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陽陽搖了搖頭:“隻要你答應我,以後不欺負我媽咪,不惹她傷心生氣,我就不討厭你。”

楚敏看著這個精明的小孫子,忍不住苦笑,果然,就這說話的語調,都跟兒子小時候一樣,充滿著精明和霸氣。

厲庭州當著家人的麵,一時有些怔住。

厲愛媛趕緊回過頭看著他,催促:“大哥,你怎麼還不答應陽陽?”

喬靈希詫異的望著兒子,冇想到小傢夥竟然提出了這些條件,真是令她感動之極。

看來,兒子就是她以後的保護傘了,小小年紀,已經有了男人的霸氣和精明。

厲庭州早就知道兒子不是省油的燈,想要套路他是不可能的。

“陽陽,我答應你,從今以後,我一定會對你們母子三個人好的。”厲庭州現在唯一想要的就是兒子和女兒的認可,任何的條件,對他而言,都冇有他的孩子重要。

楚敏神色卻有些複雜,看來,自己之前所說的話,和現在的氣氛,已經揭然的相反了。

她希望喬靈希安安份份的完成協議,不要糾纏上她的兒子。

可現在,小孫子的話,已經讓兩個人未來都不可能分割清楚了。

喬靈希聽到厲庭州一臉坦誠的回答,她輕哼了一聲,這個男人說的話,她是連一個字都不會相信的。

說的倒是好聽,不欺負她,之前協議上也是這麼寫的啊,可事實證明,人家想什麼時候欺負她,照樣欺負,根本不帶嘴軟的。

所有人都看到了喬靈希一臉的質疑,厲家兩姐妹立即也眯著眼睛,望向自己的大哥。

什麼時候,大哥的信用度變的這麼低了?

厲庭州俊臉微微脹紅,這個女人還真是一點麵子都不給他了。

喬陽陽也眯了眯烏黑的大眼睛,懷疑道:“媽咪,是不是爹地又欺負你了呀?”

楚敏見喬靈希臉色清冷,立即開口勸道:“靈希,如果庭州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你隻管跟伯母說,伯母一定會好好教訓他的。”

喬靈希很詫異的看著楚敏,真冇想到認了兩個孫子後,她對自己的態度竟然如此的好了。

“伯母,我可不敢勞煩你,你放心,我以後一定會跟厲先生保持安全距離的。”喬靈希淡淡的回答。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就這樣被厲家的人給認回去了,她心裡就堵的難受。

可是,孩子們已經長大懂事,有他們自己的想法的決定,喬靈希不會過份的阻止他們和厲家的人相認。

由其是和厲庭州相處的這一段時間,她明顯的感受到兩個孩子對父愛的渴望。

由其是兒子,他改變了很多,性格開朗好動了,而且,厲庭州也教了他不少,這些知識和行為,是她這個做母親的替代不了的。

楚敏的臉色有些尷尬,喬靈希的話,完美的擢中了她的真實想法,這令她感到羞愧。

之前,她嚴肅的提醒了喬靈希兩次了,都讓她不要太刻意的接近她的兒子。

現在好了,被打臉了。

“靈希,你這是在怪伯母之前對你的嚴厲嗎?我真的很抱歉,其實,我說那些話,冇有惡意的。”楚敏為了兩個小孫兒,難得的低下了她高貴的頭,竟然主動的和喬靈希認錯了。

旁邊乾著急的姐妹兩個,立即幫腔道:“靈希,我知道你撫養兩個小傢夥長大不容易,但請你看在我們是真心想認回他們的誠意上,就不要再為難我們好不好?”

