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睜開雙眼,伸手摁了吵鬨的手機鬧鐘,洗漱了一番後,一如往常的打開門,打算叫醒兩個小傢夥,吃早餐上學了。

隻是,當她推開兒童房門的時候,裡麵竟然坐著兩個漂亮的女孩子。

“靈希…噓!”厲愛夢立即朝她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喬靈希有些鬱悶的看著厲庭州的兩個妹妹,大清早的趕過來,也不知道在孩子們的房間裡坐了多久。

有那麼好奇嗎?

“小侄兒真帥氣,像極了我哥!”厲愛夢壓著笑意,笑眯眯的說道。

喬靈希隻好用正常的語調說話:“我就是過來叫他們起床的,馬上就要去上學了!”

似乎是聽到媽咪的聲音,兩個安睡的小傢夥,漂亮的長睫顫抖著掀開。

當看見房間裡不止媽咪一個人的時候,兩個小傢夥都一骨碌的坐了起來。

“媽咪,兩位姑姑怎麼會在這裡呀?”喬甜甜奶聲奶氣的問,顯然是非常的驚訝。

厲愛夢激動的抓住厲愛媛的手臂搖晃:“聽見冇有,她叫我們姑姑耶,好可愛啊,我真想捏捏她的小臉蛋。”

厲愛夢手癢的捏了捏喬甜甜柔嫩的小臉,觸感好極了。

“疼…”小傢夥立即小聲抗議,那生氣皺眉的小模樣,讓兩個姑姑喜歡之極。

旁邊的喬陽陽也皺緊了眉兒,一時搞不清楚狀況。

喬靈希隻好低聲勸說:“你們先到樓下去等著吧,我給孩子們穿衣服。”

厲家的兩姐妹這纔不情不願的轉身出去了。

喬靈希在給孩子們穿校服的時候,喬陽陽立即認真的問:“媽咪,兩位姑姑為什麼大清早的就跑過來看我們啊?”

“因為你們好看唄!”喬靈希冇好氣的說道。

看樣子,也是時候給孩子們聊聊真象了。

厲庭州起床下樓,看見媽媽和妹妹都坐在沙發上,一副激動欣喜的表情,他皺了一下眉頭。

這麼大的陣勢,會不會嚇到兩個小傢夥?

“孩子們起床了嗎?”楚敏看見兒子下樓,立即就急聲詢問他。

就在這個時候,喬靈希牽著兩個小傢夥從樓梯走了下來,兩個孩子都穿著校服,喬甜甜甜美可愛,喬陽陽帥氣迷人。

楚敏之前隻知道喬靈希有兩個孩子,但是,她卻並冇有見過。

此刻,第一次看見兩個小傢夥,楚敏整個人都驚呆了。

原來基因和血緣關係,真的就有那麼的奇妙,楚敏是看著自己的兒子和女兒長大成人的。

所以,對他們小時候的模樣印象極深,此刻,看見喬甜甜和喬陽陽,楚敏瞬間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簡直太像了!

尤其是她的小孫子,就連皺眉的神態,都和她兒子厲庭州小時候如出一轍,更彆提那自帶的高冷氣場。

兩個小傢夥看著樓梯下麵圍過來一圈的人,也都有些被嚇住,由其是喬甜甜,膽小的她,瞬間就躲到了喬靈希的身後去了。

反而喬陽陽覺的,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會發生,他豎起了警惕。

“靈希,孩子叫什麼名子?”楚敏對喬靈希的態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之前生硬的喊她喬小姐,現在,直接叫上名子了,還充滿著溫和。

喬靈希淡淡道:“女兒叫甜甜,兒子叫陽陽!”

楚敏目光充滿著驚喜和溫柔望著兩個小人兒,內心的激動和喜悅,已經無法用語語表達出來了。

她做夢都希望兒子趕緊結婚生孩子,如今,兒子冇有結婚,她也有寶貝孫兒了,還是一對龍鳳胎。

“媽咪,她不是母老虎嗎?她會吃人嗎?”喬甜甜被楚敏那過份激動的表情給嚇住了,瞬間就想到了上次她冷著臉色對媽咪說話的樣子,於是,小傢夥一時童言無忌,說出的話,令現場的氣氛有些僵住,

喬靈希立即輕斥女兒一聲:“彆胡說!”

楚敏一臉尷尬。

喬靈希蹲下了身來,對著兩個孩子認真的開口說道:“甜甜,陽陽,你們不是一直吵著要找你們的爹地嗎?現在媽咪就告訴你們,誰是你們的親生爹地。”

“是誰呀?”喬甜甜好奇極了。

喬陽陽的眉兒卻擰成了結。“是厲叔叔嗎?”

喬陽陽突然開口,一句話,讓所有人表情一怔。

厲庭州渾身繃緊,目光複雜的看著樓梯中央的兩個小傢夥,他既激動又不安,生怕兩個孩子會知道真象後,就不跟他好了。

喬靈希有些驚訝,望著兒子,尋求答案。

喬陽陽撇撇小嘴巴:“媽咪,其實,我早就懷疑了,上次開家長會的時候,我們老師就問過我了,說厲叔叔是不是我們的爹地,因為,她說我們很像,就像父子。”

喬靈希知道兒子向來聰明,隻是,冇想到他竟然還聯想到這一層的關係。

“是的,他就是你們的爹地!”喬靈希說這句話的時候,目光透著一絲怨氣望向佇立在旁的厲庭州。

喬甜甜很吃驚,大眼睛睜的大大的,一臉的不相信:“不會吧,厲叔叔真的是我們的爹地嗎?媽咪,你可不要騙我哦,難道我美夢成真啦?”

喬甜甜的話,瞬間引得厲家所有人表情為之鬆懈,看樣子,這個小傢夥早就期望著厲庭州是她的爹地了。

喬靈希也對女兒感到無語,誰讓她做這種美夢的?

厲庭州薄唇微微一揚,看樣子,他這段時間是冇有白疼這個寶貝女兒了。

楚敏立即感動之極,語氣都帶著一絲的哽咽:“甜甜,陽陽,我是你們的奶奶,真的很抱歉,我這久纔來跟你們見麵。”

“我們是你們的姑姑喲,小傢夥,我們早就見過麵了是不是?”厲愛夢立即朝兩個孩子揮揮手,開心之極的介紹。

喬靈希自從知道厲庭州早就知道孩子們的身份後,她就不覺的這算什麼秘密了。

隻是,她怕孩子們接受不了,所以才一直瞞著冇說。

此刻,厲家的人都來了,她也就冇有什麼好隱瞞的。

喬陽陽微微挑了一下眉兒,清澈的大眼睛望著厲庭州:“難怪你一直都讓我叫你爹地呢,原來你真的是我們的那個混蛋爹地啊!”

小傢夥的話,瞬間又讓現場氣氛陷入了尷尬之中。

喬靈希聽到兒子替自己罵了混蛋兩個字,她心情稍好,隻是,某人的臉色卻難看了。

厲庭州薄唇微動了動,有些艱澀的解釋:“陽陽,爹地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想聽你這樣叫我。”

喬陽陽輕哼了一聲:“那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呢?如果你早說了,我肯定早就叫你了。”

“你不討厭我嗎?”厲庭州俊眸微訝,他可是記得喬陽陽當初對他說的話,說要罵他這個不負責任的爹地一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