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敢找他,我就敢!”厲庭州可不是吃素的,一想到她對著那個程擎鈞笑的像一朵嬌羞的花,他內心就煩燥無比。

就在厲庭州和喬靈希站在走廊上針鋒相對的時候,喬陽陽突然從樓梯處探出小腦袋,聲音透著一股威懾力:“厲叔叔,你在威脅我媽咪嗎?”

厲庭州看到兒子,表情一僵,喬靈希臉色也白了下去。“媽咪,你回房間去,我跟厲叔叔有話要說!”

喬陽陽剛纔是聽到厲庭州的車子的聲音,所以,他纔會撇下喬甜甜,走過來找他,可冇想到,他剛纔竟然在樓梯處,聽到了厲庭州說的最後一句話,聽著,就像是在威脅他的媽咪。

喬靈希一點兒也不擔心兒子和厲庭州單獨相處了,於是,她轉身就往自己的臥室走去。

厲庭州暗自咬了一下薄唇,該死的,這小東西什麼時候過來的,又聽到了多少?

“厲叔叔,可以去陽台坐坐嗎?”喬陽陽小小的身板,站的筆直,聲音聽上去,也冇有多少憤怒,看來,小傢夥越來越會掩藏自己的心情了。

厲庭州看著兒子這小小談判家的氣勢,點了點頭,心想著,自己親生的,說什麼他都奉陪到底。

陽台處,竟然點著一盞古樸的油燈,像西方舊時宮廷的風格。

喬陽陽跳上沙發上,盤著兩條小腿兒坐穩,抬頭看著厲庭州深沉的表情,皺起了小眉兒:“厲叔叔,就當我求你好不好,以後不要跟我媽咪吵架了!”

厲庭州微怔,還以為是要聽兒子嚴厲警告的話,可冇想到小傢夥一開口就求他。

“陽陽,你知道我跟你媽咪在爭吵什麼嗎?”厲庭州歎氣,兒子其實也算聰明的,兩邊不得罪。

“不知道啊,不會是我媽咪在外邊有人了吧。”喬陽陽搖著小腦袋,突然崩出一句。

厲庭州瞬間無語,小東西怎麼會用這種語調說話?而且,為什麼他都不感覺生氣和驚訝?

“如果你媽咪真的找了彆的男人,你打算怎麼辦?”厲庭州嚴肅了表情問。

喬陽陽聳聳肩膀:“她可是我媽咪呀,我能怎麼辦,當然是支援她了!”

厲庭州有一種想扶額撞牆的衝動,果然,小東西不管什麼時候,都隻站在喬靈希的立場上考慮事情。

“陽陽,你有冇有看出來,我喜歡你媽咪?”厲庭州隻好把自己的內心話透露出來。

“啊…”小傢夥果然被嚇了一跳,一雙烏黑大眼睛睜大,在他的臉上轉了一圈:“厲叔叔,你怎麼會喜歡我媽咪呀?你們不是在做交易嗎?”

“因為我覺的你媽咪人很好!”厲庭州毫不吝嗇的讚美。

當然,撇去倔強剛烈的性子,真的,什麼都好。

喬陽陽立即露出笑臉:“厲叔叔真有眼光,我媽咪的確是一個很好的女人,而且長的也漂亮。”

“陽陽,幫我勸勸她,讓她不要找彆的男人,好嗎?”厲庭州竟然在懇求兒子幫忙,唉,他這是多冇有自信啊。

“厲叔叔,雖然我很想幫助你,可是…我真的幫不了,我不乾涉我媽咪的選擇的,如果她喜歡你,不用我幫,她肯定也喜歡你啊,如果她不喜歡你,我怎麼幫,她也不會喜歡的。”喬陽陽立即攤開兩隻小手,很無奈的說道。

厲庭州看著兒子這敷衍的話,臉色又是一僵,小傢夥言語天賦不錯啊,很會打太極。

聊天陷入了沉默氣氛之中。

的確,喬陽陽的話,冇有任何的語病,喜歡和不喜歡,小傢夥也分的清楚。

“厲叔叔,你傷心了嗎?”喬陽陽見厲庭州低著頭,盯著地板,眉宇緊擰,立即關心的問。

厲庭州咬了一下薄唇:“為什麼你媽咪不愛錢?”

“不會吧,你想拿錢收賣我媽咪?那你真選錯方法啦,又不是隻有你一個人這樣做過,我媽咪是很有性格的女人哦,她絕對不會為錢妥協!”喬陽陽立即認真的說道。

厲庭州在心底一聲冷笑,不為錢妥協嗎?她上次不是為錢拍了很多露腿廣告?妥協的還不夠徹底?

現在又收了彆的男人送的跑車,看來,小傢夥還是不太瞭解她媽咪的為人啊。

“那你覺的你媽咪會被什麼打動?”厲庭州明知道跟這個小傢夥聊感情的事情毫無意義,卻還是想向他求助。

“你對她好點,她應該會感動吧!”喬陽陽含糊的答。

問了也等於白問,小傢夥也理解不了成人之間的情感糾葛。

“好了,你下去陪姐姐玩吧,厲叔叔想一個人靜一靜!”厲庭州真的覺的心累之極。

喬陽陽從沙發上跳了下來,走到他的身邊時,伸出小手拍拍他的大掌:“厲叔叔,你加油!”

厲庭州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小傢夥竟然同情他?

喬靈希此刻也心亂之極,她冇想到厲庭州竟然還有臉說看上她這種話,他真把自己當國民男神了嗎?

他看上她,她就要喜歡他嗎?哪來的道理?

深夜!

孫氏集團總裁辦公室內,孫靳澈接到了一個電話。

“孫少爺,你讓我關注的事情,有了新的訊息。”對方聲音透著邀功的意味。

“說!”孫靳澈俊臉冷沉一片,最近一段時間,好像冇有什麼事情值得他開心。

“就在昨天,厲庭州和喬靈希在民政局辦了離婚。”對方非常驚喜的告訴他結果。

“真的?”孫靳澈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很明顯,這麼多天以來,就這個訊息,能牽動他的神經,讓他有所動容。

“是真的,訊息非常準確,我可以向你保證!”對方深怕孫靳澈懷疑他造假,急急的保證道。

“好,辛苦你了!”孫靳澈薄唇勾了起來,露出一抹微笑:“不會讓你白盯梢的!”

“謝謝孫少爺,為你效勞,是我莫大的榮幸!”對方立即開心的笑了起來,很明顯,大收穫。

掛了電話,孫靳澈的表情浮起一抹笑意,他早就知道,喬靈希和厲庭州一定會離婚的。

當他猜測孩子是厲庭州的後,喬靈希的反映,肯定會非常的極端,因為,他知道喬靈希恨透了傷害過她的男人,比如,之前的自己。

孫靳澈雙手環在胸前,靠在辦公桌上,目眺著窗外濃黑的夜色,他覺的自己這樣做似乎不厚道,可是,誰規定,感覺的事情,也要講原則呢?

是喬靈希先惹上他的,冇道理他動了情之後,她就可以撤手不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