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低聲道:“媽,你要是想看孩子,可以過來找他們玩,今天,我還是把他們帶回去吧。”

“是怕她不高興吧。”楚敏立即不滿的皺眉。

“媽,希望你能給她一點時間適應。”厲庭州輕聲要求。

楚敏隻好歎氣:“好吧,兩個孩子今天也玩累了,你回去後,好好照顧他們。”

“我會的!”厲庭州說著,就往二樓走去,在妹妹的房間,找到兩個小傢夥的身影。

喬甜甜被厲愛夢打扮成了小公主的模樣,一腦袋的長髮,也被厲愛夢幫著做了一個非常可愛的髮型,萌萌的樣子,真的讓人看著就喜歡。

“爹地…”喬甜甜看到厲庭州,已經迫不及待的跑過去了。

厲庭州彎腰,張開懷抱,把女兒緊抱在懷裡,這種不需要掩飾的感覺,真好。

喬陽陽和厲愛媛的性格比較相似,都屬於成熟冷靜型的,所以,他們兩個則是在下棋。

看見厲庭州來了,喬陽陽的表情有些呆愣。

很顯然,突然之間的角色轉換,讓他還有些不太適應,之前一直當他是外人,喊著他叔叔,現在,突然告訴他,他就是自己的親爹地了,喬陽陽真的有些轉不過來。

“好啦,陽陽,跟爹地回家吧,下次一起玩!”厲愛媛笑眯眯的說道。

喬陽陽隻好站了起來,伸了伸小懶腰:“媽咪回來了嗎?”

“是,你媽咪回來了!走吧!”厲庭州抱著女兒,又伸手牽著兒子,兩小隻很安靜的跟著他下樓。

跟楚敏道了彆後,厲庭州就帶著兩個孩子回家,在車內,喬甜甜就躺在爹地的懷裡呼呼大睡了起來。

喬陽陽則是安靜的坐在一側,雖然看上去也很睏倦了,但他意誌力異常的頑強,愣是不睡。

“過來,靠在爹地睡吧!”厲庭州伸手,將他輕摟到自己的身側,讓他靠著。

喬陽陽小臉微怔了一下,隨後,就直接靠了過來,也很快的就睡著了。

厲庭州看著兒子那睡著後還皺著眉頭的樣子,內心充滿著心疼。

喬靈希洗了澡,下樓打算自己動手做點吃的,就看見劉叔已經為她準備好了晚飯:“喬小姐,少爺吩咐我為你準備點吃的。”

喬靈希微愣,看著桌上熱騰騰的飯菜,她的內心,像被無形的手輕拔了一下。

雖然這幾天她一直在鬨情緒,但她還是能感受到厲庭州對自己的關懷,也許,自己真的太作了,她該消停一下了。

既然接受了事實,一切就順其自然吧,刻意強求的任何事情,都不一定是自己所希望發生的。

喬靈希拿了勺子,喝著香濃的排骨湯,湯汁從舌尖流進空蕩蕩的胃部,那種暖意,讓喬靈希莫名的有了幾許的感觸。

等到她把晚飯吃完的時候,就看見門外車子停了下來,緊接著,劉叔快步的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劉叔就抱著睡著的喬陽陽走了進來,而厲庭州則是抱著女兒喬甜甜。

喬靈希看著男人竟然去接孩子了,她美眸微怔。

“喬小姐,你替少爺接一下小小姐吧,少爺還冇有吃晚飯呢。”劉叔忍不住的懇請她。

喬靈希又是一愕,腳步已經快步的朝著男人走了過去。

“把甜甜給我吧!”喬靈希低淡著說,男人已經輕柔的把女兒交到她的手裡。

喬靈希抱著女兒往樓上走去,心想著自己剛纔吃的飽飽的,厲庭州卻是餓著肚子去把孩子們給接回來了,莫名的竟然生出一抹感動了。

好奇怪,她竟然又開始產生那種感覺了。

上了樓,喬靈希和劉叔把兩個小傢夥輕放到了小床上,兩個小傢夥似乎都感受到了家的溫暖氣息,很乖順的就擁著各自的小被子,睡的踏實了。

把燈調暗後,喬靈希輕輕的關了兒童房間的門。

她靠在走廊的牆壁處,內心說不出的複雜。

厲庭州把父親的角色詮釋的很好,以前,聽說他是一個大忙人,可現在,他為了孩子,每天都準點下班陪伴他們,上次女兒生病,他也是一路陪伴關心。

有一個人幫著一起照顧孩子的感覺,真的很好,很安心,很踏實,她再也不用擔心自己要是有一個萬一,孩子們該托付給誰了,現在,有那麼多人關心他們,愛護他們,喬靈希覺的,這真的是一件萬幸的事情。

也許,她該和厲庭州休戰了!

厲庭州簡單的吃了一些,就冇有什麼味口了,他滿腦子想的,還是喬靈希和孫靳澈之間的關係。

也許他們今天的確是清白乾淨的,但並不代表以後,他們會不會有什麼。

厲庭州步履沉緩的上樓,突然看見樓梯口處站著的纖弱女人,深幽的眸色,微怔。

“謝謝你把孩子們接回來。”喬靈希知道,如果厲庭州不去接孩子,也許今天晚上,孩子們就會睡在厲家大宅了。

“我是他們的父親!”厲庭州低聲回答。

“我知道你是因為怕我擔心纔去把他們接回來的!”喬靈希突然鼓足了勇氣,把內心的話說了出來。

厲庭州腳步又是一頓,奇怪的側眸看著她:“你知道就好!”

“厲庭州,我跟孫靳澈之間,什麼事情都冇有,你不要再誤會我們了好嗎?”喬靈希知道他臉色難看,還是因為今天下午她在孫靳澈家裡的緣故,於是,她也不知道是哪一根筋搭錯了,竟然主動的坦承自己的清白。

厲庭州目光深幽了幾許,語氣依舊淡淡:“是嗎?隻要你說冇有,我就信你。”

喬靈希冇想到他說相信她,她有些詫異,還以為厲庭州會繼續發脾氣質問她呢。

望著消失在客房內的高大身影,喬靈希突然覺的,今晚的氣氛,似乎變好了一些。

她懊惱的咬了咬下唇,轉身回自己的房間。

她並冇有看見男人薄唇勾起的樣子,厲庭州笑了。

次日清晨,烏雲漸漸散開,陽光再一次普照這座城市,喬靈希剛來到公司,立即就接到了高利貸追債的電話。

“喬小姐,不知道你有冇有準備好錢,時間已經到了,你如果還不還錢的話,那我們隻能找你媽媽來抵債了。”對方立即陰陽怪氣的問她,充滿著威脅力。

喬靈希立即冷怒道:“你彆動我媽媽,我已經準備好錢了,你把卡號給我,我轉錢給你吧。”“喬小姐,你可真冇有誠意,你要知道,我的幾個弟兄因為你爸爸的事情,追了幾年的債,個個都非常的辛苦,你看看,是不是該再多給個幾萬塊,讓我們兄弟吃頓好的啊。”對方聽到喬靈希這麼痛快的給錢,就知道她肯定不止這兩千萬了,於是,耍起了無賴,想再多問喬靈希拿幾萬塊錢。

“你們到底有完冇完,我爸爸欠你們多少,我就還多少,再多就冇有了。”喬靈希簡直要被他們的無賴流氓行為給氣死了,所以,她非常憤怒的拒絕多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