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厲家的兩姐妹,非常快速的走了過來,在兩個人要吻上的時候,把他們好奇的大眼睛給蒙上了。

“不要啦…我要看嘛!”喬甜甜立即伸手要把蒙在她眼睛上麵的手指給扳開。

當手指被拿開後,她的爹地已經吻完了她的媽咪,小傢夥很不開心的嘟起了小嘴巴。

寶寶有小情緒了。

喬陽陽的小臉蛋卻很平常,因為,他並不好奇爹地和媽咪的任何羞羞舉止。

喬靈希緊繃的心絃總算是鬆了下來,因為,厲庭州隻是蜻蜓點水般的吻了她一下就放開了她。

接下來的儀式,是向兩家的父母敬酒。

敬完了酒後,厲庭州就讓喬靈希坐到了位置上,宴會正式拉開了序幕。

現場的單身女性,一個個都非常羨慕嫉妒的望著安靜坐在位置上的喬靈希。

她已經換了一套敬酒服,紅色的長禮服上麵繡滿了鳳凰和祥雲,看著非常的貴氣。

她身上隨便佩帶的一件手飾,都能讓人嫉妒到眼紅。

而喬靈希自己卻並不知道,厲庭州給她準備的每一樣東西,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

今天除了新郎厲庭州備受關注之外,他身邊站著的兩名伴郎,也同樣受到女性的狂熱目光。

池楚暮和韓野明也俊美不凡,氣質出眾,更重要的是,他們目前還是單身狀態。

厲庭州已經結婚了,打擊了多少顆少女心,但池楚暮和韓野明卻還有機會,所以,在場的女性都朝二人猛拋媚眼。

可惜,在池楚暮的眼中,早就有了一抹漂亮迷人的身影,那就是厲愛媛。

厲愛媛抱著喬陽陽坐在位置上,池楚暮一雙幽眸瞬間眯了起來,那個礙眼的小傢夥到底是哪位?怎麼可以享受這樣的榮幸。

池楚暮還並不知道喬陽陽的身份,因為,除了孫靳澈之外,池楚暮和韓野明都不知道喬靈希有兩個孩子,所以,池楚暮纔會嫉妒那個小東西。

“庭州,小媛懷裡抱著的是誰的孩子?你上哪兒找了一個跟你長的這麼相似的小花童?”池楚暮還是忍不住好奇,當然,更多的是醋酸味。

厲庭州這纔想起來,自己竟然忘記給兩位好友介紹一下自己的寶貝孩子了。

“他就是我的兒子啊,你難道還冇看出來嗎?”厲庭州薄唇略有些得意的上揚。

“什麼?你開什麼玩笑?你的兒子?你什麼時候有兒子了?我們怎麼不知道啊。”池楚暮一聽,表情瞬間驚詫到了極點,就連旁邊的韓野明,表情也十分的訝異。

厲庭州神秘的笑了起來:“現在不方便聊這件事情,一會兒散了宴席,我再好好解釋給你們聽!”

“我的天,真的是你兒子?那個小女孩呢?彆告訴我,她是你的女兒?”池楚暮震驚之極的說道。

“是啊,她就是我女兒,漂亮嗎?”厲庭州目光溫柔的望著自己那個可愛的小吃貨。

池楚暮和韓野明交換了一個吃驚的眼神:“我們跟他絕交吧,瞞了我們這麼大的秘密!”

韓野明卻淡淡道:“抱歉,我想法跟你不一樣,我以後還要向庭州請教一下育兒心得呢。”

池楚暮直接被氣到吐血的節奏,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突然之間,所有人都是孩子他爸了?

厲庭州俊美的臉色微微一怔,目光詫異的看向韓野明:“育兒心得?你有兒子了?”

韓野明薄唇輕輕一勾,笑的心滿意足:“是的,我前不久才知道,有個女人給我生了一個兒子。”

厲庭州一臉驚訝,隨後,他笑起來:“有這麼巧的事情,你兒子多大了!”

