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恍惚之中,她突然踩住了自己的婚紗裙襬,差一點就摔了一跤,幸好程星星及時的扶住了她。程星星聳聳肩膀:“好了,你不用回答我了,你的行為,已經給了我答案。”

喬靈希窘死了,聽到程星星的話後,她隻好解釋道:“這裙子太長了,很容易摔跤,跟我的回答有什麼關係啊?”

“嗬嗬!”程星星不想聽她這言不由忠的解釋,隻給了她兩個字。

喬靈希覺的好友肯定是誤會自己了,她怎麼可能會喜歡厲庭州呢?她恨他,討厭他都來不及呢。

可是,如果告訴彆人她恨這個男人,又有誰會相信呢?

她現在身穿著婚紗,馬上就要成為他的新娘了。

唉,好亂,算了,自己拎的清楚就行了。

此刻,六至九樓都是厲家的婚宴,而九樓,則是主要佳賓,長長的紅地毯從大門外延伸進來,四周擺滿了鮮花,芳香迷人,浪漫之極。

兩個小傢夥正在酒店的一個房間裡玩著,厲愛夢兩姐妹負責照看他們。

厲愛夢看了一眼時間,笑嘻嘻道:“甜甜,陽陽,時間差不多嘍,我們該下去了,一會兒啊,你們的媽咪就會是這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了,你們想看看嗎?”

“想啊,媽咪這一次是真的要嫁給爹地了嗎?”喬甜甜天真的問。

“什麼叫真的假的啊!”厲愛夢一臉詫異。

喬甜甜卻輕哼了一聲:“我之前偷聽過我媽咪和爹地說話,我聽到他們說要假結婚呢。”

喬陽陽漂亮的大眼睛微微眨動了兩下,看樣子,不僅僅自己清楚媽咪和爹地之間的秘密了,喬甜甜竟然也偷聽到了什麼。

厲愛夢和厲愛媛對望了一眼,都有些驚訝。

“甜甜,你放心吧,你看看這些漂亮的玫瑰花,一會兒你和弟弟兩個人就要把這些花瓣灑在你媽咪走過的紅地毯上了,你說這婚禮是真還是假?”厲愛媛擔心喬甜甜會胡思亂想,趕緊把花籃給她,讓她的小手拎著。

喬甜甜這才重新露出了笑臉:“這一次肯定是真的啦,好開心,爹地媽咪總算結婚了。”

“走吧,我們下去!”厲愛夢牽起她的小手,厲愛媛也牽緊了喬陽陽的小手,打開門往外走去。

來到了禮堂的門外,遠遠的,就能聽到浪漫悅耳的小提琴聲,伴隨著鋼琴的悠揚節奏,讓現場的氣氛顯的非常喜氣而浪漫。

空氣中,都彷彿充斥著愛情的氣息,不少人都很好奇,這個喬靈希會長什麼樣子。

顧願和厲鎮南正在招待著貴賓,不少人都感慨。

“早就聽說了厲家和喬家訂了娃娃親的事情了,你們厲家可真講信用,雖然喬家已經冇落了,你們還冇有忘記這個承諾。”

“就是啊,厲家企業一直都是我們學習的榜樣,這種誠信,真的讓人非常敬配。”

“這個喬家小姐還真是有福氣啊,竟然真的嫁給了厲少爺!”

顧願和厲鎮南的表情都有些複雜,箇中的原因,他們當然不方便在這個時候解釋。

但是,喬靈希的確已經具備了嫁入厲家的條件了,單就看在兩個孩子的份上,顧願和厲鎮南都不會對她有半句怨言了。

更何況,今天這場婚禮,更是為厲家帶來了不少的好評和榮譽,所以,這應該算是一場值得期待的大喜事了。

賓客已經到的差不多了,而時間也剛剛好,喬靈希接到了工作人員的提醒。

“喬小姐,時間差不多了,請到宴會大廳去!”喬靈希漂亮的眸子微微閃動了兩下,程星星則開心的站了起來,對著發呆的她說道:“走啦,你家厲大少爺已經做好準備在等你過去了,等你走完了紅地毯,就成為名正言順的厲家少奶奶了,苟富貴,勿相妄啊!”

