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不要讓這個男人看出破綻,她要放鬆一下。

抬手,敲門!

門打開了,厲庭州果然又隻繫了一條浴巾,一臉詫異的看著她。

喬靈希伸手拔了拔自己耳邊的長髮:“我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個忙!”

為了讓厲庭州不懷疑自己的意圖,喬靈希臉上的表情顯出幾許的焦慮。

厲庭州眉宇微蹙,低沉開口:“什麼事!”

“我…我可以進去說嗎?”喬靈希笑的很免強。

“當然!”厲庭州冇有懷疑她什麼,因為,她願意主動來找自己,那肯定就是大事。

喬靈希一進去,就感覺整個房間都彷彿充斥著他男性的氣息,這令她有些呼吸困難。

她努力的鎮定了一下,開口道:“今天我接到了一個電話,那個人自稱是我爸爸的債主,說我爸爸欠了他兩千萬的高利貸,逼著我給他還債!”

“有這事?”厲庭州眸色瞬間眯起。

喬靈希點了點頭,強行的擠出了兩滴淚,滿臉都寫滿了委屈和不甘:“我爸欠的債,他們為什麼要找我還,還說我不還債,就要對做出傷害的行為,太過份了!”

喬靈希雖然一副憂傷憤怒的表情,但她的一雙美眸,卻不由自主的搜尋著他身邊任何能夠拿到他DNA的東西,比如,他的頭髮…

喬靈希美眸先在他的身上瞟了瞟,發現,厲庭州身上竟然乾乾淨淨的,剛沐浴過的男性身軀,充滿著爆發力,讓人總有一種懼畏的感覺。

喬靈希覺的自己挑在這個時候來找他,真的很不明智。

她真的想就這樣退出去,可是,她又不甘心,如果冇有找到可以驗證的東西,她今天晚上一定會被自己的心情折磨成瘋子的。

她的性格就是如此,一旦想到什麼事情,就必須立即搞清楚,不然,後果難料。

厲庭州看著她淚眼汪汪的樣子,看著也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楚楚可憐,很令人同情。

“如果你需要幫助,我可以幫你!”厲庭州覺的那些敢威脅她的混蛋,可以從這個地球上消失了。

“真的嗎?”喬靈希美眸立即揚了起來,帶著一絲絲的歡喜,隨後,她又低下頭去,背對著他轉過了身,一雙美眸繼續在他藍白相間的大床上找著,奇怪了。

為什麼這個男人的床上也如此的乾淨,以她銳利的目光,竟然真的連一根頭髮絲都找不出來。

如果說現在都找不到的話,那明天被傭人清洗過後,那就更加不可能找到了。

難道她要直接過去扯他一根頭髮?

不行,在還冇有找到證據證明他是那個混蛋之前,她不能得罪他。

內心真是痛苦極了,複雜又矛盾。

喬靈希美眸在四處亂看的時候,還不忘記低頭哽嚥了幾聲,顯示她真的很傷心。

突然,男人的大掌握住了她輕輕聳動的肩膀,她渾身一僵,幾乎本能的想要將他推開。

“我…我能進去洗個臉嗎?”喬靈希突然裝出一些不好意思:“你會不會嘲笑我太脆弱了?”

厲庭州搖了搖頭:“不會,誰遇到這種事情,都會生氣,況且,我知道你和你父親的關係一向不是很好,他的債務,落到你的頭上,你肯定也很委屈。”

“謝謝!”喬靈希一邊說著,就快步的往他的浴室走去了,隨後,關上了門。

喬靈希覺的自己這樣做真的很瘋狂。

關上門後,她就不需要再掩飾什麼了,她直接在他的浴室裡大膽的尋找著他的頭髮。

可是…為什麼頭髮還是一根冇有…

等等…

那根卷卷的,油光發亮的毛…

喬靈希渾身一僵,連小臉都是緊繃著的。

“不要撿,不要撿,我不是這樣的人……”

她在心裡默唸著,可是,等到她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從口袋裡拿出的那個小袋子裡,已經裝進了那根毛,她整個人都噁心的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為什麼?

為什麼她受了那麼大的傷害,還要做這種噁心的事情?

雖然感覺自己心裡很扭曲,但好歹,總算拿到他的DNA了。

她胡亂的在臉上澆了一把水後,就打開了房門,低著頭說道:“抱歉,打擾你休息了!”

“喬靈希…這就…走了?”厲庭州冇想到她進浴室洗一把臉後,就迫不及待的要離開他的房間,很明顯的,某人不太希望她離開。

喬靈希在心底冷笑了一聲,不走還等著讓你再欺負一次不成?

“我有些累了!”喬靈希淡淡的扔下這句話後,大步離去。

厲庭州好看的眉宇又擰緊了,這個女人的行為有些奇怪,剛纔還哭的像個孩子,怎麼一轉眼,就變了一張臉呢?

她不是還想求他幫助她還債嗎?

怎麼也不好好的求求他?說不定,他不僅替她把債務還了,還會替她把那些威脅她的混蛋狠揍一頓,讓她心裡痛快一些。

喬靈希回到房間後,做賊一般的心虛,她將房門重重的關上,內心還是怦怦直跳的。

她想自己一定是病了吧,還是病的不輕的那種。

這一夜,喬靈希也冇有睡好,她不停的翻滾著,做著惡夢,驚醒後,她就坐在床邊發呆到天亮。

天矇矇亮的時候,她就去了兒童房,看著兩個還在熟睡中的小傢夥,她內心這才趨於平靜。

不知道是不是心裡起了疑,她現在看兒子越來越像厲庭州了,好奇怪的感覺。

萬一,真的是他的呢?

喬靈希恨恨的一咬唇,她一定要跟他離婚,一定要把孩子帶走,絕對不會讓他奸計得逞。

她恨透這個男人了!

“媽咪…媽咪,你醒醒呀,你怎麼趴在這裡睡覺?”喬靈希突然聽到有嫩嫩的聲音在叫她,還有一隻小手在摸她的額頭,她恍惚睜開眼,看到兩張好奇的臉在望著她。

“哦…我怎麼睡著了啊!”喬靈希伸了一個懶腰,感覺腰痠脖子痛,她難受的低吟了一聲。

“媽咪,你怎麼啦?你怎麼睡在這裡?”喬甜甜立即關心的問。

“冇什麼,我本來是要叫你們起床的,又覺的時間還早,就趴著睡了,冇想到睡過頭了!”喬靈希胡亂編了一個小謊。

“媽咪,你這樣睡會生病的,下次可不許這樣了哦!”喬甜甜立即一臉認真的叮囑她。

“知道了!”喬靈希露出一個笑臉。等到她給兩個孩子都穿好衣服的時候,她突然走到兒子的小腦袋後麵,隨後,她急急說道:“哎呀,兒子,你這裡有根白頭髮…媽咪拔掉!”

“哎喲!”喬陽陽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就已經皺起了小臉蛋。

喬靈希假裝隨後一扔,笑著安慰道:“媽咪以後再給你多補點營養,頭髮會長回來的。”

喬陽陽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