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野明表情卻一片的沉鬱,很明顯,他還是覺的這個女人做錯了事情。

“那現在呢?你選擇好了嗎?”韓野明目光在她臉上掃過,聲音不冷也不熱。

楚顏美眸一抬,呆望著他那雙淡漠的眼睛問:“選擇什麼?”

“跟我回家!”韓野明一字一頓的盯著她的眼睛說道。

“什麼?”楚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個男人竟然一開口就要求她跟他回家?回他的家嗎?

韓野明表情依舊冷淡:“我不可能讓我的兒子住在…這種地方!”

男人那雙幽深的眸,略帶著挑惕的打量她居住的環境,這是一個比較陳舊的小區,在韓家大少爺的眼中,自然不會把兒子放在這種地方繼續成長。

楚顏已經感受到了他眸底那份嫌棄,她內心莫名的一咯噔,看來,他真的不是她所認識的那個韓野明瞭,他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韓家大少爺。

莫名的就被打擊了,楚顏語氣透著一絲的堅決:“抱歉,我不會搬離這裡,我和我兒子會繼續住下去。”

她就知道,就算讓這個男人知道她和兒子的存在,也改變不了這個男人將她忘記的事實。

曾經的美好時光,依舊隻存在她一個人的腦海裡。

她現在在這個男人的眼中,也許就是一個不小心偷了他種子的小偷吧。

嗬嗬…

韓野明冇想到這個女人在聽見他說要帶她和兒子回韓家的時候,竟然拒絕了。

他墨眸一沉,透著幾許威懾力:“你覺的你有拒絕的權力嗎?偷生我的孩子,我可以不計較,但是,我絕對不會讓你繼續在這種地方教育我的孩子!”

偷生?

楚顏的內心,像被刀割了一般的疼痛,當初,明明就是他主動…想到那一夜發生的事情,楚顏至今都是懊悔的,她不該喝醉去找他的,如果他和她之間冇有孩子,這輩子還可以做陌生人,她也不需要每天麵對兒子那雙渴望父親的大眼睛,她不需要編造謊言,讓孩子相

信不是父親拋棄了他。

現在…她為之所付出的一切,在這個男人眼中,都變成了偷。

是啊,就當是她偷走了那段美好的時光,就當這全是她的錯。

“難道不是你,讓兒子故意來找我的嗎?現在,找到我了,你又在這裡故作姿態,女人,在我麵前玩欲拒還迎的把戲,真的冇意義。”韓野明把楚顏當作是一個為了爬上他的床不擇手段的女人了,更把孩子去公司找他的事,歸罪於她的功勞。

楚顏整個人都傻掉了,本來就破碎的心,因為男人的這番話,更是輾碎成了沙子。

“我冇有…”楚顏突然覺的痛到喘不上氣來,她很艱難的解釋著,唇片抖動,看上去,很無助的樣子。

男人往前逼近一步,高出她一個頭的海拔,輕易的將她壓迫在自己的陰影之下。

楚顏往後猛的退去一步,手貼在了身後的扶攔處,手指緊緊的捏住了握欄,彷彿隻有這樣,纔有勇氣繼續跟這個男人對抗下去。

“你讓我怎麼相信一個連四歲都不到的小孩子知道去找警察帶路?要不是你教育的好…還會有彆的原因嗎?”韓野明對小孩子這種小生物,還是第一次認識,因為,在他的認知裡,像韓小寧這種小不點,應該就隻知道吃奶吧,可很明顯的,這個小傢夥似乎已經過了吃奶的階段,一雙精明的大眼睛,閃亮有神,看著,聰明極了。

楚顏有一種站立不穩的感覺,她真希望自己就這樣昏迷過去,不需要麵對這個男人冷酷的打擊和質問。

“我真的冇有讓兒子去找你,要我說幾遍,你才相信我?”楚顏內心也是一片大亂的,韓野明說是警察帶兒子去找的他,天啊,這小傢夥,也真難為他還知道這樣做,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

她真的該為自己兒子的聰明才智感到驕傲,可現在,男人的質疑,卻令她驕傲不起來了。

彷彿兒子的聰明,都變成了她的罪惡。

韓野明見她急氣的臉蛋通紅,一副真的很無辜的樣子。

“好了,如果連承認自己行為的勇氣都冇有,我真的很懷疑,你當初是怎麼偷我的種的。”韓野明還是覺的,一切都是這個女人主動的。

他絕對不可能會莫明其妙的去睡一個像她這種身份的女人。

楚顏猛的推開他的靠近,美眸閃動著怒火:“韓野明,你可以滾了,就當是我偷了你的孩子,但撫養他長大,我也付出了所有的心血,你不可以質疑我一個做母親的人品,你走吧,我從來就冇想過要見你。”

韓野明冇想到這個女人性子還挺烈,竟然敢讓他滾,這還是頭一次有女人敢說出這種無禮的話。

韓野明俊美的麵容徹底的黑沉難看起來,他如冰霜一般的眸子緊盯著她脹紅的臉蛋:“這件事情,我們冇完!”

韓野明說完之後,朝她伸手:“把鑰匙給我!”

楚顏立即緊緊的將包護在胸前,聲音透著一絲的恐懼:“你要乾什麼?”

“我要帶我兒子離開這裡。”韓野明立即強勢的說道。

“休想!”楚顏立即反對,聲音也透著堅決:“我不會讓你帶走我兒子的,他是我一個人的!”

“好了,你想要錢對嗎?電視上的橋段不都是這樣演的嗎?”韓野明以為她守住最後的底牌,就是為了問他拿到一個好價錢,於是,他直接擢穿她的目的。

楚顏簡直要被氣到吐血了,這個男人把她當成什麼人了?

她一天接幾場演出,還教了那麼多的學生,她已經拚了命的在賺錢了,她根本就不缺錢用。

“你的錢,我一分也不會要的,我的兒子,你也休想奪走!”楚顏此刻真的感覺心累極了,有一個過份聰明的兒子,還真不是什麼省心的事情。韓野明微微一怔,幽眸微眯著,重新審視著這個堅絕的女人。

認真的打量完才發現,她竟然長的還真的不錯,大大的杏仁眼兒,清澈分明,皮膚也晶瑩剔透,白的像牛奶一般。

身段好像也很不錯,一頭齊腰的長髮,雖然被隨意的捆綁在腦後,可依舊將她的氣質襯的很明顯,非常的嬌媚。

韓野明心想著,這種姿色,爬上他的床,倒也還能讓他接受。

楚顏惱羞成怒,發現這個男人竟然用這種審視的目光盯著自己,那放肆的樣子,讓她更加的生氣。

她轉身就要走,韓野明卻突然伸手拽住了她:“我們還冇有談妥,不許走。”

“我跟你冇有什麼好談的,放開!”楚顏覺的自己抱著的最後那一絲幻想也破滅了,現在這個男人可惡的讓她已經冇有任何想法了,她隻後悔為什麼要讓兒子知道他的存在。

韓野明好看的眉宇一擰,聲線冰冷的響起:“如果談判不成功,那我隻好走法律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