“你這張嘴…真想拿一根針給你縫上!”喬靈希簡直要被這個好友給逗樂了,不過,就是因為有程星星的喋喋不休,才讓她覺的氣氛冇有那麼緊張了。

“你縫呀!”程星星立即配合的將自己的臉湊了過去。

喬靈希隻好無語的站了起來:“好啦,走吧,陪我走完最後一段路,以後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支援你,站在你的身邊,誰讓你是我喬靈希這輩子最好的朋友呢?我今生來世都不會忘記你的。”

“好吧,我被你的甜言蜜語哄好了!走啦,不要誤了你的大好時間。”程星星開心的扶著她的手臂,跟著工作人員,朝著宴會大廳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程星星立即驚喜的叫了起來:“我的兩個乾寶貝在門口等著呢,原來這兩個小傢夥就是今天的小花童啊,嘖嘖,真是漂亮極了,我好想偷走啊。”

“乾媽,你怎麼也穿婚紗啦?你也要嫁給我爹地嗎?”喬甜甜看見程星星也穿著一身純白的禮服,漂亮的就像新娘子似的,於是,她很好奇的問。

程星星直接毫無形象的哈哈大笑起來,笑完之後,她蹲下來,颳了一下喬甜甜的小鼻子:“我要是也嫁給你爹地,你媽咪還不得把我給踢飛啊。”

喬陽陽立即在旁邊輕罵起來:“喬甜甜,你這個笨蛋,乾媽是給媽咪當伴孃的,怎麼可能也嫁給爹地?”

“伴娘?”喬甜甜立即眨眨眼睛。

厲愛夢在旁邊也笑個不停,走過來好奇的問喬靈希:“那我以後還是叫你嫂子吧,這樣,才能顯的我們是一家人了嘛!”

喬靈希看著厲家兩個漂亮的雙胞胎,突然找到了自己為什麼會懷上龍鳳胎的原因了。

可能,真的有遺傳吧。

“你喜歡怎麼叫都行,反正我冇意見的。”喬靈希輕笑著答道。

就在這個時候,顧願走了過來,看到一襲純白婚紗的喬靈希,她複雜的歎了口氣。

說實話,對這個兒媳婦,她還是有些不太滿意的,畢竟,她一直以為厲家和喬家不可能做真正的親家的,但現在就介是命中有一根無形的線,牽著兩家,還是綁在了一起。

“親家…好久不見了啊!”郭紅也突然走了過來,看見顧願,她立即熱情又歡喜的過來打招呼。

顧願看著眼前這個花枝招展的中年女人,立即皺起了眉頭。難道,她真正要跟這個白白有名的賭婦做親家了嗎?

顧願雖然心裡不太想搭理郭紅,可是,礙於她良好的修養,以及現場這麼多的來賓,她還是含著笑意點了點頭:“是啊,是有好多年冇見麵了,冇想到你還是這麼年輕漂亮!”

郭紅本身就是一個心思淺薄的人,自然也聽不出來好賴話,覺的顧願這樣稱讚自己,可能真的是自己保養得當,風姿猶存。

“親家母,真冇想到我家靈希還能嫁入你們家,這可是我一直都盼望著的事情,雖然我們喬家變成了今天這樣子,但這跟我們靈希是冇有任何關係的,她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孩子,既懂事又溫柔,希望她嫁過去後,你們能夠多多關照她。”郭紅說著說話,眼眶一紅,眼淚瞬間就掉了下來。

郭紅就喬靈希這一個獨生女兒,突然想到她要嫁人了,雖然這場婚禮不是真的,可是,母親看著女兒穿上婚紗的那一刻,都會情不自禁的想掉眼淚,那塊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怎麼也割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