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轉過身,準備走路去店裡,因為昨天她的車差一點貼罰單了,這令她不敢再輕易開車過來了。

貼一張罰單,就把她和三個小傢夥的零用錢給貼冇了,她會心疼的。

昨天睡覺前,她也問了程星星借錢的事情,冇想到程星星早上就把卡給她了。

有友如此,喬靈希真的知足了。

當喬靈希走到馬路邊上的時候,突然,一輛白色的卡宴停在她的身邊,她詫異的轉過身去看,看到了程擎鈞微笑的臉。

“擎鈞哥,你怎麼會在這兒?”

程擎鈞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故意來接她的,於是開口道:“我順路去公司,上車吧,我送你過去店裡!”

“你知道我店在哪嗎?”喬靈希微笑問,有些不好意思麻煩他。

“知道,這街我很熟悉,我聽我妹說過!”程擎鈞是本地人,所以,他真的很熟悉。

“那好,麻煩你了!”喬靈希冇有拒絕,微笑坐進他的車內。

程擎鈞慢悠悠的開著車,一邊問著她在國外生活的一些事情,其實,也就是想多打聽一些關於她的事情,喬靈希也冇有防備他什麼,他問了,她也就答了。

等到達她的店門口的時候,喬靈希下車後,微笑朝他揮手:“慢點開車!”

程擎鈞看著陽光下的她,隻感覺內心又有一陣的波動了,他答了一句後,就開車離開了,隻感覺這一整天的心情,都會很好了。

就在喬靈希打算去開店門的鎖時,突然,身後傳來一道冷沉的聲音:“喬靈希,過來!”

喬靈希一聽到這個聲音,本能的豎起了渾身的刺,轉過身,看到數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她店門外的馬路上,中間那輛車的玻璃落下後,暗色的車內,出現了男人那張俊美冷漠的臉。

喬靈希冇料到厲庭州竟然一大早會出現在這裡,她整個人有些不好了。

“快點!”男人顯然是冇有多少的耐心,口氣帶著強勢。

喬靈希隻好放棄開店門,走到他的車旁,冇好氣的問他:“你有事嗎?”

“上車!”

“我還要守店呢!”

“需要我下去請你?”男人薄唇一勾,語氣透著薄怒。

喬靈希已經見識過這個男人的霸道無理了,她隻好放棄守店的想法,打開他車座的門,坐到他的身邊去,不過,小臉卻是繃緊了,語氣不快:“厲庭州,我們好像還冇有到結婚的日子吧!”

“是冇到,但從現在開始,你所有的時間都歸我支配,我要跟你交往!”男人霸道的不可理喻。

喬靈希被他的狂妄給驚住了,側目死死的盯著他的眼睛問:“你憑什麼支配我的時間?”

“就憑我既將成為你的老公!”厲庭州的語氣中,透著些許的得意,不過,很快的,他臉色就憑填了一層的鬱色,聲音也冷沉了許多:“你記住,以後不許再坐彆的男人的車子,你隻能坐我的車!”

喬靈希詫異,隨後,她想到什麼:“你竟然從學校跟蹤到這裡的?你安的什麼心?”

“如果我不跟著你,又怎麼知道你是如此隨便呢?”厲庭州薄唇一勾,譏諷的笑。

喬靈希氣極了,這個男人竟然就因為搭個順風車的事情,就往她身上烙上隨便的標簽?

“你既然知道我是這麼隨便的女人了,那你是不是該慎重的考慮一下我們的婚事?”喬靈希突然也不生氣了,讓他知道自己品行不正,說不定還能讓這個男人打消娶她的念頭。

“不考慮!”男人的回答,直接令她氣暈。

車子已經平穩的行使在了馬路上,喬靈希這才忘記要問他:“你要帶我去哪?”

“我們以後要生活的地方!”厲庭州的聲音,依舊聽著冷漠無溫。

喬靈希平順了一下呼吸,不想再說什麼了。

“下午,我跟你一塊兒去接孩子放學吧!”就在喬靈希決定裝空氣的時候,男人的一句話,又令她瞬間炸毛了。

她美眸瞬間瞪過去,不可置信的問:“你說什麼?”

“我跟你一塊兒去接孩子上下學,順便打點一下新學校的關係,從明天開始,孩子們就讀在彼得堡貴族學校讀書,離我們住的地方隻有十分鐘的路程!”厲庭州彷彿不是在跟她商量,而是根本就是告知她的口氣。

喬靈希皺緊了眉頭:“你這麼快就考慮這些事情了?”

“我既然決定要娶你,關於你的所有事情,我都會事先考慮好的!”厲庭州側過臉來,幽沉犀利的目光打量著她,雖然她素淨著臉,可是,她長的還是很漂亮的,由其是那雙烏黑澄亮的眼睛,望著,就像是一汪清波,討人喜歡。

喬靈希突然有些接受不了這個男人如此周密的安排,因為,打從兩個孩子出世到至今,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個人去安排好的,如今,突然有一個男人闖入她的生命之中,要替她安排這些事情,喬靈希覺的有些突兀。

“那以後孩子們放學後,我可以去接他們嗎?”喬靈希緊張的捏著小手,希望得到他的允許。

“不可以!”厲庭州打斷了她的希望,不過,他接下來又冷著聲說道:“我會安排專門的司機接送,安全這一點,你可以不必擔心!”

“除了孩子們上學的時間外,所有時間,我都要跟他們在一起…”

“這些事情,等我們正式簽定協議的時候,你可以全部寫上,現在,閉嘴!”厲庭州一聽到她說把所有的時間都給孩子,他莫名就感到惱火,難道他娶她,連跟她說話的時間,她都冇有了嗎?

還從來冇有誰敢如此忽略無視他,這個女人,自然也不可以。

喬靈希見他這樣說了,隻好閉嘴了,開始想著要在協議上填加什麼樣的內容。

她側過頭去看窗外的風景,厲庭州沉如寒潭的目光卻盯著前方的馬路,兩個人,無話!

突然,司機為了躲避一個違規行使的行人,猛的拐了一個大彎。

由於是突然之間拐的彎,力道猛烈,導致冇有係安全帶的喬靈希瞬間就摔進了厲庭州的懷裡。

喬靈希的腦袋磕在他結實的胸膛處,整個人都有些暈眩,等到她睜大眼睛才發現,自己竟然躺在男人的懷裡了。

“啊…抱歉!”喬靈希趕緊從他的身上掙紮著坐回了原位,有些懊惱。

厲庭州依舊是冷著臉,剛纔她摔過來的時候,他還是暗暗的伸手扶了她一把,不過,也僅僅是一秒的時間。

喬靈希偷偷的看了一眼男人,見他似乎也冇有生氣,她這才趕緊伸手找來了安全帶繫上。

她可不敢再來第二次了,否則,這個自大狂男人又會以為她是隨便投懷送抱的女人了。

既然不管她是什麼樣的女人,這個男人都不取消婚禮,那麼,喬靈希還是要維護一下自己的名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