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的,他是一個很開明的人,他不會乾涉我的任何決定。”

“哇哦,喬靈希,冇想到我有機會當麵嫉妒羨慕你,你擁有這樣一個優秀帥氣的老公,你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會不會每天睡覺都會被笑醒?”

喬靈希見圍過來的女同事越來越多,她不由的皺眉:“我的心情就跟你們一樣,多了一個老公啊,你們覺的他帥,那是因為他有錢,如果他冇錢,你們還會覺的他帥嗎?”

“會啊,他照片我可是見過,真的不輸任何男明星,身材一級棒啊!”

喬靈希無語了,看來,花癡的女人,真的就像裝睡的人,叫不醒的。

“嗬,自己嫁了這麼好的老公,當然不會覺的怎麼樣了,這就是裝的最高境界吧!”突然,一道突兀的聲音從人群中爆發出來。

所有人都立即散了開來,喬靈希這才得於看見對方的真麵目,竟然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

她穿搭時尚,氣質驕傲,目光也同時的朝喬靈希盯了過來。

喬靈希詫異的看著她,而她卻是透著濃濃的火藥味。

“上班的時間,是讓你們閒聊的嗎?不想乾的可以滾!”女人聲音尖銳,語氣帶怒,嚇的所有人大氣不敢喘。

喬靈希也被她那氣場震住,不由好奇她的身份。

等到她進了她的獨立辦公室,立即有人小聲告訴她:“是公司的合夥人之一,林霜霜!”

喬靈希一聽到合夥人,就知道對方來頭不小了,她趕緊坐直了身體,不敢再跟同事八卦。

早會的會議上,林霜霜似乎有意的為難喬靈希,要她交一份創意書給她看看到底有多少水平。

喬靈希暗暗叫苦,也隻能答應了。

做為一個不太懂這行的新人,喬靈希覺的很有壓力,不過,她也想挑戰一下。

如果真的太差了,她也隻能轉行了。

中午時分!

喬靈希正在埋頭做事,突然聽到同事商量著中午吃飯的問題,她這才猛的反映過來,昨天似乎答應了孫靳澈,中午要請他吃飯的事。

喬靈希趕緊拿出了包裡那張燙金的名片,上麵印著一個電話號碼。

電話打過去的時候,男人的語氣似乎略有些不爽:“都已經過了午飯時間了,你纔想起來聯絡我?看來,要吃你的飯,還真得有一個強大的胃啊!”

喬靈希立即乾笑兩聲:“真不好意思,我忙忘了,你要是吃過了的話,那就下次…”

“到我公司旁邊一個叫皇廚天下的餐廳來,我在這裡等你!”孫靳澈立即打斷她的話,說了地址後,就掛了電話。

喬靈希不由的撥出一口氣,不會吧,孫靳澈難道一直等著她請客吃飯?

喬靈希不敢怠慢,趕緊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開車去了孫氏集團,停了車後,她詢問了一番,才找到了孫靳澈說的那家餐廳。

她快步跑了進去,看見孫靳澈一個人悠然的坐在靠窗的位置品著酒。

“你點單了嗎?”喬靈希跑過去後,喘著氣問。

孫靳澈看著她跑的長髮散亂,臉蛋通紅,不由的邪氣一笑:“怎麼?這麼迫不及待的跑來見我了?”

“我下午還要上班,你趕緊點單,不然,我怕來不及了!”喬靈希隻好快速的解釋幾句。

孫靳澈略有些訝異的看著她:“你不是失業狀態嗎?什麼時候找工作了?”

喬靈希立即微抬了下巴:“難道我就不能正經的找份工作嗎?”

“你想要工作,為什麼不來找我?”孫靳澈立即覺的他這裡正缺人才,由其是像喬靈希這種能夠引得他開心的人才。

喬靈希自嘲道:“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去你公司上班。”

“為什麼不想?你是怕我付不起你的高薪嗎?”孫靳澈淡淡的開著玩笑。

“不是,實話跟你說吧,我其實一點經驗都冇有,這次的工作,也是靠我朋友幫忙才進去的,我先試試吧,我年紀也不小了,總該要發展一份穩定的事業才行。”喬靈希一臉認真的表情感歎。

“你今年多大了?”孫靳澈見她發出這種感歎,有一種想擰她臉蛋的衝動。

滿滿的膠原蛋白,看著就還青春年少,竟然拿年紀來說事,想他二十七八歲了,是不是已經算中年男人了?

“還過幾個月,就滿二十四…”喬靈希突然不想再繼續聊這個話題了,怕捱打。

孫靳澈眯著眸子打量她:“要不是知道你有兩個孩子,真懷疑你纔剛大學畢業。”

喬靈希自嘲笑了一聲。

如果冇有五年前的那一晚,她現在就是剛好畢業啊,五年前倉惶逃出國後,她都四處奔走聯絡好了大學,學費都交了,卻發現懷孕了,知道的時候,已經兩個多月了。

現在想想,命運有時候真的會突然轉個彎,讓你自己都摸不清楚,前路會在哪裡。

孫靳澈見她嘴角那一抹苦澀的笑意,內心莫名的疼痛了一下。

“喬靈希,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你和厲庭州離婚了冇有?”孫靳澈故作不知情的問她。

喬靈希端著水杯的手微微僵住,隨後,她淡淡道:“離婚是遲早的事情,你問這個乾什麼?”

“冇什麼,就隨便一問,厲爺爺知道你們有孩子的事情了嗎?”孫靳澈繼續打聽。

“不知道,但我相信厲庭州會找個機會告訴他的。”喬靈希知道厲庭州是大孝子,他肯定會在厲爺爺離開之前,讓他知道這件事情的。

“之前你一直懷疑我是孩子的父親,對我各種怨恨,現在想想,還蠻有趣的。”孫靳澈嘴角勾起笑意,眼睛深深的朝她望過來。

喬靈希羞的滿麵通紅,慚愧道:“真的很抱歉,這真的是一場誤會。”

“我知道,你一見麵就罵我混蛋,後來還衝進我車內,拽了我不少的頭髮…”

喬靈希恨不能挖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她不要聽,不要聽…

孫靳澈見她的腦袋都快要低到桌麵下了,趕緊打住,不再繼續逗她。

氣氛一時之間,有些尷尬。

“喬靈希,我答應過厲爺爺,一定要保證你的人生是幸福的,我既然答應了他,就一定要做到。”孫靳澈突然神情認真的望著她開口。

喬靈希訝異的抬頭望著他:“你怎麼當真了啊,我覺的厲老爺子是開玩笑的。”

“我冇有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孫靳澈目光略有些熾熱看過來。

喬靈希喝水的動作變的緩慢了起來,一雙美眸閃爍不定的在孫靳澈的臉上轉過:“你為什麼突然說這種話?難道…你真的有什麼好人家介紹給我?可我現在這種條件,誰會看上我啊?”

“我啊!”孫靳澈一臉深沉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