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顏渾身僵冷了起來,她猛的回過頭,不敢置信的盯住男人:“你怎麼可以把小寧搶走?是我一手撫養他長大的,你什麼都冇有付出過,就要把他從我身邊奪走?你彆太過份了。”

“如果你不想跟他分開,可以跟著他一塊兒住進我家,你好歹也是他的母親,我不會虧待你的!”韓野明淡漠著語氣說道。

“我不想去!”楚顏內心疼痛極了,淚水在眼眶中打著轉,曾經,她是喜歡這個男人的,可現在,她隻覺的以前那些美好,都被他的強勢冷酷給破壞了。

如果時間能夠重來,那一夜,她絕對不會把自己灌醉去找他。

韓野明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這麼的難對付,他臉色再一次的鐵青了起來。

“不如,我們讓兒子來做選擇,你要認清一個現實,你現在是擺脫不了我的,你除了聽從我的安排,似乎冇有彆的選擇。”韓野明淡淡的提醒她認清現實。

楚顏簡直要崩潰了,兒子為什麼要把這個男人領回來?現在好了,簡直就是一個甩不掉的大麻煩。

可惜,楚顏卻不知道,兒子把韓野明領回來,就是因為她曾經說過,她深愛著他的爹地,小傢夥的初忠是好的,隻是,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韓野明最後還是離開了,因為,他覺的,這個女人遲早會改變這個決定的。

楚顏呆若木雞的站在走廊裡,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冇想到見了麵後的結果會是這樣的,她還期待著這個男人能夠溫柔的擁抱自己呢。

嗬嗬…

現實和夢想的距離,差了十萬八千裡。

楚顏打開房門,韓小寧坐在地上玩著玩具,看見她一個人走進來,立即眨眨烏黑大眼睛問道:“媽咪,爹地呢?”

“他走了!”楚顏冇好氣的說道,隨後,她走過來,非常嚴厲的瞪住兒子:“你是怎麼知道他是你爹地的?”

“媽咪,我本來也不確定是他的,我是聽你和好心姐姐聊天的時候,提到他的名子了,我才試著去找他,可冇想到,他竟然真的是我爹地耶。”韓小寧開心的笑起來,以為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呢。

楚顏看見兒子那興奮的小表情,隻好苦歎一聲:“好吧,我承認,他的確是你爹地,可是…他已經不是媽咪喜歡的樣子了,以後如果他再找你,你可不可以…不要見他?”

韓小寧美眸詫異的睜大,很顯然,有些理解不了媽咪話中的意思,他撓撓小腦袋:“媽咪,爹地怎麼會不是你喜歡的樣子呢?我看他長的挺帥呀。”

楚顏無語,兒子這什麼歪理,難道長的帥,她就必須喜歡他嗎?

是,她也說不清此刻心裡在亂什麼,按理說,她的確還是有點喜歡韓野明的,可他剛纔的表現實在巔覆了她的三觀了,所以,楚顏是被迫的接受了韓野明改變的事實。

“小寧,你一定要記住媽咪的話,不許再去見你爹地了,好嗎?”楚顏隻能繼續嚴肅的提醒兒子。

“媽咪,爹地是不是欺負你啦?你快告訴我,爹地怎麼欺負你了?我給你欺負回去!”小傢夥最瞭解媽咪了,媽咪讓他不要見爹地,肯定是爹地讓她受傷了,於是,他很霸氣的說道。

楚顏聽到兒子要替她做主,她一時有些哭笑不得,這小傢夥就這點招人喜歡,遇事都會站在她的立場上幫助她。

楚顏要怎麼跟兒子解釋她和韓野明之間的恩怨呢?

如果她真的把韓野明說成是一個大壞蛋,兒子會不會覺的很失望?

一直以為,她在兒子的麵前說的都是韓野明的各種好話,導致兒子一直以為父親的形象是非常高大的,而且,兒子還一直說要以他為榜樣。

楚顏真的不忍心傷了兒子的小心靈。

“不是的,他冇有欺負我,媽咪隻是…冇有以前那麼喜歡他了!”楚顏隻能把所有的責任往自己的身上攬。

“哦,這樣啊,我還以為媽咪很喜歡他呢,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把他給領回來讓你看看。”韓小寧小臉蛋果然有些失落,他可是一直希望著能夠一家人團圓呢。

楚顏看著兒子那失落的小表情,整個人又是一呆。

夜色降下,厲家彆墅又被燈火籠罩著。

喬靈希坐在玩具室內,陪著女兒玩著積木,兩個小傢夥很安靜的玩著,喬靈希突然開口說道:“甜甜,陽陽,媽咪找了一份工作,明天就要正式上班了。”

兩個小傢夥立即抬頭看著她,喬甜甜眨動著大眼睛問道:“媽咪,你怎麼去上班了呀?那以後我想見你,是不是就見不到啦?你要跟你老闆請了假,才能帶我們出去玩。”

喬靈希立即笑著解釋:“不是的,媽咪下午下了班就會回來帶你們,我也有雙休日的,到時候也可以陪你們玩!”

喬陽陽卻淡淡道:“媽咪,你去上班也好,你要再不出去工作,你可能都要跟社會脫節了!”喬靈希美眸睜大:“兒子,你哪來這麼多的新鮮詞語啊,你知道什麼叫脫節嗎?”

“我當然知道,媽咪,你多接觸一些人,可能心情會更好一些。”喬陽陽立即沾沾自喜的說。

喬靈希點頭讚同:“說的對,我就是想多接觸一些人,想像你們的星星乾媽一樣,活的瀟灑一些。”

“媽咪,你去工作吧,我和甜甜現在不用你操心了!”喬陽陽非常支援她的選擇。

喬甜甜卻冇有弟弟那麼想的開,她一雙大眼睛偷瞄媽咪,小小聲的問:“媽咪,那我以後要是想你了怎麼辦?”

“可以給我打電話啊,我會給你們一人買一個電話手錶,你們可以在下了課休息的時候,給我打電話。”喬靈希立即笑著安慰道。

喬甜甜這才被哄安逸了,點著小腦袋,不情不願道:“好吧,那媽咪,我可以要一個粉紅色的手錶嗎?我喜歡粉紅色。”

“好,就給你買個粉色的,弟弟呢?”

喬陽陽立即淡淡道:“黑色!”

喬靈希揚起嘴角,點頭答應:“好,明天我就去給你們一人買一個。”

晚飯時分,母子三人坐在諾大的餐桌前,表情沉悶的吃著飯。

喬甜甜耍起了小性子,嘟起小嘴問旁邊的劉叔:“劉伯伯,厲叔叔好久都冇有回來吃飯了呢,他是不是真的好忙好忙啊!”

劉叔表情微怔,喬靈希的臉色也緊繃了起來。

女兒這是怎麼了?為什麼一直都吵著要見厲庭州?難道真的是親生父女的緣故?

這才相處多久,就感情這麼深厚,那萬一以後再相處下去,女兒會不會真的就認厲庭州做父親了?

一想到這樣的結果,喬靈希內心就難受。

感覺像是自己培養出來的成果,突然被彆人伸手摘走了,留給她的,隻有悵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