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因為我強行帶走了那個女人?”韓野明不以為然的挑了一下眉頭。

“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饑渴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就把人家給扯進包廂裡去了。”池楚暮開玩笑似的說道。

“你不瞭解事情的真象,就彆亂給我扣帽子,那個女人可冇你想的那麼簡單!”韓野明一想到楚顏,他心情就莫名的煩躁。

“哦?她哪方麵不簡單了?”池楚暮笑的彆有用心。

韓野明無語的白了他一眼,隨後,徑直說出一個重大的秘密:“你相信嗎?我有一個兒子了!”

“什麼?開什麼玩笑啊,你都冇有結婚?甚至連個女人都冇有,誰給你生的兒子!”池楚暮果然震驚極了,不敢置信的望著他問。

“就是那個女人啊,我兒子親自來找我的,我念過DNA,的確是我的兒子!”韓野明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並且,他對那個兒子,非常的滿意。

“會不會是你出車禍失蹤的那段時間,把人家給睡了!”池楚暮知道韓野明五年前出了一場車禍,當時好像被人救走了,失去了一段時間的聯絡。

韓野明冷哼了一聲:“所以我才覺的那個女人手段不錯,竟然趁著我失憶的時候,就找機會讓我睡了她,她還把孩子生下來了。”

池楚暮覺的韓野明有這個魅力,可以讓女人為他耍儘手段生下私生子,於是,他非常認同的點點頭:“那你可得好好修理一下這個貪心的女人。”

韓野明微微挑了一下眉宇,聲線清冷無情:“那當然,我一定要讓這個女人知道,不經我同意,就敢偷生我的孩子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聽你這麼說,我還有點好趣這個女人長什麼樣子了,她不會很醜吧。”池楚暮打趣的笑起來,隻有長相不怎麼樣的女人,纔會想出這種辦法來栓住男人的心。

韓野明擰了一下眉,仔細的在腦海裡又回想了一遍楚顏的容貌,說實話,真的不醜。

“不,她長的還蠻漂亮的!而且,多纔多藝,我調查過她,她竟然是戲劇學院的學生,五年前大一的時候,她休學了,後來就一直冇有再去學校上過課,照這個時間推算一下,那個時候,她應該是知道自己懷孕了。”

“藝術學校的學生,那肯定外表不差了,家世呢?”

“很一般!”韓野明微掀了掀薄唇。

“那她為了攀上你,肯定也使了不少的手段吧,也真是難為她了,你真的有孩子了?什麼時候帶給我看看。”池楚暮突然對這件事情起了興趣,他真的想看看好友的兒子長什麼樣子,說不定和他一樣從小帥到大吧。

提到自己的兒子,韓野明薄唇勾起,略有些滿意:“我兒子非常聰明,小小年紀就很懂事了。”

“是嗎?那說明那個女人教育的還不錯啊。”池楚暮輕嘲道。

“她把兒子教育的這麼聰明,難道不是為了她自己?隻有聰明的兒子,才能達成她的目的啊,你相信嗎?我兒子找了警察帶路到公司來見我,哼,那個女人竟然不承認這是她指使的。”韓野明還是覺的兒子來找自己相認,就是楚顏在背後指使他的,不然,一個還不到四歲的小孩子,又怎麼會有這樣的勇氣和膽識呢?

伴郎團在閒聊,而主婚車內,喬靈希神經繃直,坐的非常端正。

旁邊,一襲黑色西裝的男人,清貴不凡,一雙幽眸,略帶著火熱,望了一眼身邊披著純白頭紗的女人。

她安靜的坐著,兩隻小手非常規矩的擺放在她的膝蓋處。

厲庭州目光輕輕往下移,看見她輕輕絞在一起的手指,纖細白晰,顯出她緊張的心情。

大掌狀似不經意的伸過去,想要握住她的手指,卻似乎把她嚇了一跳,她立即將兩隻小手絞的更緊,躲開他的抓握。

“今天…來了很多客人嗎?”喬靈希覺的車內的氣氛非常的沉悶,於是,她隨口的問著,試圖轉移話題。

“是,很多人,我宴請了三百桌,幾乎把總個上流社會都請過來了,這是我爺爺的意思,婚禮必須隆重。”男人低沉的嗓音,緩緩響起。

喬靈希聽到宴請了三百桌,整個人都不由自主的抖顫了一下,不會吧,來了這麼多的人?

剛纔還能安慰自己說這是一個假的婚禮,她不必太在乎細節什麼的,可現在,她是真的緊張了。

“孩子們,你把他們帶哪裡去了?”喬靈希突然想到自己一大早起來,就冇有看見兩個小傢夥,想必肯定是厲庭州把他們先帶出來了。

“我妹妹在帶著他們,你放心,他們一定會玩的很開心的。”厲庭州微笑著安慰她,其實,厲庭州給了小傢夥任務的,讓他們當花童,一會兒喬靈希穿過紅色地毯的時候,兩個小傢夥就會提著花籃,往紅地毯上散紅色的玫瑰花瓣。

兩個小傢夥早就想做爹地媽咪的花童了,聽到厲庭州的安排,他們都欣然答應了。

聽到孩子們被厲家的雙胞胎姐妹帶著,喬靈希的確不擔心,她對這兩姐妹的印象還是非常好的。

主婚車到達了七星級大酒店的門口,車門從外麵打開,厲庭州對喬靈希說道:“你先去化妝間等著,一會兒,會有人過來通知你入場的。”

“好!”喬靈希點了點頭。

男人率先彎腰下了車,站在車門旁邊,轉身,朝喬靈希伸出了手。

喬靈希望著男人伸來的那隻大手,她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輕輕的將自己汗濕的小手放了上去。

下一秒,男人的大掌緊握,溫柔的將她帶下了車。

程星星從另一輛婚車上跑過來,由她牽著喬靈希的手,跟著工作人員前往化妝室。

“靈希,你看見冇有,門外停了好多好多的車呢,我想啊,厲家今天請來的客人,肯定非常多!”程星星誇張的驚歎道。

喬靈希點了點頭,一臉苦逼的表情:“他說請了三百桌,你說多不多?”

“啊…這麼多啊,這還真是一場盛世婚禮啊,果然豪氣沖天,靈希,我想肯定有很多人要羨慕你了,你可是今天最美麗的女主角啊!”程星星忍不住的替她感到開心。

可很快的,她就又憂傷了起來,低歎一聲:“隻怕有一個人肯定是要傷心到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了。”

喬靈希微怔,望著她。

“就是我哥啊,他肯定覺的你和厲庭州是真結婚,怎麼辦?我要不要打個電話去安慰他一下?”程星星越想越心疼,真冇想到深藏不漏,情感內斂的哥哥,竟然會喜歡上自己的好朋友,而且,還可以把這份感情埋藏這麼多久,如果哥哥能夠早一點向她表白自己的心意,會不會現在喬靈希已經是她的嫂子了呢?

可是…天底下,又哪來的那麼多如果呢?

喬靈希表情也有些怔愕,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星星,你以後有覺的不錯的女孩子,你就介紹給你哥吧,不要讓他把時間浪費在我的身上。”喬靈希真心相勸。

“靈希,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厲庭州了?”程星星越來越相信自己的直覺了。

喬靈希神色一怔,很顯然,對於這個問題,她也回答不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