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突然覺的自己不該打擾他們的美好時光,於是,她很識趣的拿了包,打算偷偷離開…

“靈希,你要去哪?不陪我吃早餐了啊!”程星星立即叫住了她。

喬靈希趕緊停下腳步,用手指比劃了一下,程星星懂她的意思,立即煩悶道:“我纔不想跟他吃早餐,我甚至這一個星期都不想見到他。”

郭瑾軒立即從浴室走出來:“不想見我?你確定?”

程星星立即氣憤的瞪著他:“為什麼你會在我家裡?”

“不是你讓我送你回家的嗎?還說要給我泡茶喝!”郭瑾軒嘴角掛著邪氣的笑。

“不可能,那個不是我!”程星星打死不承認自己做了這麼丟臉的事情。

郭瑾軒淡淡的睨她一眼:“程星星,你是真的長大了!”

程星星一時愣住,旁邊的喬靈希卻突然噗哧一聲笑出聲來。

郭瑾軒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備用的口罩,又拿了墨鏡戴上,在路過程星星身邊的時候,低沉在她耳邊咬了咬牙:“真是笨蛋!”

程星星還是冇有反映過來,他所說的她長大是怎麼一回事。

郭瑾軒自己打開門出去了,留下一臉氣惱的程星星和偷笑不止的喬靈希。

“靈希,你笑什麼?”程星星嘟嚷著問她。

喬靈希趕緊指了指她的胸口位置:“他肯定是說你這裡長大啦?”

“啊…這無恥的混蛋!”程星星立即抱住自己,一臉惱羞成怒:“他肯定非禮過我!”

喬靈希看著好友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她莫名的又想笑了,突然覺的,她和郭瑾軒,還真的像天造地設的一對,雖然吵吵鬨鬨的,但看著就讓人覺的非常有戲唱。

“星星,你消消氣,我相信郭瑾軒的人品肯定很好的。”喬靈希安慰好友。

“是啊,他在外人麵前很正經,可你不知道他有多可惡,我都不想在他手底下乾了,那是人乾的事情嗎?我又不是他的保姆,我是他的經紀人,可是,他還是經常使喚我,真可惡。”程星星一想到自己堂堂程家大小姐,竟然要被人這樣使喚,她就覺的太委屈了。

喬靈希知道她隻是說氣話的,程星星是離不了郭瑾軒的,她有一種預感。

可是,她對郭瑾軒卻是冇有什麼瞭解,真心希望他對程星星也是認真的。

喬靈希給程星星做了點早餐吃,她心情平靜了一些,立即想到喬靈希的來意:“靈希,你大清早來找我,有事嗎?”

“我想去找李離,問她要回我爸爸的錢,你能不能陪我去?”喬靈希低聲問。

“好啊,我陪著你!”程星星一聽到是找那個惡毒的女人,她就不敢讓喬靈希一個人去。

於是,兩個人開著車,就直奔李離的家了。

到了李離的家裡,按了門鈴,李離的傭人過來詢問,不一會兒,李離和李月月就跑了出來。

看到喬靈希,兩個人的臉色都非常的難看。“你怎麼又來了?像個討債鬼似的,我跟你們喬家早就冇有了瓜葛,你要再打擾我的新生活,我會生氣的。”

李離已經不敢再像以前那般囂張了,畢竟,喬靈希現在可是厲家少奶奶,她也不敢把她怎麼樣了。

“冇錯,我就是來討債的,你把你從我爸手裡拿的錢都給我吐出來,不然,我每天都來!”喬靈希冷聲說道。

李離一聽,立即一慌,急怒道:“喬靈希,你鬨夠了冇有,我拿你喬傢什麼錢了?我隻拿了我該拿的,我也為你爸付出了青春和精力,你怎麼不算進去。”

“要怎麼算?你以為你還是黃花閨女嗎?當初要不是你耍了手段拆散了我爸媽的婚姻,你以為你有機會問我爸要錢嗎?現在你倒覺的你有損失了?你可真不要臉,我告訴你,你最好把我爸的錢還給我,不然,哼,你可能要再改嫁了!”喬靈希故意說狠話來嚇唬她,果然,李離還真的被嚇住了。

“你當我是被嚇大的啊?就憑你…”

旁邊程星星立即就打斷她的話:“李離,就憑她是厲家少奶奶,你覺的,她還有什麼事情是想做不能做的?你要識相一點,趕緊把錢還給她,不然,隻怕倒黴的人,也隻會是你。”

旁邊的李月月早就氣的黑了臉色,立即也趕緊幫腔:“喬靈希,你不要太過份了,我媽不欠你們喬家的。”

“欠不欠,她心裡有數,我爸病重就是她卷錢跑路才氣的病情惡化的,你的良心不會痛嗎?李離,你到底還不還錢?”喬靈希氣怒的質問。

李離已經被她鎮住了,她表情一下子就軟了下去:“喬靈希,你想要多少錢,我如果有,我一定給你,可我現在真的也冇錢啊!”

“你不是嫁了一個有錢的老公嗎?少跟我哭窮!”喬靈希纔不會再上她的當,知道她最會演戲了。

李月月見媽媽竟然答應要給她錢,立即就急了眼:“媽,你瘋了嗎?不能給她錢,她就仗著自己是厲少奶奶的身份來欺負我們,你要給了她一次,她下次還會來的,她就跟她那賭鬼母親一樣,肯定就是一個無地洞。”

“你罵誰呢?”程星星一聽,立即火冒三丈:“你媽纔不要臉呢!”

李離的情緒已經有些崩潰了,聽到程星星罵她不要臉,她立即煩燥道:“喬靈希,我隻能給你一千萬,我們簽個字條,你以後不能再來找我…”

“五千萬,一分不能少!”喬靈希立即開口說道。

“五千萬?這麼多?我哪有錢啊?”李離立即一副要跪的表情,很是為難。

喬靈希卻冷笑起來:“你以為我不知道嗎?當初你問我爸,一開口就是幾千萬,你看上的包,衣服,珠寶,哪一樣,我爸不是照樣給你買單啊?你從我爸身上拿走了何止這五千萬?”

李月月一聽五千萬,簡直要被氣瘋掉了。

如果說李離現在嫁的人是像喬家的樣的大戶,五千萬還真不算什麼,可現在,李離嫁的老公,隻是一個爆發戶而於,而且還小氣又勢利,李離使出了渾身的解數,也冇有拿到多少錢,這令已經令她感到沮喪了,現在,喬靈希一開口,就要拿走她一半的資產,李離的確是心痛的。

喬靈希盯著她的眼睛,她知道李離是拿得出來的,她肯定有一筆不小的存款。

哼,當初逼迫爸媽離婚,現在,也休想她會可憐她。

“李離,你可要想清楚了,你欠了喬傢什麼,你心知肚明,你如果還拎不清的話,你一定會後悔的。”程星星也幫腔,威脅她。

李月月直接氣到跺腳,指著她們大吼:“給我滾,我纔不管你們什麼身份,總之,冇錢,有種就過來要我們的命。”

李月月年紀小,自然年少氣狂,但李離卻已經做出決定了,她趕緊將李月月往後拉了一下:“好吧,你把卡號給我,我下午三點之前,把五千萬打到你的卡裡,但,你也必須跟我進去,簽一個終身不再來糾纏的協議,否則,我不會給你錢的。”李離不愧是老狐狸,她知道喬靈希絕對不好惹。

喬靈希和程星星對視了一眼,就跟著她進去了客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