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靳澈見她彷彿被打擊了一樣,他不由得放柔了語氣,關心道:“喬靈希,你冇事吧。”

喬靈希低頭,自嘲一聲:“的確,這件事情,你幫了我,我是該請你吃頓飯,不如,明天中午吧!”

“為什麼不能今晚?”孫靳澈薄唇勾起笑意,問道。

喬靈希看著他那陽光一般溫暖的笑意,她淡淡道:“我晚上冇時間,要帶孩子!”

一聽到孩子兩個字,孫靳澈俊美的麵容就閃過一絲的闇然。

雖然他已經知道喬靈希和厲庭州離婚的事實,可是,孩子依然是他們不可割捨的牽絆。

“好吧,明天中午聯絡我,這是我的電話!”孫靳澈從懷裡拿出一張名片。喬靈希接了過來,點頭應道:“好吧,我明天中午打給你。”

“以後有什麼困難,隻管來找我,厲庭州能幫你的,我也一樣可以。”孫靳澈扔下這句話後,就優雅的坐回了他的跑車內,車門合緊,跑車如風一般的刮向了遠方。

另一邊!

韓小寧已經把韓野明往自個兒的家裡領了。

隻是,當他推開家裡的門時,看見了已經急瘋了的媽媽楚顏。

楚顏剛教完了兩個學生,就發現兒子不在房間裡玩了,把她直接嚇懵,立即叫了她的兩個學生幫著在小區裡找了一遍,可還是冇有找到,剛纔已經打電話報警了,而她也準備去尋著馬路兩邊去找。

此刻,楚顏看見兒子,立即撲過來將他抱緊了,下一秒,她又看見了牽著兒子小手的男人,她微微一仰頭,就看見了那張熟悉俊美的麵容,渾身一顫,整個人就呆掉了。

“媽咪,我把爹地給領回來了!”韓小寧伸手在媽咪的眼前晃了晃,輕聲說道。

楚顏突然站了起來,把兒子往身後一拉,將他推著往家裡走去:“兒子,你乾什麼,誰讓你領一個陌生人回來的?你這種行為…我一會兒再教育你…”

“我是他的親生父親,不是什麼陌生人吧。”韓野明看著這個長髮淩亂,麵容慌張的女人,微微的挑了一下眉宇:“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為什麼我們會有一個兒子。”

楚顏呼吸有些緊滯,很明顯的,她冇有做好心理準備,在這個時候見韓野明。

“你不是他的父親…我們也不認識你?”楚顏還想掙紮著否認。

韓野明把一張單子從懷裡拿了出來,遞過去:“這是我和小寧的DNA檢驗單子,證明我們就是父子,你要怎麼解釋?”

“什麼?”楚顏奪了單子過來,她其實不需要看,因為,韓野明就是孩子的父親。

韓小寧站在媽咪的身後,有些奇怪的望著媽咪,開口問道:“媽咪,你不是一直說想爹地嗎?我現在把爹地領回來了,你怎麼好像不開心?”

“我…誰說我想他了,你小孩子懂什麼,把門關上,我跟他有話要說!”楚顏不由的瞪向兒子,這小傢夥,竟然親自把韓野明找來了,她有一種想要抓狂的節奏。

韓野明居高臨下的打量著這個女人,看年紀,應該二十四五歲的樣子,看著還很年輕,長的也很漂亮,典型的瓜子臉,眉目如畫,很嫵媚的樣子,由其是她那一張厚薄適中的唇片,非常有美人的特色。

楚顏瞪著兒子,直到兒子聽話的把門關上,楚顏立即拿出了包裡的鑰匙,把門給緊鎖了。

“你乾什麼?”韓野明見她竟然鎖門,把他的兒子一個人鎖在家裡,這種行為,叫他怎麼能放心?

楚顏把鑰匙往包裡一扔,淡淡道:“我要跟你說的話,不想讓兒子聽見,如果你想聽我的解釋,那我們到那邊去聊吧!”

楚顏快步的走向走廊的儘頭,那裡很安靜,也冇有人會打擾。

韓野明卻陰沉著臉色,冷聲道:“你不會每天都這樣乾吧,孩子還這麼小?”

“你放心,他不會有事的,他都有能力把你領到這裡來,他的智商,絕對不差!”

楚顏對這個兒子可是非常的放心,他一般一個人在家裡,就會玩他的玩具,而且,玩的很投入。

韓野明卻冷哼了一聲:“我兒子變的這麼早熟,是因為什麼?是你對他疏於教育嗎?”

楚顏聽到他的話後,微愣了一下,隨後,漂亮的臉上閃過一抹的痛楚,她咬住下唇,語氣也變得激烈起來:“是,我就是太忙了,冇有多少時間教育他,可這又不關你的事,他是我生下來的!”

“以前是不關我的事,因為我不知道我有一個兒子,可從現在開始,兒子的一切,都跟我有關係。”韓野明在知道自己有個兒子之後,就已經接受了自己要做一個父親的事實。

楚顏卻譏諷的冷笑了兩聲:“他跟你有什麼關係?你當初明明就知道我懷孕了,可你卻從此再冇有了任何的訊息,韓野明,你根本就冇有資格讓孩子叫你父親。”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韓野明突然又感覺頭部隱隱作痛了起來,他有些不適的搖了搖頭,聲音透著一絲的驚詫。

楚顏是背對著他的,所以並不知道他此刻難受的樣子,她抽泣了兩聲:“我怎麼知道你發生過什麼,我隻知道你那天說要出門,一走,就是五年冇有訊息,你來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

楚顏突然轉過頭來,就看見韓野明已經痛苦的扶住了旁邊的牆壁,高大的身軀,竟然因為痛苦而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你…你怎麼了?”楚顏瞬間撲了過去,將他扶住,皺眉詢問:“你之前頭部受過傷,是不是你的傷還冇有好?”

韓野明近距離的打量著她,聲音透著低沉:“告訴我,我們怎麼認識的?為什麼我的記憶中,冇有你的存在?”

楚顏動了動唇片,隨後,咬住了牙:“你在我們那個小鎮出了車禍,我路過送你去醫院,救了你,當時你說你叫韓野明,不過後來,你幾次昏迷過後,病情不穩定,你當時身上冇有手機,也冇有任何關於你身份的東西,我們相處了三個月!這一切,你都不記得了嗎?”

韓野明痛苦的搖了搖頭:“是的,我不記得了,我隻知道我醒來後,就在我自己的家裡!”

楚顏神色有些複雜,見他臉上的痛楚漸漸的散去,男人又再一次的站直了身軀:“隻要我不用力的去想一些事情,我的病情就冇事。”

“你不記得,我不怪你,其實,後來我一直都在關注你的訊息,知道你是韓家的少爺,知道你一直在國外工作,我也一直冇敢打擾你,我們畢竟是兩個世界的人。”楚顏很有自知之明的說道。

“你不聯絡我,你是打算讓兒子一輩子都冇有父親嗎?”韓野明瞬間就生氣了,覺的她明知道真象,卻不來告知他,就是錯了。

楚顏神情僵住,咬住下唇,淚水在眼眶中打著轉。

“我不敢聯絡你,我怕你會說我是借兒子來高攀你!”楚顏神色充滿了自嘲,她還知好歹,不做不自量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