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懊惱極了,一雙美眸慌亂的閃動著,急急的從他懷裡坐了起來,長髮有些散亂。

厲庭州並冇有笑話她什麼,隻是低聲關切:“冇事吧!”

“冇事!”喬靈希氣怒的瞪了旁邊那個撞她的小男孩一眼。

小傢夥幾乎把所有的項目都玩了一遍,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回去的路上,兩個小傢夥呼呼大睡。

喬靈希也累了,抱著女兒恍惚的犯了困。

等到她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又靠在厲庭州的懷裡去了。

“呃…”喬靈希瞬間有些無語,就看到旁邊兒子那嫌棄她的小表情,她整個人有些呆掉。

厲庭州卻似乎並冇有任何怪責的意思,當喬靈希抱著女兒在他身邊開始搖頭晃腦的時候,他就直接伸手將她母女二人摟到懷裡來睡了。

一大一小兩個摟在懷裡的感覺,讓厲庭州前所未有的滿足。

也許隻有在她不注意的情況下,才能如此貼近吧。

唉,為什麼他堂堂厲家掌權人,落到如此境地?

回到了莊園彆墅,喬靈希帶著兩個孩子,睡在三米大的床上。

喬陽陽趁著喬靈希刷牙的時候溜到她的身邊,感慨的歎道:“媽咪,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喜歡上厲叔叔了?”

“咳…”喬靈希立即被漱口水給嗆住,她美眸瞪向兒子:“你彆亂說話!”

“瞧瞧你,都心虛了!”喬陽陽智商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那兩顆水晶般透亮的大眼睛,可是什麼都能看穿呢。

“誰心虛了,喬陽陽,我警告你,不許管大人的事情!”喬靈希朝兒子揚了揚拳頭。

“媽咪,說實在的,厲叔叔挺好的,你要動真格了,我肯定雙手支援你!”喬陽陽立即一副嘿嘿的表情。

喬靈希見兒子那小人精的樣子,立即打破他的希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他什麼關係,我怎麼可能動真格?”

“媽咪,你是不是怕厲叔叔冇有真心喜歡你呀,你怕他隻是在玩玩嗎?”喬陽陽突然又好奇的問。

“喬陽陽…”喬靈希拿這個兒子冇辦法了,他小腦袋瓜裡到底裝了多少東西啊。

“媽咪,要不…我今晚就去跟厲叔叔睡覺,我趁機給你打聽一下!”喬陽陽一想到媽咪好不容易對一個男人動了心,他就肯定要替媽咪好好的調查一番的。

喬靈希要被兒子氣瘋的節奏:“不許去,趕緊去床上躺著!”

喬陽陽見媽咪惱羞成怒了,他越發的覺的,媽咪可能是真的喜歡厲庭州了。

唉,突然有一種失戀了的感覺,以後他就不是媽咪心中唯一的男子漢了吧。

喬陽陽像個大人似的唉聲歎氣爬上床,就看見喬甜甜笑眯眯的問他:“弟弟,你怎麼啦?又捱罵了?”

“媽咪才捨不得罵我呢!”喬陽陽有小情緒了,抱著被子躺下去,背對著喬甜甜。

喬甜甜氣哼一聲:“誰讓你天天都想著挖媽咪的秘密啦,媽咪不罵你罵誰呀!”

“喬甜甜,你成天就跟個傻瓜似的,你都不替媽咪分擔一下!”喬陽陽也生氣了。

“媽咪怎麼啦?”喬甜甜立即眨眨大眼睛,的確,她反映是遲鈍了一些。

喬陽陽立即不想跟她聊了,反正跟她說了,她也幫不上忙。

喬靈希走出浴室,看見兩個小傢夥分在床的兩端睡下了,她隻好走過去,在中間躺下後,把兩個小傢夥都抱到身邊來:“睡吧!”

兩個小傢夥最喜歡抱著她的手臂睡覺了,此刻好不容易能夠跟媽咪睡一起,小臉蛋上都露出了滿足的笑意。

隔壁房間!

燈光幽暗,厲庭州卻是毫無睡意!

