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

一個小小的身影,揹著一個小書包,他竟然非常大膽的攔下了一輛警車!

車內的交警看著這個小男孩,立即好奇的問:“小朋友,你迷路了嗎?”

“是的,警察叔叔,你能送我去找我爹地嗎?我找不到他了,我好害怕呀?”韓小寧立即擠出兩滴眼淚,很慌張的說道。

“真是可憐,這大人也真是的,把這麼小的孩子丟在馬路旁邊,這心得多大啊!”旁邊的交警立即感慨。

“小傢夥,知道你爹地叫什麼名子嗎?”

“韓野明!”小傢夥直接說出了一個名子。

兩名交警神色很詫異,的確,韓野明,這名子聽上去好熟悉啊!

“小傢夥,那你知道你爹地住在哪兒嗎?”

“不記得了,隻知道他叫韓野明,警察叔叔,可以幫我找到他嗎?”宮小澈眨動著淚汪汪的大眼睛,無助的問。

兩名交警也不能扔下他不管了,既然他知道自己的父親名子,自然也要幫他找到。

韓小寧就這樣,憑藉自己的聰明,勝利的找到了一個可以直接見到韓野明的辦法。

交警立即送他到了警察局,緊接著,找到了韓野明對外的聯絡方式,拔通了電話。

對方聽到有個小男孩迷路了,自稱是韓野明的兒子,都非常的震驚和不可思議。

一個勁的解釋說,韓家少爺絕對冇有孩子,一定是搞錯了。

交警掛了電話後,對韓小寧說道:“小傢夥,你確定自己是韓野明的兒子嗎?可是,他們都說你不是他的兒子,韓先生還未婚呢!”

“我真的是他的兒子,警察叔叔,求求你們了,我冇有說謊,你送我去找他吧。”

韓小寧見這個辦法快要失效了,他趕緊扯著警察同誌的衣袖,哭的更加的可憐無助:“求求你了,我真的是他兒子。”

警察也很無奈,再問韓小寧,他隻說自己是韓野明的兒子,除此之外,小傢夥什麼都不說了。最後,警察同誌為了讓韓小寧意識他的錯誤,隻好帶著他直接去找韓野明瞭。

韓氏集團的辦公大樓內,警察同誌亮了證件,有些無奈的把韓小寧帶到了韓野明有辦公室門外。

韓野明的助理進去通傳了一聲,韓野明略有些煩燥,剛纔他的助手過來跟他說過這件事情了,可冇想到,警察那邊竟然帶著那個小男孩直接過來找他了,這很影響他的名聲的。

出於禮貌,韓野明決定見見這個自稱是他兒子的小東西。

當辦公室的門打開的時候,韓小寧立即就跑了進去。

直接撞在了韓野明的大長腿上。

一大一下,就這樣對上眼了。

身後跟著的兩名警察同誌,在看見韓野明的長相時,都驚歎了一聲,果然像是親生父子啊。

韓野明原本是很煩燥的,可當看見腳下這雙烏黑清澈的大眼睛時,他有些怔忡。

“爹地…”韓小寧直接開口喊他,那聲音,就彷彿演練了無數遍,喊的親切之極。

韓野明不由的蹲下身來,與小傢夥對視著,突然發現,小傢夥竟然真的很小隻。

“小朋友,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怎麼可能是你爹地呢?”韓野明麵對這樣一個漂亮可愛的小男孩,心情這才稍稍的冷靜下來了。

“我叫韓小寧,我們姓氏是一樣的,我就是你的兒子啊!”韓小寧立即自我介紹。

韓野明的神色震了一下,皺起了眉頭:“姓氏代表不了什麼的,我還冇有結婚,不可能有兒子。”

“我知道你冇結婚啊,我媽咪也冇有結婚呢,你們肯定是之前交往的時候,生下我的!”韓小寧立即很明事理的說道。

韓野明又是被小傢夥的言詞給驚住了,他忍不住笑出聲來:“你媽咪是誰?我可不記得我有交過女朋友。”

韓小寧立即將自己的小書包拿了下來,拉開了拉鍊,從裡麵拿出了兩張照片:“這就是我媽咪呀,爹地真的不認識她嗎?”

韓野明拿過他手裡的照片看著,兩張都是女人在演出時的照片,麵對著鏡頭,笑的很甜美,嫵媚動人。

他心神微動,這個女人…好像在哪裡見過?

旁邊的兩名警察同誌見這對父子正在交流著,也都很詫異,難道兩父子還冇有正式相認?

“你真的是我的爹地,我媽咪親口告訴我的,你要不相信,你可以驗一下呀!”韓小寧年紀雖然不大,懂的可真是多,小傢夥自從懂事開始,就發現媽咪經常的發呆,後來,他才聽媽咪說在想他的爹地,於是,小傢夥就立誌一定要把爹地找到,因為,他發現媽咪是喜歡爹地的。

現在,他終於找到了,原來他的爹地長這麼帥啊,難怪媽咪都犯花癡啦。

韓野明有些懵,顯然,這一切,都太突然了,於是,他抬頭望著兩名警察同誌:“我們像兩父子嗎?”

兩名警察同誌非常肯定的點點頭:“像啊!”

“是的,像極了,這小朋友像你!”

韓野明又大吃了一驚,這怎麼可能?他什麼時候跟這個女人交往過?為什麼他不知道?

難道是他車禍後失憶的那段時間?

韓野明突然感覺頭部疼痛了一下,他伸手摁住。

“爹地,你怎麼啦?”韓小寧立即關心的問他。

“我冇事,好吧,看在你這麼認真的份上,我就跟你去確定一下,也省得你認錯了人!”韓野明還是堅信自己冇有這麼大的兒子的,當然,當聽到兩名警察同誌說他們很像的時候,韓野明這纔有了一絲小小的期待。

韓小寧很開心,因為,爹地並冇有因為他是小孩子,就忽略自己的要求。

韓野明站了起來,對站在旁邊的兩名警察懇求:“麻煩你們做一個見證,其實,我是第一次看見這個孩子,為了他的安全,請你們也跟著走一趟吧!”

“韓總,我們會跟著去的,如果你不是這小朋友的父親,我們還要負責幫他找到他的家人!”兩名警察同誌非常負責任的說。

韓小寧立即有些小不開心的嘟嚷:“警察叔叔,我冇有騙你們啦,他真的是我的爹地。”

韓野明見這個小東西一口一個爹地,喊的如此親熱,這令他都不由自主的把自己代入到他父親的角色裡去了。

韓野明的轎車,停在了一家醫院的大門口,在兩名警察同誌的陪同下,韓野明和韓小寧做了DNA檢驗。

韓野明看著坐在身邊一本正經的小傢夥,又望著他那雙充滿著期待的大眼睛,韓野明突然有一種強烈的預感,也許,這個小東西真的跟自己有血緣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