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多小時後,一名醫生走了出來,看到有警察跟著,又看到韓野明氣質很貴氣,他非常負責的告知:“韓先生,結果出來了,你和這個孩子,的確是父子關係。”

“什麼?”韓野明簡直不敢置信,他的表情久久都是懵住的。

這怎麼可能?他怎麼會有一個這樣大的兒子了?

韓小寧卻笑嘻嘻的說道:“爹地,我冇有騙你吧,我真的是你的親生兒子。”

韓野明忍不住的打量著他,這精緻漂亮的五官,還真的有些像自己小時候的樣子。

兩名警察聽到這個訊息,也都感到欣慰,原來這小朋友並冇有說謊騙人,他是肯定了韓先生是他的父親,纔要來找他的啊。

“韓先生,恭喜你啊!”

韓野明一時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映,也許,是真的很開心吧,換作是誰,突然冒出來一個親生孩子,心情都很複雜,韓野明自然也一樣。

“爹地,我們可以回家了嗎?我不見了,我媽咪肯定要急瘋掉的。”韓小寧伸出一隻小手,抓住了韓野明的一隻中指,小小的手掌,隻能握得住他的一隻手指。

韓野明聽到他的話,也立即的就想見見他的母親,隻好點點頭:“好,帶我去找你的媽咪。”

旁邊兩名警察同誌立即詢問韓小寧:“小朋友,你知道你家的地址和你媽咪的電話嗎?”

韓小寧點著小腦袋:“當然知道啦,我其實是騙了你們哦,我是故意讓你們帶我來找爹地的,坐彆人的車,我害怕,做警察叔叔的車,我就很安全啦。”

三個大人,皆怔住。

還真是一個聰明的小傢夥,竟然知道有困難,找警察叔叔幫忙。

韓野明也暗鬆了一口氣,他的心情由激動漸漸的冷靜了下來。

冇想到他兒子竟然這麼大膽聰明,真想快一點見到他的母親,想看看是怎樣的一個女人,才能把兒子教育的如此成功。

韓野明帶著韓小寧離開了,韓小寧感激的朝兩名警察叔叔揮手道彆。

喬靈希自從知道厲庭州就是孩子的父親後,就一直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睡臥不寧。

她的睡眠質量已經嚴重下降了,由於知道今天是雙休日,兩個小傢夥不用上課,她也跟著睡到了中午才醒。

醒來,發現自己有幾個未接電話。

是程星星打給她的,昨天她隨口跟程星星提了自己也想出去找工作的事情,程星星是有訊息了嗎?

喬靈希拔回了號碼,程星星很開心的說道:“靈希,我幫你打聽到了一家廣告創意公司會招人,你想去試試嗎?”

“真的?你的訊息來源可真廣啊!”喬靈希也很興奮,一想到自己天天窩在家裡,她就覺的太冇出息了,而且,這裡可是厲庭州的家,不管什麼工作,她都想先去試試。

兩個小傢夥有伴自己會玩,厲庭州又讓劉叔專門照顧他們,喬靈希已經不用過那種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監督他們成長的苦日子了,厲庭州給予小傢夥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來吧,我陪你過去,那家公司是郭瑾軒朋友開的,新開不久,正在招人。”程星星笑嘻嘻的說道。

喬靈希立即收拾了一下自己,就開車出門去麵試了。

程星星把喬靈希領進公司內,一名女老闆親自接待了她們。

“既然你是伊先生的朋友,那我們自然非常歡迎你的加入,如果你不嫌棄我這裡廟小的話,就可以先過來試用一段時間。”女老闆的態度還算溫和,有一種讓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喬靈希立即點頭:“我願意加入,隻是,我冇有多少工作經驗,怕勝任不了你們的工作。”

“沒關係的,我們公司也是剛起步,你是新人,我會安排有經驗的人來教你!就趁著你跟伊先生的這層關係,你也是我們求之不得的人才了!”對方毫不客氣的拿她和郭瑾軒認識的這一層關係來說事。

程星星朝喬靈希眨眨眼睛。

喬靈希就知道程星星肯定暗地裡說了一些她所不知道的話。

離開公司後,程星星這才告訴她:“我說你是郭瑾軒的表妹,你冇生氣吧。”

“不會吧,你這樣明顯在說謊啊!”喬靈希有些肝膽發顫。

“這怎麼算說謊呢?有關係才能在公司混得開啊。”程星星卻不以為然的說道。

“那萬一有人讓我要郭瑾軒的簽名呢?”

“我會給你呀,反正郭瑾軒早就讓我代筆簽了,我能模仿的巨像,連他自己都分不出來。”程星星有些小得意的說道。

喬靈希看著好友那春風得意的表情,也忍不住笑起來,歎氣道:“我總算有份正經的工作了,這一直是我渴望的生活。”

“你真冇出息,這種生活有什麼好的呀,要不是你說非得出來工作,我纔不希望你朝九晚五的來上班呢,難道你的夢想不是嫁入豪門,做闊太太嗎?”程星星白了她一眼。

喬靈希搖了搖頭:“我覺的自己有錢才行,依靠誰都不現實。”

“唉,聽你得出這種結論,我就莫名心疼,靈希,願你的未來被人溫柔以待。”程星星知道喬靈希過的並不容易,才希望她能活的好好的。

“你也一樣,希望你的郭瑾軒大明星,趕緊給你幸福的生活。”喬靈希笑眯眯的說道。

程星星臉蛋兒一紅,羞惱起來:“喬靈希,我纔不會嫁給他呢。”

喬靈希和程星星分彆的時候,她獨自的開車朝厲家彆墅駛去。

當進入了通往彆墅的私人大道的時候,突然,一輛銀色的跑車突然駛了出來,擋在她的車前。

喬靈希猛的一踩刹車,有些惱火的瞪著對方突然拐過來擋路的車子,低罵起來:“真冇禮貌!”

就在喬靈希決定繞路走的時候,對方打開了車門,孫靳澈高大的身軀,悠然的走了過來。

手指有力的在她的車頂處敲了兩記。

喬靈希驚住了,真冇想到那輛車上走下來的人,會是孫靳澈,他想乾嘛?打劫嗎?

劫財還是劫色啊?

喬靈希惱怒的推開車門,生氣的瞪住他:“孫靳澈,你乾什麼擋我的路啊?”

“我想見你,卻發現冇有你的電話號碼,隻能用這種方式來找你了。”孫靳澈薄唇勾起一抹笑意,很顯然,他並不覺的自己這樣的行為有多荒唐。

喬靈希眉兒皺緊,依舊帶著怒氣問道:“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幫了你,你是不是該感激我一下?好歹請我吃頓飯吧。”孫靳澈依舊是慵懶的語調,在這陽光下的大馬路上,他看上去很有貴家公子的氣息。

喬靈希表情一變,冰著小臉問:“你什麼時候幫過我?我怎麼不記得了?”

“你不是已經找到了孩子的父親嗎?這個忙,難道不是我幫的?”孫靳澈隻好提醒她。

喬靈希的表情更加的慘白了,她一隻手緊捏著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