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離嫁的那個老頭不在家,喬靈希和程星星坐在沙發上,表情冷淡。

李月月直接跑到樓上去委屈的哭了起來。

李離卻很冷靜的用手寫了一份協議,拿到樓下來,讓喬靈希簽字,而且,還要讓程星星做個在場的證人。

喬靈希和程星星都在上麵簽了字,反正,拿了錢,喬靈希也不想再見到這對母女了。

下午三點多,喬靈希的卡裡果然多了五千萬,真是大數目啊。

可是,一想到當年喬家那近數百億的身家瞬間跨踏,現在,她卻拿著這五千萬覺的像天文數字,她這個大小姐,果然冇落了,連思想都限止了。

喬靈希請程星星吃了一頓午飯,跟她聊了關於自己今後工作的打算,程星星立即拍著胸膛保證:“靈希,放心吧,你以後肯定不會失業的,有我做你的支撐。”

“星星,有你在,真好!”喬靈希抱住她,感動之極。

“好啦,彆跟我哭窮,你現在可是擁有三千萬存款的大富婆了好嗎?”程星星立即打趣的笑起來。

喬靈希點了點頭:“說的也是,真冇想到我要五千萬,李離真給了。”

“她是害怕,怕你背後的那個男人…呃,抱歉,靈希,我不是故意要提厲庭州的。”程星星覺的可能又擢她的痛楚了。

喬靈希卻自嘲道:“算了吧,我以後可不敢再指望他,他給我的兩千萬,我也要還給他,我不想以後提起來,又說我拿了他多少錢。”

“我支援你這樣做,畢竟,拿人手短,萬一他要跟你爭搶孩子,你拿了他的錢,就有嘴說不清了。”程星星覺的喬靈希自己有錢了,就不該拿厲庭州的錢。

“我今晚就把錢還給他!”喬靈希做出了決定。

“靈希,你跟他離婚了嗎?”程星星突然問。

喬靈希點點頭:“離了,昨天中午,他助手來找我了。”

“真的?那晚上可以跟我哥吃頓飯嗎?他最近…”程星星語氣有些激動,冇想到喬靈希竟然這麼的迅速就離婚了,那是不是說明,她那傻大哥,有機會了?

喬靈希瞬間就難住了,她有些窘困:“星星,你…你能不能讓我緩一緩?”

程星星立即也覺的自己好像太心急了,也乾笑起來:“行,那就緩緩,等你什麼時候緩過來了,一定要記得聯絡我哥,知道嗎?他對你是真愛!”

“可是…星星,我現在對男人有恐懼心理了,如果你不希望我傷害你哥,你能不能先不提這事?”喬靈希真的很為難,畢竟,程星星是她最好的朋友。

程星星隻好聳聳肩膀:“那行吧,感情還是需要緣份的,我隻乞求著,你能看上我哥。”

“我自知配不上他!”喬靈希苦澀的笑了一聲:“也許我以後都不結婚了!”

“彆這樣嘛,靈希,這世界上,還是有好男人的,真的…你要有自信。”

“比如,郭瑾軒?”喬靈希突然打趣她。

程星星的表情一下子就嚴肅起來:“喬靈希,不許跟我提他,我現在惱死他了。”

“好吧,不說了,我打算買一輛車,你一會兒陪我去轉轉。”喬靈希想到自己現在出行不方便,就決定買一輛車,反正她現在也有錢了。

“好啊,走吧!”程星星非常開心的點頭。

所以最後,喬靈希買了一輛保時捷小跑。

夜色降臨!喬靈希開著她冇有上牌的新車,回到了厲家彆墅!

此刻,天已經黑了,兩個小傢夥也被劉叔接回了家,正在玩具室裡瘋玩著。

喬靈希將車停在花園道旁,看著旁邊那打造出來的漂亮遊樂場,當時,她還非常感激厲庭州,為女兒花費重金建造這座小型遊樂園,現在想來,太諷刺了。

就在喬靈希站在車旁發呆的時候,身後一列轎車駛了進來,喬靈希看著中間那輛轎車停在了客廳門前,餘下的幾輛車則繞過噴泉水池,再一次的駛離。

厲庭州竟然回來了!

喬靈希的心絃一繃。

想到一會兒要把錢還給他,她隻好重振了一下自己的精神。

雖然恨他,討厭看見他,但同住一個屋簷下,想避開,也難。

厲庭州早就看見她了,自然也看見她身邊那一輛新車,幽沉的眸,微眯了一下。

誰給她買的車?

那輛車,誰送給她的?

喬靈希無視男人那佇立在門前的高大身影,徑直的從他的身邊走了進去。

厲庭州目光卻一直盯著她的身影,直到看見她上樓,他也沉步跟了上來。

“誰給你買的車?”厲庭州是一個冇有多少耐性的人,他想知道的事情,就一定要問。

喬靈希冷哼了一聲:“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難道我不能擁有一輛自己的車?”

厲庭州總覺的像是某個混蛋送給她的,於是,他語氣透著幾份的酸氣:“是程擎鈞送的嗎?”

喬靈希整個人一僵,為什麼又要扯上程擎鈞?這個男人想像力還真是豐富啊。

“不是!”喬靈希為了不連累到江家,她隻能冷淡的否認。

“不是他,又還有哪個野男人送你的車?”厲庭州吃醋了,而且,直接寫在臉上。

喬靈希要被這個男人問到崩潰了,他這是以什麼身份在質問她啊?男朋友?老公?

他真的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吧。

“你憑什麼認為我找的都是野男人?說不定你找過的野花更多!”喬靈希惱火的瞪著他反駁。

厲庭州俊臉瞬間黑沉了一片,看來,果然是哪個男人送的。

“哦,對了,這是你給我的兩千萬,我還給你!”喬靈希打開包包,拿了卡,遞過去。

厲庭州正懷疑是不是這個女人拿自己給的兩千萬去買的,此刻看見她把卡遞過來,他的內心徒的一沉。

“彆的男人送車給你,你好像很開心接受,為什麼我送的任何東西,你都不要?”厲庭州覺的喬靈希根本就是在岐視他。

“我不是不要,我是不屑!”喬靈希重重的哼出一聲:“厲庭州,你以後不要再管我的任何事情了。”

“你以為你真的能跟我撇清關係嗎?我厲庭州看上的女人,絕對不可能讓她逃掉。”厲庭州也被她激怒了,最兩天,他一想到喬靈希對自己冷淡的像陌生人,他就煩燥不堪。

也許是從小就冇有被人如此的冷落過,厲大少爺吃不住了,越是不能碰觸的底線,就越勾起他的征服欲,這個女人越是想逃避他,可很奇怪,他就偏偏要過來惹她,有時候,甚至連他自己都控製不住。

喬靈希被他這自狂自大的話給驚了一跳,她冷笑譏諷:“厲庭州,愛上我,你會輸的很慘的。”

“是嗎?我從來就冇有輸過!”厲庭州自以為是,但也不否認自己看上她的事實。

喬靈希嘴角一勾,閃過狐狸一般的狡黠:“要不就試試看吧,看你要如何的贏我!”

厲庭州發現這個女人在挑釁自己,他極為狂妄道:“你要再敢找江家那個男人,你不防也試試,我會讓他徹底破產…”

“你敢…”喬靈希簡直要氣到頭頂冒煙,這個男人竟然玩這種無恥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