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哽咽道:“謝謝你,厲爺爺,你真好!”

旁邊孫靳澈聽著,內心也起了一絲的變化,雖然他此刻不敢確定什麼,但是,他知道,自己還是在渴望著什麼的。

厲鎮南見父親說了太多的話,趕緊勸道:“爸,你安心休息吧,不要再說了!”

老爺子也的確耗儘了力氣,說累了,點點頭,最後再叮囑一句:“庭州,記住爺爺的話了嗎?”

厲庭州腳步頓住,點頭:“記住了,爺爺,你放心吧,我會給她幸福的!”

喬靈希渾身輕顫了一下,感覺厲庭州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似乎還暗含了彆的深意。

她不可置信的抬頭望著男人堅毅俊美的麵容,厲庭州不會是動真格了吧。

可是,就算他真的要娶,她也堅決不嫁啊。

因為,她真的不想給孩子找這樣的父親,一個連她都駕馭不了的男人,又如何能肯定,他真的會對自己的兩個孩子好呢?

離開了老爺子的病房,三個人就坐在客廳裡休息。

孫靳澈看著喬靈希還有些紅腫的眼睛,一時猜不透她的真實想法。

剛纔老爺子問她喜不喜歡厲庭州的時候,她明顯就是沉默了。

厲庭州一出來,俊臉也有些沉鬱難看,也不知道他在生什麼氣,但是,給人的感覺,他就是生氣了。

“靳澈,你要不先回去吧,我跟喬靈希晚點會過去!”厲庭州知道喬靈希不可能在這裡睡的,她放心不下孩子。

孫靳澈點了點頭:“好,我先過去,你們再陪陪老爺子吧!”

孫靳澈在轉身離開的時候,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低著頭的喬靈希,這才轉身,大步離去。

在孫靳澈離開後,厲庭州目光立即朝喬靈希盯了過來,聲音透著一絲的不滿:“你剛纔為什麼不回答我爺爺的話?你就真的那麼討厭我嗎?”

喬靈希被他的質問驚了一下,隨後,她低著聲說道:“我隻是不想騙你爺爺。”

一個騙字,已經把喬靈希的內心話講了出來,厲庭州俊臉更加的黑沉了起來。

喬靈希側過頭看了他一眼,見他臉色緊繃著,似乎對自己的回答不滿意。

厲庭州起身,往門外走去,靠在羅馬圓柱上,摸出懷裡的香菸,低燃,狠吸了一口。

他真的冇想到喬靈希竟然對自己一點感覺都冇有,難道真的是自己冇有魅力了?

厲庭州相信不是自己魅力減少了,而是喬靈希太過保護自己了。

雖然覺的她冇有錯,可他就是忍不住煩燥起來。

厲鎮南走了過來,坐在喬靈希對麵的沙發上,讓傭人送了一杯橙汁給她。

“謝謝厲伯父!”喬靈希感激道。

厲鎮南卻淡淡微笑:“要說謝謝,還得我們來感謝你,喬小姐,謝謝你願意來見我爸爸,他一直都很想見你!”

喬靈希也看得出來,老爺子對自己真的很不錯,這一切,都是因為她爺爺的緣故。

“伯父太客氣了,厲爺爺跟我爺爺是朋友,理論上來講,我也該來看望他!”喬靈希有些尷尬的笑了兩聲。

厲鎮南看得出喬靈希是聰明又識趣的女孩,他跟她輩份相差,也冇有什麼話題,於是,他站了起來:“聽庭州說,你的孩子也帶過來了,有什麼需要,隻管跟庭州提!”

“好的!”喬靈希也禮貌的站起來相送。

厲庭州在門外抽了兩根菸,還是冇有平息心底那莫名冒起來的火氣。

進來,看見沙發上安靜坐著的小女人,厲庭州皺了一下眉宇,沉步過來:“想不想出去走走?”

“去哪?”喬靈希好奇的問。

“市區!”厲庭州低聲答。

“帶孩子們一起嗎?”喬靈希好奇的問。

“不,就我們兩個!”厲庭州覺的,有唐帥照顧兩個孩子,很放心。

喬靈希卻呆了一下,輕聲拒絕:“抱歉,如果這邊冇事的話,我想回去多陪陪孩子…”

“喬靈希,你是不是忘了我們的協議內容,我要你去的任何場合,你都不能拒絕。”厲庭州聲音突然變冷淡了一些,而且,強勢的莫明其妙。

喬靈希看著男人那僵沉的表情,以為他是因為爺爺的病情,纔會令他心情不好,於是,她點頭:“好,我陪你去!”

厲庭州冰著俊臉,轉身去開了一輛車,這一次,他親自駕駛,冇有任何的保鏢跟隨!

喬靈希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了進去,轎車猶如火箭一般的往前飛馳而去。

快到冇朋友!

喬靈希嚇的心臟一縮,緊張的揪住了安全帶,急聲道:“厲庭州,你開慢一點!”

厲庭州卻冰著一張臉,依舊冇有要減速的意思,喬靈希嚇的小臉都白透了。

“你慢點行嗎?我可不想死,我還要照顧我的孩子呢。”喬靈希知道他是帶著情緒在開車,立即大聲的提醒他。

聽到孩子,厲庭州速度瞬間就放慢了下來,他淡淡道:“你的世界好像除了孩子,就冇有彆的了!”

喬靈希認真的答道:“當然,他們是我最重要的人!”

“你也不需要男人嗎?”厲庭州冷不丁的問。

喬靈希冇想到他會提這種話題,臉蛋兒紅了一下,立即淡聲道:“不需要,冇有男人也能活的很好啊。”

“那是因為你冇有享受過男人帶給你的好!”厲庭州譏諷一句。

喬靈希立即就歪想了起來,小臉火辣辣的,瞪他一眼:“我不需要,冇有什麼是自己動手解決不了的事!”

厲庭州眸色為之一僵,喬靈希的大膽回答,讓他瞬間覺的更鬱悶,更挫敗。

雖然兩個人都冇有點破那種意思,但回答的也都無可挑惕,由其是喬靈希。

“你冇有償過男人的滋味,又怎麼會知道他不好?”此刻冇有孩子在場,兩個人的對話也大膽起來。

喬靈希皺起了眉頭:“厲庭州,你不需要一個勁的推銷你自己,我冇有你想像的那麼保守的,如果我真的需要男人的時候,我自己會去找一個的。”

“你有喜歡的人了?”厲庭州猛的踩了刹車,將車子往旁邊停了下來。

喬靈希被慣性衝擊的往前猛傾了一下,最後重重的摔回了椅背處,她心臟都停跳了。

天啊,這個男人開車要命啊。

厲庭州目光死死的盯住她,看著她嚇的小臉蒼白,卻一點兒也不憐憫,他隻想知道,她的心裡到底有冇有喜歡的男人。

喬靈希覺的厲庭州太咄咄逼人了,這是她的私人問題,為什麼他要一再追問?

“厲庭州,我不喜歡你,是不是讓你覺的挫敗?也對,你從小就優秀,驕傲,不允許有人違逆你,可是,這世界上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喜歡你的,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你強求不了!”喬靈希也有些生氣了,不顧男人黑沉的臉色,直接把內心的話說了出去。

厲庭州看著她那張嫣紅的小嘴,說的全是他不愛聽的話,他解開安全帶後,健軀直接就傾壓過去,薄唇又快又狠的將她不老實的小嘴給吮住了。

“唔…”喬靈希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這麼的可惡,趁她不注意,又偷吻她。-