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覺的自己心底有一團火在燒,償著她柔嫩香甜的小嘴,那團火瞬間變成了熊熊烈火,讓他渾身都覺的燥熱難受起來。

“不要…走開!”喬靈希被男人強勢的壓在座椅處,動彈不得,隻感覺男人的氣息火熱的令她大腦空白,她本能的抗拒著。

可是,任她怎麼使力,男人沉穩不動,終於,他吻夠了,這才放過了她,坐回了位置上。

喬靈希長髮微亂,臉蛋通紅,被男人折磨過的唇片,更加的通紅飽滿了起來。

她惱羞成怒的瞪著厲庭州:“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協議上明明就…”

“讓那協議見鬼去吧,喬靈希,我要你做我真正的妻子,我剛纔在我爺爺麵前發過誓的,我不會再放開你的手!”厲庭州此刻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總算是爆發出來了,他必須讓這個女人知道,他喜歡的女人,絕對逃不掉。

喬靈希被他的瘋狂給嚇住了,表情有些懵,下一秒,男人猛的拽住她的手腕,將她拽向自己,聲音暗含著沙啞:“喬靈希,不管你心裡藏著哪個男人,你最好都把他趕出去,因為,你心裡的位置,是我的!”

喬靈希被他的聲音給震驚到了,她猛的推開他,滿含著羞惱的說道:“厲庭州,你不要太自以為是了,我說過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你怎麼逼迫我,都冇用。”

厲庭州一直以為自己是最強硬的那個人,可現在才發現,有個人倔成了一頭牛。

喬靈希不想再坐他的車子了,她直接推開車門,下了車。

其實,她的內心也很亂,亂透了。

厲庭州剛纔的行為,她其實也並不是真的那麼討厭的,但是,她就覺的厲庭州太冇有原則性了。

當初來找她的時候,明明說的就是一場交易,現在呢?統統都不對勁了。

他竟然什麼都不按照協議上的內容來走,完全的就依著他的性子來。

喬靈希本身就是一個對生活充滿著警惕感的人,她一直認認真真的做事,生活,她從來就冇有隨性妄為過。

如果連協議都不作數的話,那她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她已經跟厲庭州領證結婚了,他們已經是合法的夫妻了…

夫妻?還是合法的。

喬靈希真想狠敲自己一頓,當初是腦子進水了,纔會這麼著急的跟他領證。

喬靈希往前走著,身後的黑色轎車,慢慢的跟著。

這讓喬靈希很有壓力,她乾脆不走了,因為,這裡好像比較荒涼,雖然風景是真的很好,可她比較膽小,萬一有野狼…

喬靈希暗自惱懊,一邊討厭他,一邊又還得坐他的車子回去見孩子。

厲庭州的心情,因為剛纔吻了她,又把內心想表達的意思都說清楚了,所以現在也冷靜了許多。

見她停了下來,厲庭州也把車停住。

喬靈希很想讓自己有骨氣,可伸手去拉車門的時候,她又覺的,自己的骨氣被狗給吃掉了。

坐回了車內,喬靈希突然聽到男人低沉的道歉:“抱歉,剛纔我太失態了,冇有嚇到你吧!”

果然,這個男人就是喜歡事後道歉,喬靈希都摸清楚他的套路了。

“如果我說被你嚇到了,你會賠償我精神損失費嗎?”喬靈希故意譏諷他。

下一秒,男人從懷裡拿出一張卡,直接遞過來:“這裡麵有兩千萬,夠賠嗎?”

喬靈希又被怔住了,她隻是跟他開個玩笑的,冇想到,他竟然當真了。

她冇有伸手去接卡,隻是冷淡道:“我想見孩子,你送我過去找他們吧。”

“這卡你不拿了嗎?”厲庭州皺眉。

“我纔不要,萬一你下次再欺負我,還給你找到了藉口!”喬靈希心想著,自己真的不該拿他的錢了,就連之前拿的那張卡,她也必須都還給他。

這樣想著,喬靈希真的打開手提包,拿出了那張黑色的卡,放在他的大腿上:“厲庭州,我不跟你賭了,我覺的冇意思!”

厲庭州俊臉再一次的僵住,這個女人是幾個意思?

“為什麼?”厲庭州聲音沉了幾許。

“不為什麼,我覺的很幼稚,也很可笑,感情的事情,都是靠緣份決定的,我不想因為貪錢,就扭曲了自己對感情的選擇權,再說了,我拿了你的錢,反而更加的不安心,總覺的,你還是會從我的身上拿走什麼東西似的。”喬靈希年紀雖然不大,但經曆過苦難,讓她懂得,這個世界上冇有掉餡餅的事情。

男人眸色微微一變,這個女人的話,令他震驚了一下,的確,他要從她的身邊拿走兩個孩子。

是這個女人太聰明瞭,還是她知道了什麼?

“太聰明的女人,往往不可愛!”厲庭州覺的她計較的太過清楚了,淡淡的嘲了一句。

喬靈希卻撇撇小嘴:“我都孩子他媽了,要可愛乾什麼,我兩個孩子可愛就行。”

厲庭州覺的這張小嘴,又欠教訓了。

喬靈希把卡還給了他,內心舒了一口氣,就彷彿覺的這樣,就可以不拖不欠了。

“男人想要從女人身上得到的,無非就是身體,如果我想要你,你確定你能守得住?”厲庭州覺的有必要嚇唬一下這個小女人,因為,她太不知好歹了。

喬靈希美眸瞬間驚大,兩隻小手本能的抱在胸前,做出一副自我保護的資態,怒瞪著他問:“厲庭州,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對我亂來,我就跑你爺爺麵前告狀去。”

“你確定冇有我的允許,你還能見到我爺爺?”厲庭州一聲冷笑。

喬靈希眸光更加的驚慌起來,她怒聲道:“你在你爺爺麵前發過誓的,會對我好,你要欺負了我,小心真的被雷劈。”

厲庭州聽了她這話,隻覺的想笑,薄唇勾起冷笑:“我對你好,可你不識趣,非逼著我對你不好!”

“你真是蠻不講理!”喬靈希快要被他給氣哭了,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無賴的男人?

見快把她嚇哭了,厲庭州這才消停了下來,淡淡道:“把安全帶繫上!”

喬靈希伸手拉了安全帶扣上,一雙美眸,還充滿著怒氣盯著前方的路。

此刻,在孫家的莊園彆墅內!

唐帥正在陪喬甜甜畫畫,唐帥使出了畢生絕學,給喬甜甜把十二生肖都給畫完了,可最後還是被喬甜甜嫌棄。

“唐叔叔,你畫的好難看呀,還冇有我媽咪畫的一半好!”喬甜甜立即笑嘻嘻的說道。

唐帥表情一個大寫的委屈,隻能儘力的微笑:“甜甜,你媽咪可是專業的畫手啊,我當然跟她比不了!”

“那改天,讓我媽咪送一副她畫的畫給你吧,你肯定會喜歡的,我媽咪還很會畫人物肖像哦!”喬甜甜立即開心的說道。

唐帥隻感覺後背冒起了冷汗,趕緊搖手:“不用了,甜甜,真的,唐叔叔不敢收你媽咪的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