“跟你兒子差不多吧!”韓野明看著喬陽陽,突然之間,非常想見自己的兒子了。

某人直接被忽略,池楚暮臉色閃動著濃濃的不悅:“喂,我說你們可不可以不要當著我的麵聊孩子的事情?”

“不能!”兩個人轉過頭看他一眼,很直接的回答了一句。接下來,厲庭州又和韓野明聊起了孩子的撫養問題,池楚暮感覺自己真的要被這兩個人徹底的忽略了。

接下來的敬酒環節,喬靈希就冇有再參與了,她吃了點東西後就回化間室休息了。

兩個小傢夥也跟著她一塊兒進來,兩張小臉都紅通通的,參加爹地媽咪的婚禮,讓他們感覺非常的開心。

郭紅在婚禮現場也看到了不少之前她的債主,以前那些人因為她欠錢不還,經常性的會對她惡言惡語,可此刻,在自己女兒的婚禮上,郭紅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那些曾經瞧不起她的人,追過她債務的人,一個個都端著酒杯過來跟她打招呼。

郭紅揚著下巴,一臉不悅的看著那些人,還真是勢利啊。

她落難的時候,都跑過來踩她兩腳,現在看到她女兒嫁進了厲家,成為了厲家少奶奶,就又跑過來巴結了,郭紅可不想給他們好臉色看。

但是,被人高捧的感覺真的太好了,這讓郭紅還是感到非常的痛快的。

“媽,這杯酒,我敬你!”就在郭紅接受那些人的諂媚的時候,厲庭州趁機走了過來,從旁邊端了一杯紅酒,遞給了郭紅,一開口,立即就讓郭紅眉開眼笑了起來。

“厲少…哦,不,庭州,靈希能夠嫁給你,真是她的福氣,我真的很高興,也很滿意。”郭紅見厲庭州竟然如此的敬重自己,她還是非常感動的,也打心裡生出了一絲的虛榮感。

厲庭州溫和一笑:“隻要媽不嫌棄我這個女婿,以後有什麼事情,就隻管來找我,我一定義不容辭。”

厲庭州很腹黑的開始討好郭紅了,他知道,想要讓喬靈希對自己改變態度,就必須做一些事情讓她感動,而郭紅也算是他的一個突破口。

為了那個女人,厲庭州已經改變了很多。

周圍所有人都很羨慕的望著郭紅,當聽到厲庭州已經改口叫她媽媽了,可見這一層關係有多親近。往後,誰又還敢不給郭紅麵子呢?

喝了厲庭州敬的酒,郭紅激動的臉色都泛起了紅暈,許久冇有這種高人一等的感覺了,可就在剛纔,厲庭州改口叫她一聲媽的時候,那夕日的榮光,又彷彿回來了。

喬靈希伸手揉著自己有些痠痛的小腿,她許久都冇有穿高跟鞋的緣故,這一次穿著走了這麼久的路,讓她的小腿都感覺到痠疼不己。

程星星在給她端來一杯水,笑眯眯的說道:“靈希,你有冇有發現,當你和厲庭州交換鑽戒的時候,有多少的女人在眼紅你,我可都看的一清二楚,幾乎所有女人都嫉忌你了。”

“你冇事看這個乾什麼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場婚禮,隻不過是配合厲庭州演戲給他爺爺看的。”喬靈希剛纔坐在大廳吃飯的時候,厲愛夢把厲老爺子錄下的視頻祝福給她看了。

老爺子看到她穿著婚紗嫁給厲庭州,非常的感動,也真心的祝福他們愛情美滿,一直幸福。

程星星輕歎了一口氣:“我就是因為知道原因,所以冇辦法真心替你開心啊,

隔壁客廳裡,兩個小傢夥正在吃著水果,並冇有聽到喬靈希和程星星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