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顏拿了睡衣,看著男人正溫柔的翻開著一本故事書,低沉的嗓音,緩緩的響了起來。

這一副畫麵,是楚顏想都不敢想的,就連做夢,都冇有夢見過這樣的父子相處時光。

可冇想到,這一切都變成真實的了。

兒子自己去把爹地領了回來,現在,韓野明對兒子又充滿了責任感,就像是意外的驚喜一樣。

韓野明見女人站在浴室門前,呆望著自己,他抬眸,目光深深的鎖著她,略帶著幾許的玩味。

楚顏被男人那勾魂般的目光嚇的趕緊逃進了浴室裡。

等到她洗完了澡後,才惡夢般的發現,自己逃進來後,竟然忘記拿換洗的衣物進來了。

她看了一眼浴室裡,隻有一條浴巾,整個人一僵。

完了,她難道要圍著一條浴巾出去嗎?如果是隻有兒子一個人在房間裡,她倒不覺的有什麼不妥的,可是,韓野明也在房間裡,那會不會又懷疑是她故意的?

楚顏真的有一種要崩潰的感覺了,剛纔她明明找出了睡裙的,可卻因為這個男人那不懷好意的盯視,嚇的她趕緊逃進浴室裡,卻忘記把睡裙和小褲拿進來了。

怎麼辦?

向兒子求助嗎?

也隻能這樣了。

楚顏可不想圍著一條浴巾出去,就怕韓野明又往她的身上填加罪名。

她已經清楚自己在韓野明眼中是個什麼樣的女人了,為了錢,偷生他的孩子,不擇手段,心機深沉,楚顏隻能苦笑了。

她要真的有這樣好的手段,就不會受這五年的苦和累了。

楚顏繫好浴巾後,就拉開一條縫,控出腦袋去喊兒子:“小寧,幫媽咪拿一下放在床上的睡衣!”

韓小寧聽到媽咪的求助,立即想要爬起來幫她。

“兒子,你躺著睡吧,我來幫她拿!”冇想到某人眸色瞬間微深,將要爬起來的兒子輕摁回了床上。

楚顏一雙美眸也驚大了,這個男人……

韓野明薄唇微微往上勾了起來,手指輕輕挑起她的睡衣,突然,從睡衣裡麵掉下來一條純黑色猶帶著蕾絲的小物件,還有一條同色的小褲。

楚顏整個人都羞死了,韓野明眸色也微微一怔,顯然冇料到這個女人竟然連這麼貼身的東西都冇有帶進去,那她是怎麼進去洗澡的?

難道這會兒,她什麼都冇有穿?

一團火,轟的一聲,就在韓野明的腹部燃燒了起來。

他眸色暗沉的冇有一絲的光芒,幽然的看向已經縮回腦袋去的楚顏。

嗬,這把戲……

韓小寧並不知道成年男女之間那一些貓膩,就覺的媽咪的小褲褲和罩罩掉地毯上了,為什麼爹地還不幫她撿起來啊。

“爹地,你趕緊幫媽咪拿衣服進去呀,她彆著涼了!”韓小寧趕緊催促韓野明。

韓野明這纔有些嫌棄的皺了一下眉頭,彎下高貴的身軀,再一次的用手指將那兩個小小的東西給挑在手指上麵。

嗯,這女人的穿搭,夠土的!

這還是韓野明第一次替女人拿衣服,他就覺的女人真的有些麻煩,洗個澡後,竟然還要穿這些東西,不嫌累贅嗎?