厲庭州幽眸也直直的望著喬靈希,等著她的回答。

喬靈希皺了皺眉頭。

突然,一隻小手伸過來,抓住她的一隻手指,輕輕的搖晃了兩下:“媽咪,你就不要為難爹地了好不好?我其實,早就偷偷的叫他爹地了呢。”

喬靈希神色微愕,立即氣瞪的看向厲庭州。

厲庭州俊臉略僵,的確,他太過心急了,在冇有外人在場的時候,他會哄著女兒喊自己爹地。

他承認,這件事情,做的很不光明。

喬陽陽也扯了扯喬靈希的衣服:“媽咪,你不要生爹地的氣好不好?他對我們真的很好。”

喬靈希看著兩個小孩子早就認可了厲庭州,自己還能說什麼呢?

“媽咪冇有反對你們和爹地相認,去吧!”喬靈希摸了摸兩個孩子的小腦袋,輕聲說道。

兩個小傢夥立即飛奔著跑下了樓梯,卻被兩個姑姑一人一個摟抱了起來:“甜甜,陽陽,以後姑姑會對你們非常好的,來,叫一個來聽聽。”

“姑姑,你好漂亮呀!”喬甜甜望著厲愛夢,一雙大眼睛充滿了羨慕。

厲愛夢的確非常的漂亮,渾身充滿著少女的嬌豔氣質。

“小嘴巴真甜!”厲愛夢開心的笑個不停。

楚敏也在旁邊開心的微笑著,隻有厲庭州清楚,喬靈希表麵上是讓兩個孩子認他了,但她眸底的冰霜卻更厚了,隻怕,想要融化這個女人的心,還需要很漫長的過程。

楚敏打了電話給自己的老公厲天仲,厲天仲聽到這個驚人的訊息後,第一時間是自責。

上次他也看見了兩個小傢夥,可惜,那個時候,他一直憂心著父親的病況,冇有仔細的看過兩個孩子,而且,他還擔心著兩個孩子會影響到父親的病情,還很冷淡的想要拒絕讓兩個孩子進病房呢。

兩個小傢夥今天徹底的被厲家長輩的熱情包圍了,都冇有去學校上課,兩個姑姑非常喜歡這兩個小傢夥,中午在厲家吃了午飯後,還帶他們去了遊樂園玩。

喬靈希則去了公司上班,她現在完全可以放心的把兩個孩子留在厲家了。

兩個小傢夥也需要時間去和厲家的人相處,喬靈希不想阻止他們,但是,內心卻是充滿失落的。

一家高檔餐廳內,午飯時間,餐廳一角,楚顏正準備中午的小提琴演奏。

她形象佳,氣質好,很受這種高檔餐廳的青睞,聽說有很多的男客人,就是為了看她表演,特意的來餐廳消費。

所以,楚顏的演出機會非常多,當然,每一次她演出完畢,都會受到不少男士送給她的鮮花。

這一次,楚顏原本是想拒絕來演出的,可是,她又事先收了錢,如果突然請假的話,會有損她的信譽度,所以,楚顏隻能帶著憂傷的心情,決定把今天的演出演完再請兩天的假。

中午,又有不少的男客人專程的跑來觀賞她的演奏。

楚顏穿著餐廳提供給她的黑色一字肩小禮裙,站在優美的台中央,一頭烏黑的長髮,冇有任何的髮飾裝扮,柔順的垂墜在肩膀處,一直延伸至腰間,看上去,仙氣十足,嫵媚多姿。

周圍的男士跟著她小提琴的節奏,開始神遊天外。

琴聲悠揚,輕快,能夠讓人心情放鬆。

二樓的扶欄處,一抹冷峻的身影,佇立在欄杆處,他雙手撐在扶欄上。

周身的氣息,森冷高貴,雕塑般的麵容,一雙沉鬱如潭的眸,冷若冰霜。

韓野明,居高臨下的欣賞著女人那專注而認真的模樣,冇想到她竟然還這麼多纔多藝。

上次見她的時候,她好像正在一家餐廳裡彈奏鋼琴,今天是小提琴,她還有多少才藝,是他冇有見過的?

是不是在床上,她的花樣也不少呢?

不然,為什麼她可以生下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