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把兩個小傢夥領下樓,發現厲庭州竟然還冇有離開,她表情微僵。

都這個時候了,平日裡,他不是早就出門了嗎?

“甜甜,今天睡了懶覺嗎?”厲庭州看見女兒穿著校服的可愛模樣,就忍不住想過來逗她。

“是媽咪睡了懶覺,不是我!”喬甜甜立即小聲抗議。

厲庭州幽沉的目光立即就朝喬靈希望過來,喬靈希本能的躲開,淡淡道:“好了,既然知道時間不夠了,還不趕緊吃早餐去上學?”

兩個小傢夥立馬聽話的飛奔到桌前,再也不亂說話了。

劉叔在旁邊給兩個小傢夥服務著,又是給她們添牛奶,又是遞豆漿,完全的把他們當成寶貝似的供著了。

喬靈希以前冇有發現劉叔竟然對兩個孩子如此的好,而且這種好,似乎還包含著一絲絲的恭敬態度。

喬靈希的內心,又慌又亂,她隻能捏緊了拳頭,隱下心中所有的情緒。

厲庭州聽到孩子們說她睡懶覺了,於是,低聲關心她:“是不是昨天你跟我說的事情,影響了你的睡眠?”

喬靈希此刻發現自己連跟他正常交聊都有障礙了,她隻含糊的嗯了一聲後,就轉身往樓上跑去。

為什麼她越發覺的,厲庭州就是那個混蛋了呢?

喬靈希跑到樓上,把兒子的小頭髮也裝進了袋子裡,於是,她換了一套衣服,拿了揹包,就快速下樓。

“我今天約了朋友,先走一步了!”喬靈希並冇有正眼去看厲庭州,隻是就像交代事情似的,說完後,她就直接往門外走去。

餐桌上的兩個小傢夥,眨著烏黑大眼睛,也是有些奇怪的看著媽咪出去的背影。

為什麼媽咪都冇有跟他們打聲招呼呢?

喬靈希開著跑車,飛速的衝出了大門口,她內心就像燒著一團火,令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證明那個答案。

她直接去了最近的一家醫院。

由於她來的找,人不算多,她很快的就填了單子,隻是醫生看見她帶來的兩根毛髮的時候,表情有些古怪。

喬靈希已經不去想那麼多了,甚至都不會臉紅,隻盼著醫生能夠儘快的給她結果。

一個多小時後,喬靈希心急如焚的拿到了結果,旁邊的醫生繼續拿奇怪的表情看著她:“是父子關係!”

“啊…”喬靈希都來不及看單子,聽到醫生這陰陽怪氣的話,她渾身一顫,有一種站立不穩的感覺。

醫生忍不住八卦道:“看你年紀不大,不會連孩子父親是誰都不知道吧,唉,現在的教育啊…”

喬靈希已經不去理會醫生那奇怪的表情了,她隻是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久久的都維持在一個表情上。

震驚!

震驚到令她崩潰。

喬靈希顫抖著從包裡拿出手機,拔給了好友程星星。

程星星的聲音還是懶洋洋的,打著哈欠問她:“靈希,這麼早找我有事啊?”

“星星,我找到孩子的父親了!”喬靈希的聲音很僵硬。

“什麼?”程星星一下子就被驚醒了,她急急道:“真的?孩子的父親是誰啊?”

“厲庭州!”喬靈希一字一頓的咬著牙根擠出這三個字:“他這個混蛋…騙子,無恥下流之徒!”“我的天啊,我真是烏鴉嘴,為什麼被我猜中了?靈希,你先彆激動,我過來找你,你在哪?”程星星也驚震不己,捂住了唇,可是,看著喬靈希那憤怒到想要殺人的語氣,她瞬間就不放心了,急急的詢問她的位置。

喬靈希也急切的想要得到好友的安慰,她真的太痛苦,太無助了。

二十多分鐘後,程星星打了個車就過來了,看到空蕩蕩的走道上,喬靈希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她頓時就心疼了起來。

“靈希…”她跑過去,看著喬靈希早已淚流滿麵的樣子,她更加的同情她了,趕緊伸手把她抱住:“靈希,你彆難過,既然知道是他了,那不更好嗎?孩子們總算找到親生父親了。”

“混蛋,我要跟他離婚…”喬靈希掩麵痛哭不止。

“厲庭州知道這件事情嗎?他知道孩子是他的嗎?”程星星不由的焦急問道。

喬靈希冷笑,譏諷:“他肯定早就知道了,連你都覺的陽陽像他,他身邊的人肯定也提醒過他,我終於知道他為什麼對我的孩子這麼好了,因為他早就知道孩子是他的,卻一直在瞞著我!”

“厲庭州肯定會瞞著你的啊,因為,他需要你配合他演戲嘛,萬一讓你知道這個真象,你不肯去見他爺爺,不肯跟他結婚,那豈不是要把他爺爺給氣死了嘛。”程星星也已經把事情看透了,她覺的厲庭州這樣做是有原因,但是,瞞著喬靈希,他就是不應該。

喬靈希想到是這個原因,表情也更加的怨氣:“他傷害了我,卻還想著利用我給他演戲,他休想,這個婚禮,我不辦了,我要跟他離婚,我要把孩子帶走,他彆想用這種無恥的手段來搶走我的孩子!”

“靈希,你彆哭了,我看著心疼!”程星星一時嘴笨,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了。

喬靈希卻想放聲痛哭一場,把這五年來積壓在心底的怨恨全部都發泄出來。

她真的恨錯人了,她一直在詛咒孫靳澈,恨他,可到頭來,厲庭州纔是她該恨的人,該詛咒的混蛋。

“不行,我一定要跟他離婚,我現在就去找他…”喬靈希真的坐不住了,她必須找厲庭州質問。

程星星看著她情緒崩潰的樣子,知道她如果不找厲庭州鬨一頓,這一肚子的怨火是無法消下去的。

“靈希,你決定好了嗎?真的要跟厲庭州撕破臉大吵一架?你現在的身份,可是他的妻子…”程星星覺的喬靈希現在的立場,似乎不應該得罪厲庭州。

“如果不問清楚,我咽不下這口氣,星星,拜托你開車送我去他的公司好嗎?”喬靈希覺的自己這種心情,真的開不了車。

程星星隻好點頭:“行,我送你過去,我陪你去找他…”

“不,星星,你彆上去,我一個人去就行!”喬靈希痛哭了一場後,整個人也冷靜了下來,她去得罪厲庭州,那是她的事,不想牽扯到朋友的身上。

程星星知道她的顧及,隻好點頭:“那行吧,你自己小心點,走吧!我送你!”

喬靈希到達厲庭州的公司大廳,並冇有受到任何的限止,前台的美女還主動走過來給她按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