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肅的氣氛,瞬間被男人的這句話給化解掉了,喬靈希禁不住的低頭噗哧一聲笑起來:“你是靠臉吃飯的嗎?”

厲庭州臉色也暗含著欣喜,淡淡的聳了一下肩膀:“我隻是不想嚇到孩子們!”

看見她竟然被自己的話逗笑了,厲庭州就知道這個女人的壞情緒,總算是過去了。

他喜歡這種輕鬆自在的感覺,更喜歡看著她低眸淺笑的樣子,很美,很清純。

“算了,以前說的任何話,我都不計較了,我現在覺的你是孩子們的父親,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你是真心愛著他們的。”喬靈希淡淡的表達自己的心聲。

“我對你也是認真的!”厲庭州趁機擄獲她的芳心。

喬靈希美眸微轉了一下:“我們之間就算了吧。”

“你難道不想給孩子們一個完整的家庭嗎?”厲庭州往前一步,居高臨下的睨著她的小臉,聲音低沉似酒。

“我們現在這樣相處就很好啊!”喬靈希神色一慌,這個男人的氣息讓她感到害怕。

厲庭州見她表情又僵住了,他隻好不敢再有進一步的舉動,往後退了一步,薄唇勾起笑意,意味深長的說:“的確,隻要你不跟我冷戰了,這就是很好的開始。”

喬靈希實在看不懂他那雙深沉的眼睛,隻好胡亂道:“不是要吃飯了嗎?我們下去吧!”

“喬靈希…”

“嗯…”喬靈希抬頭望著他。

“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嗎?”厲庭州語氣低沉的問。

喬靈希美眸睜大,認真的想了一下:“不會是結婚的日子吧。”

厲庭州眸底劃過一抹失落:“你竟然連我們結婚的日子都忘記,看來,你真的很齣戲啊!”

喬靈希這才緊張起來:“那我明天要做點什麼?”

“什麼都不用做,乖乖的做我的新娘就行!”厲庭州今天至所以回來的這麼早,就是想跟她聊明天辦婚禮的事情,這個女人倒好,竟然根本就冇有把這場婚禮放在心上,這簡直就是對他最大的打擊了。

“好吧,我一切聽你的安排就是了!”喬靈希也覺的自己太不把這婚禮當一回事了。

厲庭州暗自歎氣,俊臉莫名的又沉鬱了幾許:“你明天一定不要再忘記把你的微笑掛上,記住了嗎?”

喬靈希抿了抿小嘴:“放心吧,我不會讓你丟臉的。”

“我希望不會!”厲庭州臉色這纔好看了一些。

吃過晚飯後,喬靈希就給兩個孩子洗澡,在洗澡的時候,她們纔想起來,要告訴孩子們明天結婚的事情。

“媽咪,你和爹地結婚,我們要做點什麼呢?”喬甜甜無比開心的問。

喬靈希輕笑著說道:“你們也聽爹地的安排吧,我也不知道你們要做什麼。”

“媽咪,你是不是很緊張啊?”喬陽陽突然問。

喬靈希立即想在孩子們麵前爭口氣,淡淡道:“我緊張什麼,不就是結個婚嘛!”

臉上雖然這樣說,但內心卻慌了起來。

結婚?

人生的大事!

她就這樣草率的交代了嗎?

喬靈希打了電話給自己的上司林霜霜請了明天的假期,林霜霜跟她說了一聲恭喜。

喬靈希突然發現,這個林霜霜竟然不讓人反感了。那關於公司投資合夥人的事情,她必須要更加認真的考慮一下了。

一想到明天要結婚的事情,喬靈希嘴上說不緊張,那是假的,她內心緊張到不行。

她做夢都冇想到自己竟然會結婚,而且,嫁的人,還是她從小就訂婚的那個男人。

厲庭州!

傳說他冷酷腹黑,心狠手辣,雷厲風行,當初她聽到這些詞都是用來形容她的未婚夫的,她就嚇到連他的麵都不敢見了。

那個時候,她十六七歲,而厲庭州已經踏入公司,正式接手厲家的公司。

後來,喬家落敗,她**遠逃國外,以為和厲庭州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距離了,可命運竟然會這樣的巧合,五年前**的那個男人,竟然就是厲庭州,如今,為了厲老爺子的一個心願,他又找上門來。

已經被傳了二十三年的那段傳奇,就要終止了。

因為,喬家女兒,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嫁入厲家了。

喬靈希從來就不敢奢望會有這樣的一天,可這一天,竟然到來了。

這一夜,不僅僅是喬靈希失眠了,睡在她隔壁的那個男人,也因為心情過於激動澎湃,而輾轉反側,無法入眠。

厲庭州的心情是開心的,當他真正的認識了喬靈希才知道,原來,緣份真的存在。

他懂事的時候,那個小女人纔剛剛出生,他還在父母的帶領下,去參加了喬靈希的滿月酒。

那個時候,他才五歲,依稀記得很多人告訴他,那個漂亮的小嬰兒長大了,就要做他的妻子。

他記得自己那個時候好像還偷偷的跑去多看了喬靈希幾眼。

才一個月大的小嬰兒,五官已經張開了,眼睛大大的,很可愛。

隻是,他越長大,就越反對這種從小就聯姻的事情,感覺他整個人生都被那個喬靈希給束縛了。

他記得自己初中的時候,好像送過一個女孩子巧克力,回家後,被爺爺知道了,當場就給了他一頓打,並且,非常嚴厲的告訴他,他將來是要娶喬家女兒為妻的,怎麼可以送巧克力給彆的女孩子呢?這要是傳到了喬家,那厲家的臉麵往哪兒擱。

從那次捱打之後,厲庭州就再冇有對彆的女孩子送過任何的東西了。

當然,他在學生時代,一直都是風雲人物,就算他不拈花不惹草,還是抵擋不了他自身的魅力,給他送東西的女孩子每天都很多。

以前的逆反心態,現在想來,就像是青春記憶中的一個深刻記憶。

“喬靈希,你註定是我厲庭州的女人,你還跑得了嗎?”厲庭州盯著天花板,薄唇勾起一抹腹黑的笑意。

清晨!

天空晴朗,陽光明媚,是一個大好的日子。

顧願和厲鎮南親自操辦的這場盛世婚禮,場麵空前的熱鬨,唯一遺撼的是,厲老爺子因為身體不方便的原因,不能親自到場看見自己的孫子和喬家的丫頭結婚。

幾乎把所有的政商界有頭有臉的人物都請到了現場,這註定是一場不平凡的婚禮。

喬靈希大清早的起床,就發現家裡竟然多了很多的人,這些人都是來給她準備婚紗和造型的。

“靈希…”

一輛昂貴的轎車停在門口,郭紅急急的推門下車,一看見女兒,她瞬間就黑了臉色,上前就想罵她一頓,結婚這種大事,她竟然是一大早才被厲家的人打電話通知過來參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