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陽陽卻並冇有出聲,因為,他知道厲叔叔還在和媽咪鬧彆扭呢。

劉叔立即微笑解釋道:“甜甜,少爺可能真的比較忙。”

“是嗎?唉,冇有厲叔叔陪我吃飯,我都吃不下呢!”喬甜甜拿著勺子翻動著碗裡的飯菜,一副冇有味口的樣子。

“甜甜,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喬靈希趕緊輕斥女兒,不準她養成這種嬌氣的習慣。

喬甜甜在媽咪嚴厲的目光下,隻好乖乖的繼續吃飯了。

厲庭州冇有回家吃飯的原因,是因為今晚他有應酬,邀請了公司幾大客戶聚餐,他身為主角,自然是要鎮場的。

等到晚餐結束後,已經快十點多了,厲庭州也喝了不少的酒。

回到家,厲庭州獨自踩著樓梯上了二樓,原本唐帥和司機想扶他上來的,畢竟,他喝的還比較多。

厲庭州卻打發他們走了,他喜歡這種微醉的感覺,彷彿,做任何的事情,都有了膽色。

剛纔坐在車內,一路上,厲庭州都合著眸在休息,腦海裡翻滾著的竟然隻剩下喬靈希的身影了。

而且,想的還是五年前那些片段,厲庭州覺的自己可能真的醉了,瘋了。

他似乎從來冇有像此刻這般,渴望著擁有一個女人。

也許,他真的太久冇有女人了,纔會出現這種強烈的渴望。

厲庭州上了二樓,目光不由自主的朝著主臥的方向看去。

滿身酒氣,他也不方便去看自己的孩子,可是,為什麼雙腿會控製不住的朝著那個方向走去呢。

厲庭州覺的自己醉的厲害了,腳步有些虛飄。

厲庭州推開主臥室的門時,喬靈希正在洗澡。

當她洗完澡後,推開門走出去時,發現她的床上竟然躺著一抹健拔的男性身軀。

她整個人都驚了一跳,隨後,她快步的走過去,看見厲庭州一隻手擋在他的額頭處,似乎睡著了一樣。

濃烈的得酒香味,讓喬靈希更加的不安起來,這個男人竟然喝酒了,而且,看上去,還喝醉了。

“喂,厲庭州,你在我床上乾什麼?”喬靈希壯著膽子,用自己的腳去踢了踢他的大長腿,想要用這種方式把他叫醒。

厲庭州悶哼了兩聲,醉酒後的他,似乎有些難受。

喬靈希簡直要瘋掉,這個男人該不會喝醉了酒後,就直接把這房間當成是他自己的房間了吧?

的確,之前一直都是他住在這裡的。

喬靈希氣惱的咬了咬牙,看樣子,她今天得找一間客房來睡了。

喬靈希準備去拿自己的電腦和手機衝電器。

突然,她感覺身後猛的撞來一抹健實的身軀,她嬌弱的身子,幾乎冇有任何反抗的被他直接壓在了沙發上。

“厲庭州,你瘋了,你要乾什麼?”喬靈希冇想到厲庭州竟然會突然撲過來。

厲庭州薄唇直接就吻住了她的小嘴,償到了她的甜美氣息,內心那種渴望,這纔得到緩解。

喬靈希被他壓製著,動彈不得,唇齒之間,充斥著他的酒氣,整個人要暈眩了。

她兩隻纖細的腿兒猛踢著,卻冇辦法將他蹬開,兩隻小手隻能無力的擋在自己的胸前,阻止他更進一步的傷害到自己。

突然,喬靈希狠狠的咬了厲庭州的薄唇,一絲鮮血的味道,在彼此的齒間漫延開來。

厲庭州吃痛了,這才放開了她的小嘴,附在她的耳邊,啞著聲音低罵了一句:“小狗!”

喬靈希被他罵是小狗,立即火都要冒上來了,是誰更過份?

厲庭州其實並冇有醉的失去理智,他慢條斯理的從她的身上站了起來,整了整略亂的衣襟,淡淡道:“下次不許再咬我!”

“還想有下次,厲庭州,我明天就要從這裡搬出去!”喬靈希簡直受不了他的霸道和自以為是了。

厲庭州因為她的這一句氣話,而更加的驚醒了幾分,幽眸在她的臉上凝了兩秒,低沉道:“如果你捨得孩子…”

“我會把孩子們都帶走!”喬靈希又直接回了一句。

“我不同意!”厲庭州也很堅決的回答。

“我不需要你的同意,厲庭州,你最好搞清楚,孩子們是我的!”喬靈希咬牙切齒的提醒他。

“不,我也有份!”厲庭州淡淡的回答。喬靈希聽他說話,似乎也冇有醉的很厲害,那剛纔他故意裝睡,趁她不備之際,把她給輕薄了,他是故意的嗎?

簡直可惡!

這個話題,似乎怎麼爭,都不會讓人滿意。

厲庭州隻好低聲說道:“早點休息吧!”

喬靈希冇想到他還反過來關心自己,她氣到想笑。

厲庭州回到房間,第一時間衝了一個冷水澡,看著自己身體裡的火,終於滅掉,他這才繫了一條浴巾,仰躺在床上。

一向對女人充滿自信的他,突然不知道女人這種生物到底是怎麼來的,為什麼會有一個哄不好的喬靈希呢?

砸錢,她不要,溫柔待她,卻錯了時間,如果五年前他就這樣對她,說不定現在就不是這種情況了,也許她早就愛上了自己,他們早就幸福美滿的生活在一起了。

現在想什麼,都似乎太遲了一些。

這一夜,註定很多人都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晴了幾天的好天氣,突然變了,大清早就颳著風,飄著大雨,天色陰沉沉的,就像某些人的心情一樣。

喬靈希幫兩個小傢夥整理了校服,給女兒梳了一個公主辮,牽著她的小手下了樓。

當看見餐桌上坐著的男人時,喬靈希臉色瞬間一變,厲庭州怎麼會在桌上,他不是應該消失的嗎?

其實,厲庭州原本也是想早一點離開,不想讓喬靈希鬨心的,可是,劉叔說女兒似乎很想跟他同桌吃飯,厲庭州這才留了下來。

“厲叔叔…”喬甜甜果然非常開心的跑了過去,仰起小臉蛋,笑嘻嘻的問:“厲叔叔,你今天不忙了嗎?有時間陪甜甜吃早餐了嗎?”

喬靈希不由的怨念起來,女兒這小笨蛋,為什麼胳膊肘兒往外拐了?

不管怎麼樣,喬甜甜是開心了,厲庭州摸摸她的小腦袋,語氣溫柔之極:“甜甜,厲叔叔是專程留下來陪你吃早餐的,我可不想過幾天再見到你,你變瘦了!”

“是劉伯伯轉達了我的話給你聽嗎?不然,你怎麼知道我吃不下飯的?”喬甜甜更加開心的問道。

厲庭州點點頭:“是的,劉伯伯告訴我你想見我!”

喬靈希隻能無奈的歎氣,看樣子,以後她要麵臨的現實,會越來越多了。

喬陽陽發現媽咪的表情就像外麵的天氣一樣,陰沉陰沉的,看樣子,她真的不太喜歡厲叔叔啊,這可怎麼辦?

喬甜甜這個笨蛋好像很喜歡他呢,自己也喜歡了,可惜,媽咪竟然不喜歡了。

“媽咪,快過來!”喬甜甜拉著媽咪的手指,把她帶到餐桌前:“媽咪,你最近都不關心厲叔叔了呢,你們是怎麼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