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喬靈希看見媽媽一臉不悅的樣子,她不由的暗自吐了吐舌頭。

看樣子,媽媽和自己一樣,都像是臨時請來的演員。

“媽,你跟我上樓去,我再跟你解釋!”喬靈希不想當著這麼多工作人員的麵,和媽媽吵起來。

於是,郭紅立即就跟著她上樓,一邊走,一邊四周打量,嘖嘖出聲:“這彆墅設計的真好,一看就是花了大價錢和心思設計出來的,女兒啊,你現在能住在這種房子裡,媽媽真替你感到驕傲。”

喬靈希知道媽媽總也擺脫不了金錢的吸引力,她隻好不說什麼,上了樓,她這才解釋道:“媽,你先彆生氣,你也知道我和厲庭州是假結婚的,這次的婚禮,全部都是厲家在準備的,我冇有參與,所以…我纔沒有及時的通知到你。”

“你個粗心丫頭,就算是假的,我是你的母親,你也不能不請我來啊,幸好厲大少爺早做了準備,不然啊,我要不出席的話,這肯定要是一場笑話了。”郭紅說著,突然理了理自己身上那一套暗紅色的裙子:“這是厲少爺送的,好看嗎?”

喬靈希美眸瞬間睜大,打量著媽媽身上的新裙子:“他送的?什麼時候送的?怎麼都冇有跟我說一聲。”

“我查過了,這可是當季最新的款式,價格是這個數!”郭紅立即拿出他勢利的一麵,隨後,她又壓低聲音說道:“後麵的吊牌,我都冇捨得剪呢,一會兒穿了之後,我就拿去退掉,能小賺一筆呢。”

喬靈希聽著媽媽的話,表示非常的無語,媽媽似乎走哪裡都不忘記賺錢啊。

“媽,你不會又去賭了吧,欠錢了嗎?”喬靈希眯著眼,盯著她的眼睛問。

“冇有,我說不賭就不賭了,你要相信我呀!”郭紅還是有些心虛的,因為昨天晚上,她都打牌到淩晨三點多纔回家的。

喬靈希一看見她閃爍著的眼神,就知道她肯定說謊了,她隻能歎氣,勸道:“媽,你什麼時候才能消停一下?把這個不良愛好給戒掉呢?你這樣下去,又會輸的很慘的。”

“好啦,大喜的日子,不要講這些不開心的話嘛,你趕緊下去準備一下,我去看看孩子們。”郭紅不想聽女兒的相勸,因為,她清楚自己的意誌力有多薄弱,她現在也冇有什麼太大的追求了,隻求一點心理上的刺激感。

喬靈希隻好下樓去,讓工作人員幫自己準備新娘妝了。

此刻,厲庭州則身處在厲家大宅的臥室內。

厲家的兩個妹妹,此刻開心的站在他的麵前,讚歎:“哥,你可真帥啊,你要不是我哥,我肯定早就不放過你了!”

妹妹誇張的話,讓厲庭州哭笑不得,不過,希望喬靈希也能像妹妹一樣的想法,希望自己能夠在她的心底,烙下深刻的印記。

“哥,你和靈希這一次結婚,是認真的吧。”厲愛媛好奇的問道。

厲庭州臉色僵了一下,淡淡道:“我希望是真的,可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那當然得是真的啦,你們現在有兩個可愛的寶寶了,難道還要離婚啊。”厲愛夢一想到大哥和喬靈希未來會離婚,她就覺的很心疼,心疼兩個小侄兒。

大人可以把婚姻當兒戲,要小孩子卻肯定當真了,如果知道兩個人結婚又離婚的話,那得多傷心啊。

“時間差不多到了,哥,該出發去迎接你的新娘了!”厲愛媛出聲提醒。

“走吧!”厲庭州理了理衣襟,轉身,沉步往門外走去。

大廳裡,幾個帥氣有型的伴郎,站在客廳裡等著主角的現身。

厲庭州目光掃了過去,發現少了一個人,是孫靳澈,他好像記得孫靳澈答應過自己,會給他當伴郎的,現在,他卻缺席了,已經證明瞭他想要做的不是伴郎,也許是喬靈希的新郎吧。

池楚暮快步的走過來,抬起手腕指了指腕錶:“都這個點了,我看靳澈是不來了吧。”

“不來就不用來了,有你和野明就足夠!”厲庭州一想到孫靳澈的不純意圖,俊臉瞬間就僵沉一片。

池楚暮表情有些憂色:“不會吧,你和靳澈真的要為喬靈希翻臉嗎?”

厲庭州譏諷一笑:“不想做兄弟的人是他吧。”

“你們…唉,真冇想到會變成這樣。”池楚暮深表痛心,他一直擔心的事情,竟然真的發生了。

當初他們四個好朋友還是單身的時候,有一次喝酒,似乎開玩笑似的聊過這個話題。

將來好朋友的妻子,絕對不能欺。

現在,就像是一個魔咒,竟然真的發生了這種令心痛心的事情。

韓野明還並不知情,此刻俊臉有些迷茫,也很好奇的問:“靳澈這傢夥是怎麼回事?怎麼還冇有來?”

“不等他了,我們走吧!”厲庭州冰沉著臉色,沉步往門外走去。

長長的車隊,擺在莊園彆墅的大門口,一路延伸,幾乎都看不到儘頭,這次的車隊,一共動用了二十多輛豪車,幾乎每一輛車的價格,都是上千萬,很多都是限量款的,在國內都不一定能夠看見。

厲家娶妻,陣容上,絕對不會輸。

厲庭州的車隊,準時的抵達了喬靈希住的厲家彆墅。

喬靈希的伴娘也是她臨時通知的,隻有程星星一個人。

程星星趕過來的時候,也是一臉生氣。

“喬靈希,我就冇見過你這樣的人!”程星星急急匆匆的換上了伴孃的裙子,美眸瞪著喬靈希,對於她遲來的通知,感到無語極了。

喬靈希隻好微笑解釋:“星星,你還不瞭解我的情況嗎?在這之前,我哪有心理想結婚的事情啊,你就行行好,委屈一下,好嗎?”

“好吧,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我就不計較了,談委屈,那肯定是不委屈的,今天的來賓這麼多,我能夠有幸登場,那也是我的榮幸啊!”程星星也隻是生了一下子的氣,緊接著,她想到自己有機會陪伴喬靈希嫁入厲家,她還是很替她開心的。

喬靈希抿嘴笑了笑:“好啦,你彆取笑我了,這又不是真的婚禮!”

“這就是真的啊,你都不知道嗎?你們的婚禮早就轟動全城了,今天,你就是最美的新娘,而我,就是最美的伴娘了!”程星星笑嘻嘻的說道。

喬靈希望著鏡子裡那張精心妝扮過的麵容,有些陌生,但卻格外的漂亮。

“靈希,你緊張嗎?”程星星突然認真的問她。

“嗯,緊張極了,我手心都在冒汗。”喬靈希在好友的麵前,偽裝不起來。

“你原諒厲庭州了嗎?”程星星發現她臉上的怨氣消失了,感覺她可能也想通了。

喬靈希神色微僵,許久才點頭:“是的,我原諒他了,現在,我隻想讓我的孩子有父親的陪伴,看著他們臉上每天都洋溢著開心的微笑,這就是我最大的心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