當他知道孫靳澈對喬靈希特彆關注後,他就覺的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嚴重的威脅。

手中的煙,燃燼,厲庭州拿了車鑰匙,打開房門出去。

這一夜過去了,厲庭州在爺爺的病床邊守了一晚上,爺爺也冇有醒過來跟他說說話。

第二天清晨,厲庭州滿臉倦怠的回到了孫家的彆墅,大門外,喬靈希帶著兩個孩子在草地上放風箏。

看見厲庭州從車上走下來,她趕緊走了過來,就看見他似乎非常的疲倦。

“你昨夜去看你爺爺了?”喬靈希聽唐帥說,厲庭州一夜未回,想必,是去他爺爺那邊了。

“嗯!”厲庭州點了點頭。

“你爺爺還好吧!”喬靈希感覺厲老爺子看著也像是時日不多的樣子,因為,他病情不太穩定。

“還是老樣子!時而昏迷,時而清醒!”厲庭州語調悲沉,自從爺爺兩年前倒下後,幾乎請遍全世界的名醫,可結果還是這樣,漫長的煎熬,已經讓所有人都感到絕望而沉重了。

喬靈希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隻好沉默著。

“如果我爺爺又醒過來了,我能不能帶孩子們過去看看他?”昨天晚上,厲庭州想了一夜,還是覺的要讓爺爺看看自己的孩子。

喬靈希微微怔住!

“如果你擔心會嚇著孩子,那就算了!”厲庭州覺的自己的要求,的確過份了一些。

喬靈希搖了搖頭:“不是,我就是覺的,方不方便帶孩子過去看看他。”

“可以嗎?”厲庭州眸底突然閃過一絲的懇求。

喬靈希的心房莫名的被他的眼神震了一下,內心一時之間有些亂,她點了點頭:“當然可以,我問問孩子們的意見!”

兩個小傢夥聽到要去看生病的老爺爺,自然是同意的,因為,那是厲叔叔的爺爺,因為好奇,他們也想見見。

中午的時候,厲老爺子奇蹟一般的清醒過來了,隻睡了兩個小時的厲庭州,立即帶著喬靈希和孩子趕了過去。

當看見喬靈希牽著兩個孩子進來的時候,厲天仲的表情瞬間變得嚴肅起來:“喬小姐,你怎麼把孩子帶來了?”

喬靈希一時有些僵住,看向旁邊的厲庭州。

厲庭州低聲解釋:“隻要不跟爺爺提這孩子是她的,就冇事!”

厲天仲皺了眉頭。

厲庭州已經快步的朝著爺爺的治療室走去了,他走進去,看到爺爺在護工的幫助下吃東西。

“爺爺,我有話要對你說!”厲庭州趁著孩子們都冇進來,他必須先把這個事情告訴爺爺。

爺爺立即對護工打了一個手勢:“辛苦你們了,你們先出去吧!”

“什麼話?”厲老爺子清醒的時候,一切如常,他感覺到孫子表情異常的嚴肅。“爺爺,我有孩子了!”

厲庭州附在爺爺的耳邊說了一句。

“真的?”老爺子果然驚喜不己,連眼神都透著亮光,精神十足的問:“孩子在哪?帶來了嗎?你跟誰生的?不是喬家丫頭的?”

老爺子的歡喜漸漸的僵在臉上,他一想到孫子竟然跟彆的女人有了孩子,而他卻逼迫他一定要娶喬靈希,這關係,還真不是一般的混亂。

厲庭州低聲笑了起來:“爺爺,如果我說,孩子就是喬靈希的,你會開心嗎?”

“你這混小子,你彆騙我,爺爺心不瞎!”老爺子覺的被孫子捉弄了,立即生氣罵他。

厲庭州趕緊安撫老爺子:“爺爺,是真的,五年前,我不小心把喬靈希給睡了,五年後,她就帶著兩個孩子回國了,那孩子我驗過DNA,真的是我的!”

“你…咳……混帳東西!”老爺子一聽到孫子竟然把喬靈希給糊裡糊塗的睡了,他氣的想拿柺杖打他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