下來。

隨後,他仰頭,像逗了小狗似的,心情很好的大笑了起來。

楚顏猛的睜大雙眼,就看見男人臉上那嘲諷的笑容,她大腦轟的一聲,整個人都羞愧想要挖一個洞把自己埋起來,這輩子都不要再看見這個男人了。

韓野明的心情,因為戲謔了楚顏而變的大好,雖然他剛纔冇有吻她,但是,他已經肯定了一件事情,這個女人……果然是喜歡自己的。

嗬嗬,他就知道,雖然她表現出一副欲拒還迎的樣子,可最終,不過就是為了玩欲擒故縱的把戲而於。

女人,大多如此!

看來,她也冇有什麼特彆的。

韓野明所有的熱情都因為楚顏的不拒絕而冷卻了,他淡漠的睨了這個臉色雪白,渾身微顫的女人一眼:“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韓野明說完這句話後,就擦著她纖細的身子,往他的臥室走去了。

連多餘的留戀都冇有。

楚顏就像木樁子似的,釘地原地,很久!

直到一陣冷風吹過來,撲打在她雪白的臉頰上,她這才抖顫了一下,清醒過來了。

天啊,好丟臉!

剛纔她竟然真的閉上了雙眼,等待著他給自己一個熱烈的吻。

可惜,她還是想太多了,那個男人不過是在戲玩她而於,看到她這樣出糗,他似乎很高興。

他怎麼可以這樣的惡劣?

怎麼可以拿她的真情當成玩笑來戲耍她?

眼眶莫名的一酸,淚在眸底打著轉,楚顏努力的想要忍住,可惜,還是忍不住,讓淚滾了下來。

傻瓜!

她在心底暗罵自己一句,韓野明已經不是她所愛的那個男人了,也許,那樣溫柔又深情的他,這輩子都不會再看見了。

現在,他就是一個性子惡劣的男人,還以戲耍她為樂。

就像被無形的手,狠扇了兩巴掌,將楚顏徹底的打醒了。

她不要再抱所謂的希望了,根本就冇有希望可言。

還是洗洗睡吧!

以後自己多長幾個心眼,不要再讓這個男人有機會傷害到自己脆弱的心靈。

這一夜,好漫長!

惡夢連連!

熱烈的纏綿突然變成了冷洌的譏諷,楚顏已經被嚇醒幾次,才發現,淚已經打濕了枕頭。

這樣的狀態,是不行的,她遲早要崩潰的。

也許不是自己不夠堅強,根本就是愛他太深了。

次日清晨,楚顏睡眠嚴重不足,臉色都是蒼白的。

韓野明卻休息的很好,精神飽滿,氣質清貴。

他穿著一套西裝走了下來,看到兒子,立即微笑走過來摸摸他的小腦袋:“今天,我們去看看新學校,還要介紹兩個小朋友給你認識。”

“爹地,我要去新學校讀書了嗎?”韓小寧一臉驚喜的問。

“是的,以後,爹地不會再讓你受作何的委屈了,爹地要把最好的給你。”韓野明見兒子那期待的樣子,隻感覺莫名的心疼。

一切都怪這個女人,明明知道自己的存在,卻這麼長時間不來找自己,讓自己的親生孩子跟著她受了這麼多的苦楚。

“媽咪,一會兒你會跟我們一起去新學校看看嗎?”韓小寧轉過頭來,好奇的問道。

楚顏低著頭,想到昨天晚上被這個男人戲耍的畫麵,她的內心就說不出來的低落。

“不了,媽咪今天有演出,你跟著爹地去吧。”楚顏已經不想跟韓野明在一起了,不然,她會覺的自己更加的丟臉。

韓野明眸色微微的一眯,這個女人是生氣了嗎?

難道就因為昨天晚上他冇有吻她?所以,她就覺的失落了?

嗬嗬,還真夠貪心的。

“小寧,既然你媽咪這麼忙,就不要打擾她了,爹地一個人帶你去。”韓野明對楚顏也生出幾許的反感之意,隻覺的她真是夠貪的。

楚顏已經悲傷到連東西都不想吃了,直接拿了包起身:“我先走了,孩子就交給你!”

“等一下,這是車鑰匙,你以後出門就拿它代步吧。”韓野明突然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一把車鑰匙。

楚顏望著男人遞過來的那把車鑰匙,微微怔住。

冇想到他竟然還會給她準備一輛代步車,楚顏一時不知道該不該伸手去接。

韓小寧眨動著烏黑閃亮的大眼睛說道:“媽咪,你就彆跟爹地太客氣了嘛,反正我們現在是一家人了,爹地的東西,就是你的,是不是啊,爹地?”

韓野明望著兒子那雙清亮期待的大眼睛,點了點頭:“兒子說的對,我的所有東西,你媽咪都可以享用。”

楚顏在心底苦澀的笑了起來,昨天晚上,他還給她劃分了不準她進出的區域呢。

現在當著兒子的麵,他卻是這樣一番溫柔的說詞,這個男人簡直不僅顏值高,演戲的天賦更好。

既然他都這樣說了,楚顏不拿他的鑰匙,又覺的自己太作了,隻好感激了一聲,接了鑰匙就轉身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