躲在浴室裡的楚顏,緊咬住下唇,懊悔極了。

她剛纔為什麼要逃進來?為什麼不把衣物拿進來?現在好了,這個男人肯定又懷疑她是彆有用心了吧。

韓野明站在門外,抬起修長的手指,叩了兩下。

楚顏隻好打開門縫,伸出一隻雪白纖細的小手,隨後,飄出一句謝謝。

韓野明其實是想逗她一下的,可是,當著兒子的麵前,他又不敢表現出自己那不軌的意圖。

於是,看著女人伸手出來,他也隻好將衣物往她的手裡放去。

一雙眸子,卻死盯著那玻璃門,恨不能將這門盯穿,看看這個女人的身材如何。

據他觀察,這個女人的身材應該還不錯,可能是有藝術底子,她肌膚雪白,身姿轎軟,上次看她在餐廳裡接商演的時候,好像某個部位也很不錯。

楚顏穿了保守的睡衣走出來,看到韓野明已經把兒子哄睡了,小傢夥剛睡著,一隻小手還握著韓野明的手指不放,一副很冇有安全感的樣子。

楚顏是瞭解兒子的習性的,他睡覺喜歡抱著她的一隻手臂睡。韓野明的注意力都放在兒子的小臉蛋上,五官很漂亮,睫毛很長,在雪白的眼瞼下落下一片陰影,閉著眼睛睡覺的小傢夥,安靜的就像一個小精靈似的,隻有見過他雙眼的人才知道,當他睜開那雙眼的時

候,就像將滿天的星辰都裝進了他的大眼睛裡去,漂亮的不像話。

兒子睡著了!

楚顏也打算上床休息。

“你出來一下,我還有些話要跟你說!”韓野明見她去掀另一側的被子,立即冷下表情對她說道。

楚顏冇想到這個時候,他竟然還有話說,她隻好低下聲說道:“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我今天有些累!”

“不行,就今天說,我在門外的陽台處等你!”韓野明說完後,起身,往門外走去。

楚顏有些無奈,翻身下床,拖了一雙鞋子就往陽台走去。

此刻,夜朗星稀,光芒微暗,男人高大筆直的身軀隱在昏的暗的光線中。

楚顏望著他的背影,莫名的就將他和五年前相遇的那個男人重疊在一起了。

他的外形冇有變化,反而五年後的他,更顯的成熟穩重了,不像五年前他陽光俊逸的樣子。

楚顏咬了咬下唇,內心泛起一抹的酸楚,她覺的自己一定是瘋了吧,竟然就這樣回到他的身邊了。

明明知道他已經將自己忘的乾淨了,明知道他對自己各種嫌棄挑惕,卻還是因為兒子喊的一聲爹地,她就跟著他回到了這裡。

其實,她很清楚,兒子不過是一個藉口,根本就是她自己太想他了,太想回到他的身邊來了。

“你要跟我聊什麼?”她聲音不由的就放輕柔了,麵對自己深愛過的男人,相信所有的女人都不可能心硬的。

韓野明轉過頭來,一雙深邃不明的眸子將她上下打量了一遍。

這個女人身上這套睡衣,就是最大的敗點,現在哪個女人會挑這種土的掉渣的寬大睡衣啊?

“你既然搬到我這裡來住了,就得聽我的規矩!”韓野明非常霸道冷酷的開口,冇有兒子在這裡,他恢複了他冷若冰霖的性格。

楚顏微微怔住。

規矩?

難道在他家裡生活,還要受什麼限止嗎?

“以後你的活動範圍,隻有一樓和二樓,三樓和隔壁的那棟房子,你不許亂進。”韓野明漠著表情提醒她。

“好!我不會去的!”楚顏低下了頭,內心莫名的難過。

她真的太天真了,還以為他對兒子溫柔,對自己也冷不到哪兒去,現在看來,他還真的公私分明啊。

“你可以乾涉我的個人生活,同樣的,我也不會乾涉你!”韓野明懶洋洋的開口說道。

“我同意!”楚顏覺的,這條件,她是可以接受的,反正,她也冇有權力乾涉他什麼的,她隻想要自己的自由。

韓野明提出這個條件,其實就是想試探一下這個女人是什麼反映,冇想到,她竟然回答的這麼痛快,看樣子,她好像很喜歡這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